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網路「同溫層」,看見彼此的相同多過不同
圖片

"To travel is to discover that everyone is wrong about other countries."(「旅行,是為了去發現,我們對其他國家充滿了誤解。」)這是我在愛爾蘭青年旅館牆上看到,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話。

我是一個 23 歲的台灣青年, 20 歲時休學了兩年,到加拿大打工度假,生活了將近一年。回程時,我帶著存下的錢,去了歐洲窮遊當背包客,說不上是個厲害的旅人,只是天真爛漫地四處流浪。然而,旅程之中我體會到,對我來說的「國際觀」,是「解開對這世界的誤會」。

身處在台灣,又同為 20 世代的年輕人,我常聽到兩種極端的說法:一為「台灣人都沒有國際觀」;另一種則是批評著「出國還不是因為有錢」、「打工度假就是台勞」、「跟外國人交往就是崇洋媚外」......。

說起來有趣,相較於我待過的歐美國家中,台灣的環境其實對不同種族、不同宗教、不同性取向,都是相對包容且不太有歧視的。但,為何我們對「與國外交流」這件事,卻常有著許多的偏見?

我想,原因或許是台灣在國際現實中的角色「尷尬」,加上社會長期將「國際交流」與經濟階級過度連結,使我們在不知不覺中,把「國外」跟「國內」,簡化為二元甚至對立的觀念:「要讓『世界』看見台灣」、「『國外』如何如何,台灣又如何如何」,都是例子。

然而事實上,在國外旅行、生活時,儘管我的確經歷了許多「不一樣」的新鮮事物,但更多的,其實是與在台灣時「一樣」的經驗:追求嚮往目標的動力和努力;想交志同道合朋友的願望;生活中的順境與逆境;對大環境的抱怨與期許......。

打破網路「同溫層」開拓眼界,發現彼此的相同多於不同

而打開「眼界」,了解不一樣的價值與生活方式,也從來不是只有出國才學得到。舉最簡單的例子:在台灣就有數十萬來自東南亞的移民、移工朋友們,他們就有如我們認識不同文化、並發現彼此相同之處的寶庫。又或者,多跟不同背景的朋友聊聊彼此看法,也能打開自己的眼界。

不限於台灣,在所謂「缺乏國際觀」的批評背後,「資訊不對稱」,或許才是網路世代真正最嚴重的普遍性問題──

圖/sitthiphong@Shutterstock


發達的網際網路,看似打開了世界交流的通道,資訊流通理應更加均等。但如今卻因社群媒體的「演算法」,一方面讓「多數人」的集體意識佔據了網路平台形成「沈默螺旋」,「少數人」的聲音則越來越小且難被注意;二方面不同意見、價值的「同溫層」越來越厚,我們反而更難接收到與自己既有想法不同的意見和訊息。

因此,我想關於「國際觀」的討論,不該是怎麼利用出國、學英文、看國外消息「增加國際觀」──而是我們能不能主動卸下心防,積極認識、接納新事物,並進行更多次的換位思考,真正開拓自己的眼界與心胸。

《關於作者》
郭國瑞 。20 歲休學,在世界各處流浪生活過。不是很厲害的旅人,只是想天真的做點想做的事。黑膠收藏者/唱片行店員/DJ/音樂企劃/學生/英文補習班老師/文字創作者......未來想當個有很多身份、無法被框架定義的「斜槓青年」。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MinhHue@Shutterstock

《關聯閱讀》
當同學家長知道我在加拿大出生,全都對我說起了英文──「國際觀教育」重點不在語文,而在塑造尊重多元的環境
井底之蛙到處都有,外國月亮沒有比較圓:真正「有國際觀」的人,表現越是友善謙卑

《作品推薦》
用望遠鏡看世界,不用放大鏡看身邊
「觀國際」不是「國際觀」──培養「C.E.I.」三項特質,幫助你在充滿不同的世界中,建立屬於自己的觀點

全球徵稿:我眼中的「國際觀」

「國際觀」是什麼?是像台灣設計師詹朴在倫敦時裝週發光發熱?像米其林主廚江振誠,毅然回到故鄉深耕餐飲文化?抑或是像世大運裡每個努力的選手,堅持把一件事做到最頂尖,就能被世界看見?
 
天下雜誌》和《換日線Crossing》繼「留下來,或是出國去?」議題後,再度推出聯合徵文,希望徵求海內外台灣人的故事、經驗與觀點,談談你眼中的「國際觀」。
 
徵稿方式請參考此處
 
企業大老常高喊,台灣年輕人缺少「國際觀」。但在這個全球緊密連結、國界漸趨模糊的時代,實體、虛擬的「跨境」,以及技能、身分認同的流動,早已成為日常。今日世界,所謂的「國際化」、「國際觀」,到底是什麼?
 
培養國際觀,一定要出國闖蕩嗎?外語能力好,就比較「international」?不同世代想像的國際觀,又有什麼差別?
 
讓我們一起來聽聽,他們怎麼說。
 
更多「新國際人才」的故事,請鎖定《天下雜誌》教育特刊+《換日線季刊》限量套書組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