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傲慢」還是「智慧過人」?──年輕、反貪腐的沙烏地王儲,離父親的王座還有多遠?

「天真傲慢」還是「智慧過人」?──年輕、反貪腐的沙烏地王儲,離父親的王座還有多遠?


美國國務卿雷克斯隨總統川普出訪沙烏地阿拉伯,與當時為副王儲的穆罕默德在沙烏地利雅得的皇宮會面。


沙烏地阿拉伯撲朔迷離的政局在剛過去的周末再生巨變,王儲穆罕默德(Mohammad bin Salman)展開反貪突襲,拘捕約二十名王室成員和新舊高官,被視為他鞏固權力的又一冒險之舉。

身為現任國王薩勒曼愛子的穆罕默德,自前年起在沙烏地權力圈嶄露頭角後,一直因厲行變革的風格而備受爭議。沙烏地近年面對的國內外環境變化甚鉅,實際面臨不得不變革的壓力,但穆罕默德的鐵腕行事方式,似乎令利雅得(Riyadh,沙烏地阿拉伯的首都)踏近了「不成功,便成仁」的懸崖。

受任最高反貪委員會主席,穆罕默德肅清政敵

薩勒曼上周六(4 日)委任兒子穆罕默德作新成立的最高反貪委員會主席後不久,即有連串王室和地方望族重量級人物落馬:

計有前國王阿卜杜拉(Abdullah)的兩名兒子──國家警衛局長 Miteb 和前利雅得省長 Turki、有「中東股神」美譽的 Alwaleed bin Talal(他是不在繼承名單的王室成員)、被形容是第二大城市吉達真正老大的拉登家族領袖 Bakr bin Laden(即蓋達已故領袖拉登之同父異母的兄長)、與父親先後掌管皇室法院多年的圖瓦伊里家族巨頭 Khalid al-Tuwaijri 等。

有消息指,薩勒曼打算今年底或明年初提前讓位予穆罕默德,故分析相信後者這次是預早出手,借反貪鞏固權力。


形象評價不一:「天真傲慢」還是「智慧過人」?

32 歲的穆罕默德最近兩年像火箭般飛升冒起,薩勒曼前年 1 月繼位後數日內,便對愛子委以重任,穆罕默德不但出任國防大臣,還當上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主席,兼掌軍事和經濟大權。

同年 4 月,薩勒曼罷黜原王儲 Muqrin bin Abdulaziz,提拔愛子穆罕默德出任副王儲,接替升任王儲的穆罕默德 ‧ 本‧納伊夫(Muhammad bin Nayef,已故前王儲兼內政大臣納伊夫之子)。

穆罕默德此後權勢日增,不但主導對付葉門胡塞叛軍的軍事行動,還推出《願景 2030》(Vision 2030)的經濟大改革方案。今年 6 月,薩勒曼再廢掉侄子穆罕默德‧本‧納伊夫,讓其悉心栽培的愛子成為王室頭號繼承人。

穆罕默德以大刀闊斧的改革形象示人,但外界對他始終將信且疑,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曾向沙烏地官媒形容穆罕默德「極具學識、非常聰明⋯⋯智慧遠超同齡人」,但這可能只是門面恭維,西方傳媒引述的情報評語與此相反,例如德國情報部門的一份備忘,便質疑他一改年長領袖的謹慎外交立場,代之以「衝動的干預政策」,引述備忘的英國《獨立報》更大字標題質疑穆罕默德「天真、傲慢⋯⋯正在玩火」。

美國退出中東:遵循過往外交策略,同時鞏固沙俄關係

但討論穆罕默德前,不妨先審視沙烏地國內外面對的挑戰,或能瞭解這海灣王國正面臨不得不變革的壓力。

外交安全方面,沙烏地一向依賴美國建構捍衛的中東權力秩序,但因應中國國力增強,華府不得不將注意力更多放到捍衛西太平洋的影響力之上,這也是歐巴馬政府提出「轉向亞洲」或「亞洲再平衡」戰略,以至川普政府最新提出建立「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區」構想的重要背景。

儘管華府口上否認將因此減少對中東的重視,但區內各國普遍相信美國影響力相對衰退,幾成必然。對沙烏地而言,2010 年底至 2011 年初爆發的「阿拉伯之春」運動更是一大導火線──歐巴馬政府當年默許埃及和葉門等親沙烏地軍事獨裁政權崩潰,甚至讓利雅得視為眼中釘的穆斯林兄弟會接掌埃及政府;歐巴馬尋求與沙烏地最大地緣政治假想敵的伊朗修好,簽署核協議,亦令利雅得倍感不安。

上述事件帶來的危機感,促使沙烏地更主動介入地區事務,以維繫自身影響力,例如介入敘利亞內戰、幕後支持埃及軍方推翻穆兄會政府等。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事件皆發生於穆罕默德掌權之前。從這角度看,穆罕默德掌權後,力主出兵葉門,欲鏟除親伊朗的胡塞武裝、以親伊朗等理由對付不聽話的卡達,及近日涉嫌促使黎巴嫩總理以辭職指控伊朗干預等,皆不能說是背離沙烏地一貫外交方向。

但從暫時結果看,這些行動不算成功,令穆罕默德的判斷和行事方式皆受質疑。尤其是胡塞武裝非但仍未敗退,近日還有力向利雅得發射彈道導彈(沙烏地稱成功攔截),至於打壓卡達則促使區內另外兩大強國──土耳其和伊朗,為保護多哈而靠近,外交上可算是得不償失。

美國嘗試從中東抽身,也令沙烏地有更大動機和世界列強保持良好關係──薩勒曼上月成為歷來首位出訪俄羅斯的沙烏地國王,便明顯有這方面的考慮。早在這次充滿象徵意義的訪問前,穆罕默德已多次訪俄,簽署合作協議,算是化解因敘利亞內戰立場相反所致的陰霾,待他繼位後的俄沙關係走向,值得關注。

圖/flickr@U.S. Department of State CC By 2.0


年輕的優勢與劣勢,充分反映在內政事務

內政方面,石油和繼承是兩大關鍵詞。沙烏地是全球最大原油生產國,但即使樂觀估計,其蘊藏量仍很可能會在下世紀初前後枯竭,這對依賴油元支撐的沙烏地經濟是巨大危機。

在這角度看,穆罕默德提出《願景 2030》,推動經濟產業改革,並非沒有道理,但規模這麼龐大的經改,是成是敗仍是未知數,可以肯定的卻是會觸動許多既得利益者的神經,面臨的挑戰可想而知。

對沙烏地來說,美國頁岩能源興起可算雪上加霜,一方面令沙烏地在石油定價的影響力大減,另一方面油價低迷令沙烏地財政更添不穩。頁岩能源令美國邁向能源獨立,甚至有剩外供,也是華府得以考慮抽身中東的另一因素。

再論王位繼承,以開國國王伊本‧沙烏地為第一代計起,薩勒曼如無意外將成為王室第二代的最後一位國王,即使當初他未廢去同父異母弟弟 Muqrin 的王儲位置,後者現也 72 歲了,第三代接掌王位很可能在 10 年內發生。

伊本‧沙烏地於 1953 年逝世,此後王室第二代成為國家的中流砥柱,各自出掌要職,可以說冷戰後的沙烏地國策幾乎都由這一代包辦。但正如前文所述,王室第三代要接手的是國內外形勢都有巨大變化的局面,需要長期的政經改革。

在這方面,穆罕默德的年輕可能是優勢如果他能像王室第二代的歷任國王般長壽,就會有 40 至 50 年時間,親手重塑沙烏地的政經體制。這點是第三代中比較年長的一批所欠缺的,像前王儲穆罕默德‧本‧納伊夫便已 58 歲,健康狀況也欠佳,未必可以支撐很久。但年齡也可能是劣勢,穆罕默德缺乏經驗和威望,推動改革並不如想像般容易。

換言之,沙烏地如今面對的真正問題不是應否改革,而是穆罕默德是否為帶領沙烏地改革的正確人選,然而要回答這問題仍是言之尚早。正如前述,穆罕默德資歷極淺,威望尚不足以讓比他年長的第三代王室成員信服,例證之一是 2015 年 9 月,一封由王室第三代發出的「逼宮信件」。該信在紹德家族中流傳,並被泄露給外媒。

信中質疑尚是副王儲的穆罕默德弄權,對其主導的葉門軍事行動和經濟政策表達不信任,但後來不了了之。從這方面看,穆罕默德以反貪旗號一舉拿下多名權貴,藉此鞏固權力,雖是兵行險著,也是理性舉動,但這將自己和國家迫上了懸崖邊。

沙烏地未來的三大可能

穆罕默德如今看起來佔據上風,掌握一切兵警權力,但他這次行動恐怕已徹底得罪眾多王室成員和地方豪族,隨時引發巨大反撲,沒人敢保證不會發生政變。

沙烏地的前景也因此蒙上巨大風險:穆罕默德集權奏效,帶領國家成功改革,不再依賴油元的同時,又保住地區龍頭位置,自然是上上大吉;即使穆罕默德掌權後改革成效不彰,國家仍有望在一段時間內保持穩定。

但最壞情況是舊權貴大舉反撲,令穆罕默德失勢,那麼即使這些既得利益者迅速找到新的共主接掌王位,國家不致於陷於混亂之中,穆罕默德推動的大型改革也難免要胎死腹中。

而即使新國王採行中庸:先考量國內外環境變化,其後再次謀求改革,短期內也難以發生;如果他是借助各路權貴捧上位,要動搖既得利益更是難上加難,沙烏地隨時可能錯過改革時機。

圖/flickr@Jim Mattis CC By 2.0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flickr@The White House CC By 2.0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