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國際甄選,加入「世界青年合唱團」年度巡演──用音樂完成「國際和平大使」任務,我的難忘旅程

通過國際甄選,加入「世界青年合唱團」年度巡演──用音樂完成「國際和平大使」任務,我的難忘旅程

我走在位於匈牙利西南部的小鎮佩奇(Pécs)的街道上。前一天我還在喧囂擁擠的倫敦,這一天我已置身在一個古色古香的小文化古城。四周的安詳與寂靜加上繁星點點的夜空,使一切顯得更不真實。

與我一起走在路上的,是我這天剛認識的阿根廷朋友 Anastasia。她興奮地在我耳邊低嘆:「這一切真像個夢!」

的確,為期整整三個星期的「世界青年合唱團」(World Youth Choir)巡演之旅,是由三個國際組織:「國際青少年音樂協會」( Jeunesses Musicales International,JMI),「歐洲合唱聯盟」(Europa Cantat,ECA)以及「國際合唱聯盟」(The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for Choral Music,IFCM)聯合舉辦,自 1987 年起,年年進行的國際重要音樂活動。

世界青年合唱團從世界各地超過 40 個國家中,甄選各國青年合唱好手代表,以歌聲散播愛與和平。參加者,更被視為代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國際和平大使」。

這一切,對我來說都像是個夢──因為過於美好而顯得不真實。世界青年合唱團一年一度在不同地區舉辦,今年,我與來自 33 個國家的 58 位青年歌手經過層層甄選,一同聚集在這座匈牙利小鎮琢磨歌藝。

僅僅兩個禮拜的緊湊彩排之後,我們便到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波赫聯邦以及斯洛伐尼亞巡迴演出。這次帶團的,是分別來自匈牙利的 Zoltán Pad 以及肯亞的 Ken Wakia 兩位合唱指揮家,指導我們演唱東歐以及非洲的民俗及宗教歌曲。

世界青年合唱團從世界各地超過 40 個國家中,甄選各國青年合唱好手代表,以歌聲散播愛與和平。圖/惜音 提供


我們如此相同又如此不同

撇除近乎完美的純音樂學習及表演經驗不談,這次的旅程對我以及其他參與者而言,更重要的,是透過音樂所帶來的文化交流以及情感連結。

人生中有多少次機會,可以同時與 33 個國家的人做朋友?有多少個場合,左邊會坐著一個千里迢迢來自剛果、右邊則坐著一個來自克羅埃西亞的年輕人──大家一起高談闊論,或是在美麗的海邊飲酒當歌?

由於這團體如此文化多元,每個人都能秉持單純的好奇心聆聽彼此,因為沒有一個人的主見或文化背景能霸佔整個團體。因為意識到每個人的差異,我們更能打開心胸、抿除偏見,以學習及欣賞的態度面對不同文化。

我在這次旅程中聽到好多新鮮特別的故事以及想法,是我從沒經歷過的。例如,一位來自保加利亞的酷女孩告訴我,她曾經跟著陌生人在森林參加秘密的薩滿教儀式。「經過那次經驗,我什麼都不怕了。」她說。

又例如,來自肯亞的陽光男孩 Joseph 告訴我他正在學習鑑識科學,以後希望能幫助國家打擊恐怖主義。我大為驚嘆:「你做的事情,對這個世界非常重要!」他認真地回應我說:「但我覺得音樂也很重要,因為音樂能夠改變我們看待彼此及看待社會的方式。」

外國歌手都想學唱《向前走》!

合唱團巡演之旅中,其中一個亮點即是一年一度的「群星之夜」 (All Star Evening)。當晚,全團待在彩排室,每個來自不同國家的歌手會上台輪流演出來自自己國家的歌謠,或教導大家跳民俗舞蹈。

我與另外兩位來自台灣、以及分別來自香港和馬來西亞的歌手,在當晚一起演唱台灣 90 年代當紅搖滾台語歌曲《向前走》。演唱前,我們也向大家說明這首歌曲的意義。

我們演出的合唱版本,包含許多火車的汽笛聲及前進的轟隆聲,活潑有朝氣的曲風,獲得在場大家的熱烈迴響!──演出之後,許多團員紛紛告訴我們他們有多喜歡這首歌,更想要學習怎麼唱。我拿出譜後,大家興奮地圍繞在我身邊,透過他們驚人的視譜能力一起唱出「向前走」的旋律。當下,我深切為台灣的音樂感到驕傲!

與來自台灣香港和馬來西亞的團員,演唱台灣名曲「向前走」。圖/惜音 提供


讓國家邊境,成為我們連結彼此的舞台

在這趟旅程中,我們幾乎天天都得跨越邊境到不同國家演出。對當地人來說,每天開車跨境近乎家常便飯,但對來自海島國家的我而言,又是一個新鮮體驗。

然而,由於我們一台遊覽車裝載來自許多不同國家的人,要順利經過邊境管制,簡直如翻山般困難,有時甚至需要耗費兩、三個小時。

在那樣的時刻,我們深深意識到同樣是一個邊界,有些人可以很快就通過,有些人會則被刁難,有些人需要簽證才能通關。團員因為自己的國家身分而被差異地對待,使我們感到忿忿不平。「為什麼同樣是人,有些人就不能自由移動呢?」有些團員看到來自台灣的我們,過境時被質問需不需要簽證的時候,搖頭嘆息。

雖然跨境時,常特別彰顯了團員之間的身分隔閡,但在跨境時的漫長等待中,也成為我們進一步交流的機會。我們在邊境一起談天說地、一起玩遊戲,甚至為了對抗熾熱的天氣一起大啖西瓜。

為了自娛娛人,我們還將這次表演演唱的其中一首黑人靈歌《Wade in the Water》改成《Wait at the border》,在邊境透過歌聲抒發等待的痛苦。

在彼此美麗的和聲中,我們再次確認──儘管我們有著文化及身分的差異,在音樂中,大家仍然能輕易地碰觸對方的情感,產生超越語言、身分的共鳴。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惜音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