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獸的局部求存」──分析埃及史上最大恐攻的三大關鍵字:「蘇菲派」、「西奈半島」與「伊斯蘭國」

「寄生獸的局部求存」──分析埃及史上最大恐攻的三大關鍵字:「蘇菲派」、「西奈半島」與「伊斯蘭國」

埃及 24 日爆發現代史上最嚴重的恐怖攻擊事件。蘇菲派信徒在西奈半島上的清真寺,慘遭屠戮,至少 305 人死亡,而證據再度指向「伊斯蘭國」(埃及官方指出,攻擊者攜帶 IS 旗幟)。分析這次恐怖攻擊與之前許多恐怖攻擊有何異同,我們或許應先釐清三大關鍵字「蘇菲派(Sufi)」、「西奈半島」與「伊斯蘭國」。

根據西方媒體報導,位於西奈半島阿貝德鎮(Bir al-Abed)的拉瓦達(Al Rawdah)清真寺,24 日遭到多名恐怖份子攻擊,恐怖份子以炸藥和槍枝濫殺前來禮拜的信眾,造成至少 235 人死亡、109 人受傷,當時正是穆斯林每周五的集體禮拜時間。

據目擊者說,有幾十名槍手從車輛上下來,向周五在清真寺中做禮拜的穆斯林投擲炸彈,之後向那些試圖逃生的祈禱者射擊。襲擊者還點火焚燒附近停靠的車輛,以阻斷清真寺的通道。埃及當局認為兇手為「伊斯蘭國」(IS)分支「西奈省」(Sinai Province),衝著伊斯蘭教派之一的「蘇菲派」(Sufism)發動恐攻。

目擊者稱,有幾十名槍手從車輛上下來,向周五在清真寺中做禮拜的穆斯林投擲炸彈,之後掃射逃竄的信徒。埃及當局認為兇手為「伊斯蘭國」(IS)分支「伊斯蘭國西奈省」(Sinai Province),衝著伊斯蘭教派之一「蘇菲派」(Sufism)發動滅絕式恐攻。

關鍵字一:ISIS 針對「蘇菲派」,發起「異端」清洗行動

事實上,蘇菲派是伊斯蘭教內第三大宗派,素來以「神秘主義」著稱,我們在台灣有時看到的「旋轉舞」這種奇特修行模式,就是蘇菲派最著名的特色標記。

據《自由時報》,埃及近一億人口中,約有 15% 是蘇菲派信徒,但事實上蘇菲派在伊斯蘭世界中並不普及,甚至被遜尼派的IS與其他伊斯蘭教派視為「異端」、「宗教極端主義」。在現代,蘇菲派被稱為「大眾的伊斯蘭」,在西方被認為是一種和平、不關心政治的伊斯蘭教派,在埃及境內也受到政府當局支持。

因蘇菲派既尊崇聖者又蓋聖殿,被屬於遜尼派之賽萊菲主義者、伊斯蘭國領袖視為「與異教徒偶像崇拜」無異,也被後者當成跟什葉派一樣的異端跟叛教者。一如之前分析所提,伊斯蘭國對於叛教者遠對於異教徒來得更嚴厲,蘇菲派領導人曾被 IS 在西奈半島分支的武裝分子綁架斬首,信徒也曾被追殺。

過去媒體都把焦點放在遜尼派的「伊斯蘭國」懲罰什葉派教徒,例如多起伊朗什葉派清真寺爆炸案,但蘇菲派亦是 IS 的仇視異端對象,儘管 IS 攻擊蘇菲派不普遍,但並非孤例。今年 2 月在巴基斯坦南部一處伊斯蘭教蘇菲派聖墓,就發生了由 IS 主導、至少造成 75 死的自殺式恐攻,這也是巴國兩年來死傷最慘重的攻擊事件。

據《轉角國際》,受到攻擊的拉達清真寺,屬於北西奈著名的加里利亞蘇菲道團(Gaririya Sufi order)地方分支。過去,這批蘇菲主義者,曾多次被西奈的 ISIS 從眾點名為「異端者」,因此這次的屠殺,很可能是 ISIS 所挑起的清洗行動。媒體也稱蘇菲派與當局友好也是被屠殺的政治因素。

關鍵字二:「西奈半島」上的西奈省及其背景

第二個關鍵字是「西奈半島」,這裡一直是埃及最不安寧的地區,《轉角國際》綜合外電編譯就指出:

在歷史認同上,西奈半島並不屬於「埃及」,一直到英國入主埃及後,為確保蘇伊士運河東岸的安全,西奈半島才於 1906 年被併入埃及行政管轄內、自此成為大埃及的一部份。因為與以阿衝突,西奈半島位處紛爭的南方前線,甚至在 1967-1982 年間受到以色列的軍事佔領,而被迫全面「要塞化」。

西奈半島上約有 6 成的人口屬於遊牧的貝都因部落,這些貝都因人隨季節遷徙,不受土地限制;但中央政府在西奈半島南端的開發,剝奪了游牧部的傳統牧場與移動路線。在地的部落分不到開發資源,經濟轉型也直接威脅傳統部落的生計──種種不利條件,讓地方部落加入極端組織、走向對抗政府的道路。

特別是在西奈半島的「西奈省(Wilayat Sinai)」(前身為極端組織「聖城虔信者」Ansar Beit al-Maqdis),自 2014 年 11 月宣誓效忠 IS 以來,不斷製造恐怖攻擊與屠殺事件:

2015 年 10 月,有證據顯示,俄國客機在埃及起飛、遭遇恐攻,造成 224 死的空難,正是「西奈省」所為。而 2013 年塞西將軍發動軍事政變,推翻民選總統穆爾西(Mohamed Morsi)後,西奈半島日益變成雙方勢力的衝突「熱點」。由塞西控制的軍方勢力和對其不滿的穆斯林團體,不斷在西奈半島明爭暗鬥,也使得西奈半島成為恐攻肆虐的地區──從 2014 年開始,已經發生了 5 起重大恐怖攻擊事件。

關鍵字三:「伊斯蘭國」分支仍活躍於西奈半島

第三個關鍵字是惡名昭彰的「伊斯蘭國」。

固然伊斯蘭國(IS)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地盤大多被收復,根據地搖搖欲墜,但在埃及的西奈半島上則不然。埃及軍方與西奈半島最大的恐怖勢力、也是在伊拉克與敘利亞之外最大 IS 分支西奈省(Wilayat Sinai)持續苦戰 3 年。無能的軍方一直無法獲得關鍵的勝利,西奈半島日益變成雙方勢力的衝突熱點。換言之,西奈半島本來就是 IS 分支活躍地區,與其活動密不可分。

IS 新模式:總部弱化、分支求存

了解了這件事情的大致背景後,回到我們最關心的問題:「IS 的恐怖攻擊未來會如何發展呢?

首先回顧我們先前的分析,在早前的文章〈不只是孤狼──從「紐約恐攻」看消亡中的伊斯蘭國,如何建立「新常態」〉當中,根據恐怖主義經濟學推估的效益極大路徑,筆者曾提及:

IS 並不會放棄了在西方世界的傳統恐攻,但受限於根據地(伊拉克、敘利亞)逐漸被消滅的伊斯蘭國本部勢力,雖不放棄傳統集體恐攻,但執行力有相當程度的弱化,而在歐美各國當前的防堵下,IS 很可能維持當前的『雙頭並進』(新常態)策略

土耳其、阿富汗、埃及、布魯塞爾等大量穆斯林群聚地採傳統恐攻(依舊低成本、成功率高);歐美各國採取「遍地烽火」策略,用鼓勵模式,推動廉價恐怖主義(也是低成本)。如果無法提升恐攻的等級(集體的威攝式大規模恐攻)、提高宣傳效用,那麼降低成本是他們唯一的選擇,兩種模式皆然。」

這一次埃及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恐攻,就證實我們推估的「雙頭並進」戰略,IS 的確在他們能有效活動的地區(土耳其、阿富汗、埃及、布魯塞爾),肆無忌憚地擴大恐攻規模(這次超過四十人的恐攻,足見規模)。

而這一次的埃及恐攻我們又察覺什麼可能的趨勢呢?

首先,這次恐攻如果推論正確,就是由 IS 分支西奈省所發動,而且規模巨大,這可見 IS 總部對於其他分支的控制力日趨減弱,特別打擊對象拓展到次要對象蘇菲派(過去在活躍地區皆是針對什葉派與庫德族人),顯見 IS 分支機構(西奈省)的主導性趨強,甚至假借 IS 的名號,遂行自己區域的政治與戰略利益。

換言之,過去 IS 進行大型恐攻,是為了追求總部的最大利益,之後則不然。一如日本知名漫畫「寄生獸」,當寄生於人體各部位的寄生獸,發覺總控一切的主要寄生獸被砍傷時,僅能局部求存,由其他部位的寄生獸徑行大膽攻擊,以追求自己部位的利益。

此外,IS 總部的命令與執行力弱化嚴重,或可進一步推論,IS 總部在「求存」階段,對於在西方大都會推動大型集體恐攻的企圖心,將因不合生存利益、執行難度增加而減弱。

此消彼長,西方各國的防恐能力逐漸提升,而 IS 總部恐攻能力弱化,各 IS 分部在西方推動恐攻又無立即的利益,西方的大型集體恐攻的威脅將會大幅縮減。只是,仍然在諸如土耳其、埃及等紛亂地區的居民,將會面對更加肆無忌憚的恐怖攻擊威脅,寧日依舊是不可求的夢想。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Nenad Novacic@Shutterstock(圖片僅為示意,非攻擊現場)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