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風暴」:川普的「北韓核協議」談判結果,是否將成為另一個歐巴馬的「伊朗核協議」?

「五月風暴」:川普的「北韓核協議」談判結果,是否將成為另一個歐巴馬的「伊朗核協議」?

過去數月,北韓核導危機一直搶佔國際要聞版面,年輕領導人金正恩今年初突出奇招,主動派胞妹金與正出席平昌冬奧,大展魅力攻勢,而在南韓文在寅政府牽線下,金正恩將在 5 月與美國總統川普親自會面。然而,川普口中有可能與金正恩達成的「交易」(deal),卻不期然令人想起其前任歐巴馬任內,達成的「伊朗核協議」(2015 年)──川普一向狠批這是「歷來最差交易」(worst deal ever)。

諷刺的是,不少評論皆質疑,基於形勢不同,川普難以從平壤手上爭取到比伊朗限核協議更好的交易。但幾可肯定的是,川普尋求達成「朝鮮核協議」之際,將會廢除有如其眼中釘的伊朗核協議。這聽起來相當諷刺,但如果衡量標準不是比對不同核協議實際內容誰寬誰嚴,而是相關國家牽連的國際局勢,似乎可有另一套理解。

川普眼中「歷來最糟」的「伊朗核協議」

伊朗及 P5+1 的官員宣布核協議。圖/flickr@Österreichisches Außenministerium CC BY 2.0

首先要論證的是,伊朗核協議是不是真的會廢除?照目前走勢看,筆者會答「是」,而且當前的線索已非常多和明顯。

伊朗核協議的全稱為「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由所謂「P5+1」(指聯合國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加上德國,見註一),與歐盟、德黑蘭一起商討達成。

協議重點包括將伊朗擁有的離心機,由原來 1.9 萬台減少 2/3,變成 6,104 台,必須都是技術追溯至 1950 年代的第一代離心機,當中僅 5,000 台可用於提煉鈾。

在協議頭 15 年,伊朗不能提煉「鈾-235」同位素比例逾 3.67% 的濃縮鈾(西方核電站採用標準為 5%,伊朗當時估計有力提煉 20%,核武級別則是 90% 以上),亦不能建立新的重水式反應堆。

福爾多(Fordow)核設施則轉變成科研中心,期間不得用以提煉濃縮鈾。協議指這令伊朗製造 27 克核武級濃縮鈾的「突破期」,由專家原評估的 2 至 3 個月延長到 1 年,予西方更多應變時間。

然而對川普來說,上述限制提煉濃縮鈾的條款,在生效 15 年後再無約束力,是變相的「日落條款」,不應該接受。

5 月 12 日最後死線──是否退出核協議?

決定伊朗核協議去留的最後死線是 5 月 12 日,但川普有可能在更早之前拍板。這死線從何而來?

原來當年伊朗核協議達成之際,歐巴馬受制共和黨人反對,未交國會確認批准,國會另外通過伊朗核協議審查法案,總統須每隔 90 日向國會匯報伊朗有否遵守協議,以維持解除對德黑蘭的制裁,此後總統一直定期宣布「認可」(certify)該協議。

直至去年 10 月 13 日,川普首次宣布「拒絕認可」(decertify)該協議,將皮球交回國會在 60 日內決定是否重啟制裁,但後者 12 月又把皮球踢回白宮。川普今年 1 月 11 日宣布「最後一次」延續伊朗核協議,為期 120 日,表明要不(由歐洲盟友)「修補協議的災難性缺陷」,要不「美國將會退出」,到期日正是 5 月 12 日。

歐洲盟友對此大感不滿,但華府只催逼歐洲商討可以如何修改──當然,即使歐美談攏,伊朗會否接受是另一回事。歐美連串談判的內容雖未對外公開,但似乎進展不大,川普廢除伊朗核協議的決心愈見明顯,甚至不諱言這是他本月革除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的一大導火線:「那是不同的思維。當你看一看伊朗核協議:我認為這是極差的,我猜想他認為這是還可以。我想去廢除或做些什麼,但他想法有點不同。」

前國務卿提勒森的離職演說。圖/Joshua Roberts@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獲提名繼任的現中情局局長龐皮歐(Mike Pompeo),在伊朗核問題上卻跟川普同聲同氣,令人懷疑伊朗核協議會成為國務卿換人的首個犧牲品。龐皮歐 2016 年 11 月獲川普提名未來接掌中情局時,他明言德黑蘭「有意摧毁美國」,形容伊朗核協議「災難性」,期待拉倒協議。新任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同樣強烈反對伊朗核協議。

在這情況下,伊朗核協議被廢除,似乎只剩時間問題。當年推動國會通過法案審查伊朗核協議,和設立 90 日定期死線的共和黨參議員科克(Bob Corker)近日受訪時也估計,如今與自己不合拍的川普,會在 5 月 12 日前退出核協議。

然而,還沒等到 5 月,川普就在本周三(21 日)會見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後暗示,不會等到死線就作出決定,「交易會在一個月內發生,你會看到發生什麼事。」

北韓核協議,將淪為另一個「伊朗核協議」嗎?

但看來令人難以理解的是,川普欲廢除伊朗核協議,卻打算跟北韓商討核協議,甚至破天荒應允與金正恩舉行峰會。

對比今日的朝鮮和 3 年前的伊朗,實在教人無法相信,川普可以令平壤給予一份在限制核發展上,更勝伊朗的核協議:一來外界相信北韓已掌握核武技術,這比當時估計的伊朗水平要高出不少,二來德黑蘭從來不具備威脅美國本土的能力,平壤去年卻成功測試聲稱有力攻擊美國本土的洲際巡航導彈,只是導彈能否結合核技術尚待確認。換言之,北韓實際上對美國的威脅比伊朗大,反而得到川普的「優待」。

然而,伊朗底子要比北韓厚出不少,無論是計經濟還是軍事實力,德黑蘭始終是中東大國,擁有核武固是錦上添花增加安全感,但暫棄核研發也不至於攸關生死存亡。對比之下,北韓國力疲弊,較諸南韓和日本這些美國盟友,都處於軍事和經濟上的巨大劣勢,僅有的優勢不多:一、距離首爾極近,有力以南韓無法防禦的密集炮轟作阻嚇;二、有視平壤為對美國勢力緩衝的中俄作為靠山。

但常規戰爭的絕對劣勢,仍是北韓眼中的巨大風險,發展核武這種「不對稱戰力」作為殺手鐧,並不是非理性選擇,既然到手了就不大可能放棄。

再則對金正恩而言,利比亞前領袖格達費放棄核武研發後,在阿拉伯之春期間被西方借刀殺人推翻,更是前車之鑑。當前比較可能出現的北韓核談判結果,大概只會是平壤暫緩核武發展,換取放寬制裁──筆者近日旁聽一學術研討會(註二)時,有美國學者笑言,這樣的協議不過是「另一套伊朗交易」(another Iran deal)吧!

如果北韓核談判只能在「另一套伊朗交易」的層面上止步,這又叫口口聲聲罵伊朗核協議是「歷來最差交易」的川普情何以堪?但席間另一學者提起一個之後沒有仔細探討下去的分析點,大概可給我們另一套思考方式──那位學者指出,2015 年達成的伊朗核協議並沒有處理伊朗的地區影響力問題。

筆者認為,這確是如今中東局勢的一大關鍵:伊朗在阿拉伯之春後開始拓展的地區影響力,非但沒有因核協議而放緩,反而再無顧忌加速擴張,令以色列和沙烏地阿拉伯深為忌憚──這是歐巴馬政府不介意看到的情況,卻是川普政府所明顯不能接受,兩屆政府對待以色列、沙烏地和伊朗的相反取向,是核協議去留的關鍵。

下篇:又一個被川普 180 度大翻盤的「前朝政策」:美國決心打壓伊朗「核」勢力,中東這一局,誰才是終極贏家?

註一:在歐洲語境上是 E3+3,即代表歐洲的英、法、德加上美、俄、中,但兩者實際意義相同。
註二:Asian Views of America's Role in Asia, A Symposium in Hong Kong, 15-16, March, 2018.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Willrow Hood@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