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車臣總統風波」,談國際球星如何淪為政客表演的道具──「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可能嗎?

從「車臣總統風波」,談國際球星如何淪為政客表演的道具──「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可能嗎?

俄羅斯世界盃現正如火如荼進行,但對中東和北非的球迷們來說,卻不是那麼值得高興。儘管區內共有 5 支球隊入圍決賽週(即伊朗再加 4 支阿拉伯球隊──沙烏地阿拉伯、埃及、摩洛哥和突尼西亞),但他們如今都已提前出局。

其中賽前最受注目的新興埃及明星翼鋒薩拉(Mohamed Salah),勉強傷癒復出攻入兩球,但對比起他在綠茵場上的表現,場外被迫捲入的政治表演更受矚目──怎麼回事?

車臣總統風波:明星球員如何被政治利用?

在埃及首場分組賽前夕,一批照片捲起軒然大波──車臣強人總統卡狄羅夫(Ramzan Kadyrov)發表與薩拉在球場的合照,令外界質疑他是借薩拉的名氣來幫自己粉飾宣傳。

車臣是俄羅斯聯邦的一個自治共和國,信仰以遜尼派伊斯蘭教為主,曾尋求獨立,卻引發俄羅斯政府在千禧前後出兵打了一場血腥的戰爭。卡狄羅夫之父原是倒向莫斯科的地區領袖,在父親遇弒身亡後,輾轉在 2007 年接過車臣總統一職。他與俄羅斯總統普丁交好,但其鐵腕統治風格被質疑損害人權。

卡狄羅夫本人以狂熱足球迷著稱,這次則成功爭取到擁有薩拉的埃及國家足球代表隊在車臣首府格羅茲尼備戰,亦因此有機會接觸和利用薩拉。

據報導,他派人去喚醒薩拉,並到格羅茲尼足球場去跟自己拍下多張「宣傳照片」,即使引起輿論風波,還是要在埃及隊最後一場比賽前舉行晚宴,席間向薩拉授予「車臣榮譽公民」,堪稱火上加油。隨後即傳出消息,指薩拉不堪捲入如此政治綁架,有意退出國家隊。

圖/截取自 The Guardian 影片

英超表現不俗,人氣飆漲變「法老」

薩拉直至去年轉投英超豪門球會利物浦前,最多也只被視為實力不俗的攻擊球員,但在利物浦的第一年即在聯賽轟入 32 球,成為英超神射手,連奪「英格蘭足球先生」和「英格蘭球員先生」等重要個人獎項;又在歐冠盃帶領利物浦晉級上月底舉行的決賽,一下子成為球壇炙手可熱的新進巨星,贏得「法老王」甚至是「埃及梅西」的稱號。

埃及女演員 Rasha Mahdi 就在推特上發布了這張將薩拉與法老連結的圖片。圖/Rasha Mahdi Twitter

可惜,正是在這場比賽中受到肩傷,不但失去了冠軍,更一度令外界懷疑他能否趕上世界盃。

薩拉的出色表現,不但贏得歐洲傳媒的稱譽,更令他成為埃及以至阿拉伯世界的新英雄。但是這也令各路政治人物都覺得他「奇貨可居」,導致薩拉身不由己地捲入各種「政治綁架」,卡狄羅夫只不過是其中之一。

事實上,今年 1 月,埃及強人總統塞西與青年及體育部長熱情招待薩拉,親自讚揚其成就,並感激對方捐出 500 萬埃及鎊給一項國家用以加強經濟的基金。與此同時,被塞西打壓的穆斯林兄弟會也想與他拉近距離。

親穆兄會人權社運人士 Haytham Abokhalil 表示,薩拉的成就給予年輕人信心,如果他們有適當的可能性和機會,也可成為最好的那一個,又不忘諷刺指任何人刊登塞西與薩拉的合照,都是「寧願留在病房的少數」(a minority who wish to remain in the sick ward.)。

就連埃及民眾也令薩拉躲不過政治鎂光燈。3 月舉行的總統大選,原是塞西與名氣不大的政客穆薩(Moussa Mostafa Moussa)角逐大位,前者當選並不難猜但意外的是,有過百萬民眾在選票填上薩拉的名字,令廢票數量甚至比穆薩的得票數量還多。

儘管這對選舉結果不會有什麼直接影響,但這對目前還未有任何政治表態的薩拉來說,也是某程度上的壓力。

移民球員的兩難:你到底支持哪一國?!

不過,被政治利用的足球員不只薩拉一個,兩名同在英超效力的德國籍土耳其裔中場明星厄齊爾(Mesut Özil)和京多安(İlkay Gündoğan),5 月與訪問英國的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合照,亦惹來巨大爭議。

厄齊爾和京多安跟另一名德國出生但代表土耳其出賽的英超球員,向曾短暫做過業餘足球員的艾爾段贈送效力球會的戰衣,其中京多安所贈那件,更寫上了「尊敬地給我的總統」。鑑於厄、京二人都是選擇為德國足球代表隊效力的主力球員,此舉令他們對國家的忠誠度被打上問號。

更大問題的是,艾爾段本人近年幾近成為德國政壇的不受歡迎人物。艾爾段愈見專制的統治,和在流產政變後的打壓異己,皆令提倡人權的德國主流政客大感不滿。

而在歐洲難民潮爭議正熾之際,艾爾段屢屢尋求到歐洲向僑民以至新舊移民發表演說拉票,被質疑挑動民粹,不但不符合歐洲各國主流政客對土耳其民主發展的期望,更妨礙移民融入社會。德國等歐洲國家拒絕艾爾段入境演說,後者多番出言侮辱,甚至將梅克爾政府與納粹相提並論。

球星厄齊爾(左)與京多安(右)與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合照,並致贈球衣。圖/AK Parti Twitter

回到「足球風波」,事發時艾爾段正準備尋求連任,以及落實其夢寐以求的「實權總統」,他與這些在土耳其社會受到尊重的明星球員合照,自然也是政治公關宣傳的一部分。換言之,厄齊爾和京多安儼如成為艾爾段的助選員。

故厄、京二人與艾爾段的親切表現,大大觸動了德國政壇和輿論的敏感神經,部分傳媒人和右翼政客甚至提出將二人逐出國家隊。總理府發言人也提醒球員,應注意個人行為,避免引發不必要的誤會。

雖然德國主教練勒夫(Joachim Löw)立即跳出來維護兩名愛將,但仍有德國球迷在比賽中向兩名球員報以噓聲。京多安坦言該事件令自己和厄齊爾甚感艱難,但強調與艾爾段見面並非政治宣言,自己「100% 支持德國價值」,他倆亦盡力成為移民的模範,對被噓感到不開心。

厄齊爾和京多安二人某程度上反映身為移民球員的兩難,一方面他們需要認真融入新地方的社會,另一方面他們也很難完全放棄原有的身份認同,而引起國家忠誠度的問題。

「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可能嗎?

筆者認為,球員在跟政治人物打交道時,還是可以更有敏感度。比如去季與薩拉在利物浦作隊友的埃姆雷·詹(Emre Can)也是德國籍土耳其裔球員,艾爾段訪英時也有向他發出邀請,但詹選擇婉拒,既無人指他無禮,也躲過了政治漩渦。

鑑於艾爾段本人在土耳其也是評價兩極,埃姆雷·詹的決定當然可能與自身政治立場有關,但這也相當程度的證明了厄、京面對的政治風波,事先是可以被避免的。

我們都知道,所謂「體育和政治分開」,很多時候只是虛話;相反地,政客希望借體育「撈油水」的情況屢見不鮮──在某些政客存心操弄下,運動員不一定避得開「政治綁架」。但也有些時候,運動員本身可跟政客保持距離,以免無謂的流言蜚語,模糊了自身的體育表現。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MoSalah Twitter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