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習大大更早修憲的人──土耳其「新蘇丹」如何在反對黨林立的政局裡,殺出一條血路?

比習大大更早修憲的人──土耳其「新蘇丹」如何在反對黨林立的政局裡,殺出一條血路?

筆者近日身處土耳其旅遊,偶爾開電視看新聞台,意外地不時看到兩名早已退下政壇的前執政黨「一線」大人物──前總統莒內(Abdullah Gül)和前外長達夫歐魯(Ahmet Davutoğlu)。

迫不及待掌握實權?──艾爾段欲提早選舉

事實上,這並非偶然,現任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ğan)今年 4 月突然宣布提前大選,意欲早日一圓「實權執政夢」。莒內和達夫歐魯都是曾與艾爾段關係密切,卻在近年反目的前政治盟友,其動作(尤其是莒內)備受注目,反對派一度傳出呼聲,要拱莒內「上轎出選」,引發政壇風波,但在艾爾段軟硬兼施下,莒內於 28 日宣布不會參選。

艾爾段原先堅持會等到原定明年 11 月才大選,並執行實權總統制,但如今以敘利亞和伊拉克亂局為由,改轅易轍,定於 6 月 24 日同時選舉國會和總統,並提前執行去年公投驚險通過的修憲,正式將政治體制由議會制改變成實權總統制。這堪稱艾爾段多年來的政治夙願,卻又惹來進一步加強專制管治的爭議,被外界不時諷刺是鄂圖曼帝國時代的「蘇丹」。

正義與發展黨:曾是「伊斯蘭+民主」最佳示範

艾爾段早年出任伊斯坦堡市長,治理表現甚獲好評,但 1998 年卻因引用詩句時,加入涉嫌干犯反世俗罪的語句,被判監 4 個月,和剝奪政治權利 5 年。他出獄後即與莒內等合建正義與發展黨(AK Parti),迅速成為土耳其政壇的伊斯蘭主義派系龍頭,並贏得 2002 年大選。

但受限於從政禁令,掌握實權的總理一職,先由莒內出任,翌年禁令完結後,自己才正式出任總理,莒內 2007 年獲安排出任虛位的總統。

艾爾段的執政,帶領土耳其經濟回復生機,民望一直很高,莒內則因出任總統暫時退黨,以溫和開明的形象拿捏政治分寸,頗獲國內外尊重。那時候的正義與發展黨政府,一度被視為伊斯蘭主義與民主能夠契合的最佳案例,但隨着艾爾段尋求更長久執政和更廣泛權力,這種幻想漸被打破。

土耳其正義與發展黨總部。圖/中東記事 提供

轉捩點:艾爾段的非常手段

轉捩點在 2013 年蓋濟公園和塔克西廣場的示威,艾爾段不惜流血清場,不但惹來西方輿論非議,更與兩名重要政治盟友出現分歧:

一位是莒內對暴力鎮壓頗有微詞,更以總統身份敦促艾爾段政府與示威者對話,但意見未受重視。另一位是流亡美國的宗教學者葛蘭(Fethullah Gülen),他本人領導的「服務運動」(Hizmet),被西方視為溫和開明的伊斯蘭學說,追隨他的人物在政府、司法系統和軍隊中愈攀愈高,編織出龐大網絡,被認為是艾爾段用以避免其政治恩師艾爾巴坎(Necmettin Erbakan)任總理期間,被軍方推翻以及逐步鞏固權力的重要支柱之一。

但葛蘭意外地對鎮壓的批評聲音更為直接,令艾爾段甚感不滿,此後展開報復,到前年流產政變後,更把矛頭指向葛蘭,以對抗「葛蘭恐怖組織」(FETÖ)之名,清算其追隨者。

「修憲奪權」,如何讓艾爾段與昔日盟友撕破臉?

根據正義與發展黨黨章,艾爾段最多只能出任同一公職(這裹指總理)連續 3 次,但他決定推動修憲改為實權總統制,變相繞過這規定。本來修憲未成事他已要退下,結果 2014 年改為出選總統,當選後用盡法律所賦(但前任們皆少有動用的)權力,從而變相凌駕總理,惹來走法律漏洞的批評。

他擔心莒內會競逐總理位置,妨礙其修憲大計,故使橫手,提早處理候選人推舉投票,令莒內差數天趕不及卸任重回政黨,即已出局。而艾爾段派出的總理人選,正是早年被視為其「外交國師」的前外長達夫歐魯。

達夫歐魯主要受艾爾段提攜,黨內根基不深,艾爾段也許看穿這點,才推他上位方便操縱。然而,政治學者出身的達夫歐魯也不樂見艾爾段修憲,令自己權力進一步受削弱,雙方漸不合拍,結果達夫歐魯前年 5 月主動請辭,但外界大多相信他是被艾爾段迫走,屬不歡而散。

被艾爾段在政治戰場上擊敗的莒內和達夫歐魯,此後保持低調。但隨着修憲過關,反對派開始尋求出戰總統的「共主」,這人選須有力搶得艾爾段的部分宗教票源,才有勝算。這想法在 2014 年總統大選已見眉目,反對派共推出選的是「伊斯蘭合作組織」前秘書長伊赫薩諾魯(Ekmeleddin İhsanoğlu),但他也只得 4 成選票而落敗。反對派今屆再接再厲,甚至傳出捧莒內上位的構想,觸動土耳其政壇。

土耳其的反對黨們,有機會「力抗」艾爾段嗎?

這首先要解構一下當前土耳其政治版圖,儘管有艾爾段的強大號召力,執政的正義與發展黨支持度也只約 4 成多,不足一黨獨大,故拉攏民族主義政黨(MHP)合作出戰(艾爾段本身的民族主義傾向很對這黨口味,也是雙方合作基礎),後者長期穩獲約一成選票,理論上是不錯的政治聯盟組合。

但 MHP 內部也有反對艾爾段的聲音,以前內政部長艾森納(Meral Aksener)為首的 5 名國會議員,加上其他黨員選擇出走,自建「好黨」(İYİ),隨即成為矚目的反對派新成員。

迄今為止,反對派最大力量仍是擁有過百席的共和人民黨(CHP),黨魁基里達歐魯(Kemal Kılıçdaroğlu)在提前大選的消息公布後,指令 15 名國會黨友「外借」好黨,以助後者達到參選門檻。艾森納很早便宣布投入總統選戰,基里達歐魯則維持去年承諾,已表明無意爭奪該職位。

反對派還有保守派伊斯蘭主義政黨「幸福黨」(Saadet)和親庫爾德左翼政黨人民民主黨(HDP)。幸福黨和正義與發展黨淵源極深,兩者皆出身 1990 年代的伊斯蘭主義政黨「美德黨」(FP)。

但在軍方政變推翻艾巴坎政府,並解散美德黨後,改革派如艾爾段和莒內等自立門戶,建立正義與發展黨,原來的傳統派則建立幸福黨。儘管分屬朝野,兩黨關係仍千絲萬縷,這次傳出莒內一度可能代表反對派出戰總統,背後便是幸福黨提出和牽線。人民民主黨涉嫌與庫爾德工人黨有聯繫,受艾爾段政府攻擊,黨主席德米爾塔什亦被捕。

反對黨目前人選:艾森納,恐怕難敵艾爾段

好黨黨魁艾森納。圖/Prometheus72@Shutterstock

靠反對黨「力抗」艾爾段的難度,在於反對派始終有欠團結,儘管艾森納被認為有膽識並能鼓動人心,風格上可與艾爾段有一拼,但她基本盤欠穩,又對合組聯盟出戰心存顧慮。

首先,她不願與人民民主黨合作,同樣質疑對方與境內庫族武裝有聯繫──事實上,人民民主黨也不想跟她合作,質疑她要為擔任內政部長期間,對庫族的血腥打壓負責;其次,她被指對幸福黨也有抗拒,儘管在基里達歐魯力勸下,艾森納同意與幸福黨合作,但堅拒退出競選以讓路更重量級人馬──這裡指的當然是莒內。

莒內本人對加入反對派不是沒有心動,筆者在電視畫面看到的新聞報導,便正是傳出莒內與達夫歐魯秘密會面,進一步加強莒內真的有意出戰的揣測。畢竟莒、達二人都曾被艾爾段「始亂終棄」,欲報復對方兼東山再起,也不是沒有可能。事實上,除了最先抬轎的幸福黨、共和人民黨和人民民主黨,都認為莒內是可行之選,就差好黨而已。

反對黨可用強棒:莒內,連艾爾段都怕

前總統莒內。圖/seyephoto@Shutterstock

艾爾段對此心知肚明,幕前幕後加緊施壓;一方面諷刺反對派無心執政,只求找個人推倒自己,估計未來將改任副總統的總理比那里·葉德仁(Binali Yıldırım)則不點名警告莒內,離開長年參與的政治運動,鼠首兩端只會兩邊不討好,「人們理應珍惜現在獲得的尊重」。

另一方面又傳出艾爾段派出三軍參謀總長阿卡爾(Hulusi Akar)與總統府發言人秘密拜訪莒內,遊說對方棄選──阿卡爾雖然是莒內高中同學兼老友,但身負軍職,倘若充當說客屬實,則有軍方干政之嫌。

共和人民黨立即表達不滿,並譏諷艾爾段自打嘴巴──有歷代伊斯蘭主義政黨建立的政府被軍方介入推翻的歷史,正義與發展黨向來批評利用軍方撈取政治利益的做法,但艾爾段請阿卡爾幫忙勸退莒內,實在沒有分別。迄今相關任何一方都沒有否認秘訪之事。

莒內宣布不參選,暗示反對黨不夠團結

最終,莒內在 4 月 28 日現身宣布,不會參與總統大選,宣稱自己以往在正義與發展黨任職期間,已做遍所有重要職位──總統、總理、外長,如今想遠離政治,至於傳出曾與他密洽的達夫歐魯,則與大批正義與發展黨元老連國會也放棄參選,更宣稱「黨的決定就是自己的決定」。

儘管如此,莒內還是話裹有話,他顯然不是無心與艾爾段一決雌雄,只是感到時勢不對──他指自己棄選是因為反對派對自己出選沒有共識。如果好黨和艾森納肯及時放棄,並妥協接受莒內成為反對派共主,莒內最後時刻改變主意參選,又或至少在未來整合帶領反對派,也不是沒有可能。

話說回來,莒內的號召力是否真的那麼高,還是有一定疑問。有了艾爾段作對比,他在形象上無疑有力取悅西方,並可得到土耳其世俗自由派勉強接受,但他在正義與發展黨被邊緣化,也不止是被艾爾段排斥之故。

小結:6 月 24 日,艾爾段可望成為實權總統

莒內在黨內基層的號召力遠遠不及艾爾段,故當他被艾爾段擺了一道,無法角逐總理後,難以在黨內東山再起,不得不假借反對派力量謀求復出政壇。

雖然莒內內心是否如表面般(相對)開明頗值得懷疑(這點可參閱夏迪‧哈彌德所著的《你所不知道的伊斯蘭:西方主流觀點外的另類思索》),但至少在鄉郊的宗教保守選民(正義與發展黨基本盤)眼中,為什麼要拋棄跟自己更有共鳴的艾爾段,而改為支持形象較城市中產兼「投敵」的莒內呢?

這意味着莒內大概最多只能吸引一些「本來就對艾爾段愈傾專制感到不滿」的部分大城市保守選民,是否足以幫助反對派反敗為勝,實在很難說。只不過對反對派而言,要找到比莒內更有力挑戰艾爾段的人選,似乎難於登天。

在沒有強大對手下,艾爾段籌備已久的實權總統制,已頗有勝算。換言之,土耳其的「新蘇丹時代」6 月 24 日後勢必正式啟航──這會為國家帶來什麼變化,暫時仍難下定論。畢竟未改制前,他已經大權在握,順利趕走了莒內等老臣子,才會換來「蘇丹」的譏諷。修憲後的實權總統制,也只不過是讓他名實相符而已。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asa Dzambic Photography@Shutterstock

我們都是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