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外才幾年,已經聽不懂台灣的笑話了?!」──我如何面對「反文化衝擊」,重新「接上地氣」?

「旅外才幾年,已經聽不懂台灣的笑話了?!」──我如何面對「反文化衝擊」,重新「接上地氣」?

聽過「反文化衝擊」(Re-entry Shock 或 Reverse Culture Shock)嗎?它所帶來的症頭,就如同大家一般所熟知的「文化衝擊」一樣;然而,這種衝擊卻是發生在「人在國外待了一陣子」或是「長途旅行後回到家鄉」的遊子身上。

很多人也許會納悶,誰會在回到溫暖的家鄉,還會像在國外一樣適應不良,且需要花費一番功夫去適應?但我相信很多海外歸來的人都體會過這種心境,而且比文化衝擊更恐怖的是,你家鄉周遭的親友多半無法體會這種對家鄉的不適應症。

我在歐洲生活了 4 年,準備歸台時,我心知肚明自己即將面臨這種挑戰。即使如此,我的心仍然惴惴不安,直到在倫敦的書店裡,我逛到旅行書區,隨意翻開一本書,讀到了「反文化衝擊」的概念,才突然感到一股深沈的安慰,知道這是每一個無論來自哪裡,長時間待在國外的旅人在返鄉時都必定要面對的衝擊。

回到台灣,我所經歷的「反向衝擊」

剛回來台灣,我遇到了什麼衝擊呢?我可以舉幾個簡單例子:首先,我不懂得大家的笑話。在英國我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學習並適應古怪的自嘲式英式幽默;在義大利又多學了諷刺又直接的幽默表達方式。但長期未接觸台灣的幽默感,和不斷演進流行語,讓我剛回台時,時常覺得與其他人脫節,心中滿是問號。

另外,朋友之間再也不習慣互相擁抱了、每次有人打噴嚏,我也需要抑制回 " Bless you " 的衝動,陌生人之間的距離似乎更加疏遠。

小至空氣中的不同的溫度、濕度和食物的味道,大至與老朋友關係的轉變、無法繼續應用國外所學知識和習慣的失落感、價值觀和思維的落差,都讓我感到相當不適應。在種種的衝擊之下,我也忍不住強烈想念著歐洲的朋友、與在歐洲經過一番努力後,建立起的舊生活和關係。

當然不是只有從國外回來的台灣人,都會體驗到這種感受。我詢問一些曾在其他國家久待的外國朋友,也同樣經歷過這樣的過渡期。如曾在倫敦住過的義大利朋友,曾對我語重心長地說:「我的把我的一小片心遺留在倫敦了」。

圖/Shutterstock

我如何調適「反文化衝擊」的挫折與失落?

然而,隨著生活,我慢慢找出了 6 種可以減輕「反文化衝擊」的方式,在此分享給同樣有相似經歷的人:

一、學習新事物

這聽起來有點老套,但很有用。我回台灣前最大的恐懼,是擔心自己會被舊的生活模式牢牢套住,並把在國外學習到的都忘光。但我說服我自己,人時時刻刻都在變,不可能真的完全回到舊的自己。因此,我努力確保我自己回到台灣後,仍然不斷往前和進步。在台灣我能更輕易接觸更多的學習資源,因此我選擇了在國外學不到的武術課,讓我找到目標並從中得到成就感。

二、與外國朋友保持聯繫

友情是我在國外生活時最珍惜的事物之一。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建立友情,深深改變了我的價值思維,並幫助我敞開心胸。雖然現在要見到國外的朋友變得很不容易了,我還是時時與他們保持聯絡。當我保持這樣的連結時,我可以感覺的自己遺失在歐洲的一部份,被他們好好保留著,而剛回國的孤獨感也因此減輕不少。

三、看書

雖然目前可能暫時無法再出國旅行,但至少我的心靈不受空間所限!有什麼事情比隨著那些大文豪和思想家穿越時空,透過他們的雙眼看世界更棒的事呢?此外,旅行也不見得看到的更多。我相信,藉由書籍作為充實心靈的養分,往往更能幫助我們在日後旅行中也有更豐富的體察。

四、書寫

由於身邊的家人朋友不見得有時間聽我在國外發生的種種經歷,寫作是個非常好的反省和分享的方式,可以將過去的珍貴經歷以文字化作紀念。當剛回台灣正在低潮期時,建立寫日記的習慣,將心中所有煩惱和紛亂的思緒毫無保留地寫出來,更能幫助我們觀察自己的情緒,並賦予其意義。

五、把自己的家鄉,當作另一個旅行目的地

反文化衝擊帶來的不適應症是種挫折,也是偽裝的祝福。在美國跨文化溝通學者 Craig Storti 在他的書《為什麼旅行很重要》(Why Travel Matters)中寫道:「旅人將會感知到家鄉中他從未注意到的層面,而且會以全新的觀點去觀看那些熟悉的層面。」

我們在旅行或在國外生活的過程中被渲染了新的觀點,幫這我們脫離窠臼,以更有創意的方式和家鄉對話。當我回到台灣後,我反而更有動力去拜訪我不曾去過的地點、發現日常生活中的獨特之處,並珍惜在國外所欠缺的美好。

六、幫助在台灣的外國人

我們都知道之身在國外需要面對什麼──有時候我會感到孤單,面對陌生感到無助。因此,何不運用我們的同理心來幫助生活在家鄉的外國人呢?不管是找尋語言交換,加入臉書社群回答外國人在台灣遇到的問題,或是接待外國朋友,不僅能幫助他們,也可以維持自己的外語能力,持續跨文化的交流。

小結:接納負面情緒,重新「接上地氣」

除了上述的 6 種方式,我相信每個人也各自有其他面對反文化衝擊的方法。最重要的,以我過來人的經驗,還是要溫柔地接納自己所感受到的種種負面情緒:對於舊生活的切斷和失落感、封閉自我的寂寞感、和無法短時間內適應家鄉的挫折感。隨著時間,我們都會逐漸找到與家鄉的新關係,重新接地氣!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