西班牙旅客習以為常的酒,是穆斯林民宿業者心中的罪惡──一場宗教與觀光的激辯

西班牙旅客習以為常的酒,是穆斯林民宿業者心中的罪惡──一場宗教與觀光的激辯

昨晚,民宿意外地發生一場激烈爭執。

「即使不發觀光財,阿拉也會用其他方式給我生活所需」

近期入住的三位西班牙旅客是四哥的熟客,直接從西班牙開車來沙漠玩,白天騎著越野車到沙丘上衝撞,晚上回來用餐、過夜。用餐前,四哥陪他們在民宿裡一面聊天,一面等著吃晚餐,就在此時,三位西班牙客人們,竟開始舉杯喝起自己從西班牙載來的酒,成為民宿營運以來,首批在這個空間飲酒的人。

然而,伊斯蘭教義是禁止酒精飲品的,身為穆斯林,貝桑極度不悅,直嚷嚷著要把西班牙人丟出去!

四哥很不高興地說,在撒哈拉的每間旅館、飯店,即便未必提供酒類飲品,都不禁止旅客喝酒,否則怎麼做生意?若貝桑真要搞成這樣,根本不會有顧客上門,那麼我們民宿乾脆關門大吉好了!

貝桑堅持要遵循伊斯蘭教義,不肯讓酒精踏入這個空間,還說他只在乎「阿拉跟他的關係」,阿拉會以其他方式帶給他生活所需,他根本不希罕賺這種錢。

「西班牙人帶酒,是神與西班牙人的事」

正當兩人吵得不可開交時,四哥竟拉我進他們的爭持,要我發表意見!我感到很為難,一邊是我的丈夫、一邊是親戚兼民宿營運的合夥人,更何況,四哥與貝桑都正在氣頭上,難以溝通。我期望民宿能因外客入住而有更多交流,但我也確實希望在空間裡流動的,是書香、音樂與笑聲,而非飲酒作樂。

我盡量委婉地說,飲酒在歐洲稀鬆平常,為基督教所允許,我們不可能要求不同宗教的住客都得遵循伊斯蘭規定。飲酒雖不是件好事,但酒精是西班牙人自己開車載來的,我們並未提供,更不販售,若神真要怪罪,那也是西班牙人跟神的事,我們並沒有錯,更何況人都住進來了,若因此而將他們趕出去,那就真的是失禮了。

四哥罵貝桑一點都不懂得這兒的觀光產業運作,從來沒有哪間旅館飯店膽敢禁止旅客飲酒,了不起就是不販售;還說,若貝都因男人那樣堅持,早晚變成 Daech(伊斯蘭國)。他繼續慷慨陳詞:伊斯蘭是由心出發,認真將工作做好,提供完善服務,不販售酒精與大麻等物,若旅客要喝自己帶來的酒,就隨他們去。

經過激烈爭執,最後達成協議:未來當旅客入住,我們將事先委婉解釋民宿不提供酒類飲品,若旅客有飲酒需求,可以到其他空間喝酒,喝完再回來,但請尊重這個空間主人的宗教信仰,也請不要對家族年幼的孩子帶來負面影響。貝桑「餘憤未平」的補充,他要寫一張條子,貼在沙龍牆上,標示此地禁止喝酒。

民宿外的孩子們。圖/蔡適任 提供


觀光與信仰的兩難

說到我自己與酒,以前的我,在朋友眼中,是一聽到酒,眼睛就會發亮的人,但自從決意回這兒工作與生活,我便自然而然不再碰酒了,只有一次在朋友家過節,小酌了一下。很早以前,我就對酒精一點渴望都沒有了,不覺得失去什麼,不再喝酒,就只是單純尊重這個國家與人民的宗教。

但,來去匆匆的旅客,真的只是想來這兒玩耍、放鬆,並未意識到他們習以為常的酒,對這兒的人可以造成多大的衝擊與矛盾。

在觀光客影響與生活壓力下,酗酒者,時有耳聞,但人人明白對伊斯蘭來說,酒精是歹物,一間旅館民宿若是提供酒精,或是有人在其中飲酒作樂,在當地的風評自然不佳。然而,矛盾的是:在極度仰賴觀光產業的情境下,又有誰真敢為了酒,而把觀光客趕出去呢?!

地球生活是很奇妙的,當外面的世界口口聲聲認定「伊斯蘭」等同「恐怖份子」、忙著為所有穆斯林貼上標籤、喊殺喊打的同時,這群對外界毫無影響力,只能仰賴觀光資源養家活口的穆斯林/遊牧民族,甚至不明白「恐怖份子」這個詞的意思。

當他們聽到巴黎爆炸案,只能以殘破的語言反覆說著:「那不是伊斯蘭!ISIS 不是真正的穆斯林!伊斯蘭是愛與和平!」幾瓶西班牙旅客帶來的酒,在沙漠這群教育程度不高的人裡,激起一場宗教爭辯,試圖在艱困的環境中,尋找生機,還能遵循阿拉旨意,走在神的道路。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主圖/ HUANG Zheng@Shutterstock 、附圖/蔡適任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