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沙漠觀光業者的告白:與撒哈拉的美好相遇,請從「無汙染旅行」開始

一個沙漠觀光業者的告白:與撒哈拉的美好相遇,請從「無汙染旅行」開始

 

右邊身影是民宿合作夥伴四哥,左邊是一位法國女性觀光客,兩人和諧寧靜地走向瑰麗壯闊的撒哈拉沙丘。圖/蔡適任 提供

 

 

編輯導言:2015 年,一個帶著人類學眼光的作家兼社會企業工作者,來到撒哈拉沙漠,從此愛上這片迷人的土地,浪漫的展開了一場群眾募資,希望能透過種樹行動,以及文字書寫倡議,將持續擴大中的沙漠,栽種成如同家鄉台灣般的「福爾摩沙」──天堂島嶼。
 
然而,這個計畫最後卻因找不到觀眾,無疾而終。幾個月前,編輯偶然讀到作家美麗的文字與照片,深受感動之餘,也希望能透過換日線,重新讓這些文字飛離沙漠,來到台灣讀者朋友的眼前。
 
這是換日線阿拉伯邀請到的第一個專題──它是一個夢想、一個沒有完成的計畫、一篇篇曾經散佚如今重新集結的文字。

撒哈拉沙漠由於物資缺乏,當地居民如今多半從事觀光相關產業,然而,觀光產業不僅不是無污染工業,一旦操作不當且只圖暴利,甚至會對當地自然與人文環境造成極大破壞,且往往是少數人得利,在 Elizabeth Becker 的《旅行的異義:一趟揭開旅遊暗黑真相的環球之旅》(註一)一書中,已有極為詳實地闡述與各種實例。

而對沙漠來說,長期的汙染,將使得當地已經十分匱乏的資源更加稀薄。我在 2011 年走訪撒哈拉時,感到「生態旅遊」恐怕是目前沙漠觀光唯一得以永續的路。

維基百科裡,將「生態旅遊」歸結出三大特點:仰賴當地資源、強調當地資源保育及維護當地社區──有了對地方的認識與環保意識,才能產生愛護環境的心意。回台灣期間,我陸續讀了幾本自然書寫的經典好書(註二),讓我更加深信對自然生態的理解與感悟,能在人心中激起更大的美善力量。

但是,利用生態旅遊永續經營,說來容易,實際操作時卻會遇到各式問題,比方說:

如何設計出讓旅遊者覺得豐富有趣,甚至在過程中被改變的沙漠深度之旅?如何吸引對沙漠生態與人文深度旅遊的消費者?如何適恰地介紹「傳統遊牧文化」給旅行者,讓不同文化間的人有所真實交流,也讓旅行不是一場匆匆來去的走馬看花?

甚至,就旅遊從業者的生存面考量,如何設計出有市場區隔的旅遊行程?又該如何推廣才能有效益、達到收支平衡?

從湖泊裡的白鸛,反思商業與生態的平衡

其中,最困難的莫過於「比例原則」問題:究竟是帶領旅客在旅行過程中,更深入理解自然生態,以在地動物、植物與地景為賣點,還是減少消費與旅行等過程對土地的傷害更為重要?

我認為,自然是後者更重要,而對前者的充分理解,將有助於後者的完成。

多數觀光客在沙漠的停留時間短暫,都還來不及放下城市人的目光,便已匆匆轉往下個驛站,而觀光客最常光顧的,就那幾個僅能折射出些許撒哈拉瑰麗風貌的熱門「景點」,一場匆匆來去的旅行便結束了。旅人對撒哈拉所知依然有限,甚至並未覺察自己的造訪,是否對當地文化與生態造成了影響甚至是衝擊。

舉例來說,撒哈拉並無常態性河流,但若雨下得足,湖泊將回來沙漠,屆時魚、野鴨與火鶴等,全回來了。我曾聽聞沙漠湖泊火鶴滿天的場景,但因乾旱,成群火鶴不知上哪兒去了,去年撒哈拉大雨,湖泊回來了,在湖面覓食的,成了歐洲白鸛。

湖泊無疑是沙漠觀光的一大景點,然而遊客多半來去匆匆,遠遠看見鳥兒,便走人了,對湖泊與沙漠生態一無所知,且有時觀光客吉普車直接殺到湖岸,車聲噪音成了傷害鳥類的汙染。噪音之外,車輛排碳也有空氣汙染之虞。

此外,撒哈拉觀光不時興一次性餐具,但瓶裝水幾乎是「必要之惡」,因為到了沙漠深處,觀光客未必能接受從沙漠井裡打出來的水。

為此,如何鼓勵旅人在享受旅遊的同時,能對環境有起碼的保護意識,是我一直在思索的課題。

促進彼此理解──游牧青年的生態導覽

現階段,我認為一場結合人文景致與自然生態的在地導覽是可行的──透過當地青年,用在地眼光向遊客介紹沙漠。

由於偏鄉教育問題,我觀察到在撒哈拉許多已成年的遊牧青年在基礎知識上不盡理想,主要收入雖仰賴觀光客,但有時未必意識到該如何扮演導覽員的角色。此外,游牧耆老仍保有豐富傳統植物使用知識,知道何種植物於何季節生長於何處、如何做藥物或日常生活器具的使用,反倒是年輕人,離這些傳統知識愈來愈遠。

此時,適恰的培訓就很重要,培訓過程甚至可以成為游牧青年更理解自己故鄉生態的方式。

圖/蔡適任 提供


這張照片是我在沙漠深處拍攝的,一個人煙罕至、觀光客絕不可能造訪的地方。按下快門,是想笨拙地捕捉我在撒哈拉看到的「生物多樣性」──數種植物並列,大漠色彩如此絢爛瑰麗。

如果能駐足,聆聽眼前這些動植物的活動型態,甚至景觀變遷,明白眼前自然景觀裡,屬於動物及植物的「故事」,以及遊牧民族在這樣的自然景致裡的生活,會不會是一場精彩美麗且能感動人的導覽與旅遊?是不是更能讓外來旅客多理解撒哈拉的一點點什麼,甚至因理解而讓心底的什麼被軟化了,被溫暖了,進而被改變了?

作一個「無汙染旅行者」,豐富個人與居民的回憶

我堅信,若人能夠對自然生態及傳統人文的美好多些深刻認知,甚至是體悟到不同己身文化的什麼,改變已在個體上發生,而當人感受到「美」,「愛」將油然而生,對環境的保育以及對人權的重視也將慢慢落實在確切行動中,並自發性的成為一個「無汙染旅行者」:盡量使用最少污染的交通工具、少用加工食品與飲品、盡量不用用完即棄的物品、不留垃圾、不干擾野生動物、不捕獵或採摘植物,且不干擾當地居民的生活。

帶領一場對人與土地都更友善的「沙漠深度旅遊」之於我,可以是一場「教育」,甚至是「改革性的行動」,是對社會的深度參與,以及加入「另類全球化潮流」中。

我深深相信旅行者與在地旅遊工作者之間的關係,可以是互惠合作,讓文化交流自然而然產生、讓這場相遇改變並豐富彼此,留下美好回憶,而不是誰就得服務誰,或者誰趁機剝削誰。

只願在沙漠進行的旅行,是旅者與在地者一場美好相遇,對生態亦不造成太多負擔。

註一:《旅行的異義:一趟揭開旅遊暗黑真相的環球之旅》(台北:八旗出版,2015)。
註二:比如《森林祕境:生物學家的自然觀察年誌》、《沙郡年紀:像山一樣思考,荒野詩人寫給我們的自然之歌》、《從世界變得寂靜開始:物種多樣性的衰減如何導致文化貧乏》、《希望之翼:倖存的奇蹟,以及雨林與我的故事》、《醒來的森林:一位鳥類學家的自然散步筆記》與《鳥的命運就是人的命運:如何從鳥類預知人類健康與自然生態受到的威脅》,或者是自然農法相關書籍,如《需要多少才足夠:三坪小屋的樸門生活實踐》與《水梯田:貢寮山村的故事》等。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蔡適任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