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同學家長知道我在加拿大出生,全都對我說起了英文──「國際觀教育」重點不在語文,而在塑造尊重多元的環境
圖片

我家在 1990 年左右移民加拿大,我與妹妹相繼在加拿大出生。但與眾多落地生根的移民不同,父母在我小學時搬回台灣,接著於我國三時又搬到加拿大。

因為如此,在這數年間我有機會親身經歷,兩地學校對於所謂「國際觀教育」的一些差異,在此分享個人有限的經驗與體會,希望能提供關心相關議題的朋友們參考:

在台灣讀國小時,一次課堂分享中,無心提到自己在加拿大發生的趣事,沒想到同學們的反應熱烈──那天起,同學們開始常常問我一些問題:「加拿大說什麼語言?你為什麼會說中文?」、「你看起來不像『阿豆仔』?你的爸爸或媽媽是不是『阿豆仔』?」

小朋友的認知難免天真,彷彿只要在外國出生,就應該「長得不一樣」。但更有趣的是同學的家長們,此後都開始勉強自己用英語跟我交談──殊不知我當時懂得的英文句子,其實也不過就只有"This is a book."那樣的程度而已。 

另外,那時候「新住民」在台灣並不普遍,教育部政府致力推行的,是以教授母語為主的「鄉土語言教學」。我不知道其他學校實行狀況如何,但在我從國小到國中二年級的這段期間,因學區人口以閩南人為主,學校只提供台語課。

而在那升學至上的教育環境下,這堂課時常被其他「重要科目」挪用。在那樣的環境下,老師家長學生都忙著升學,對於考試不會考的文化課程僅是敷衍了事,數年下來我不僅沒有學會台語,對傳統習俗也沒有什麼深刻的體會。

加拿大的「國際觀教育」,從「文化交流活動」觸發學習動機

國三時搬回加拿大,在當地我所就讀的學校,同學們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而學校將近 1,000 名學生中,華裔背景的學生包括我在內,只有十多人。

或許因為教育環境相對沒有升學壓力,我感覺到這間加拿大的學校,在不同文化的教育課程上,明顯較為用心:

學校每學期,都會於各國傳統上的「重要節慶」期間(包括歐美聖誕節、中國的農曆新年、伊斯蘭國家的開齋節等等),固定舉辦活動及提供各國美食,讓各族裔的學生能夠藉此交流,同時也讓本地主流社會(包括前來參與的學生家長),能了解各國不同的文化特色。

學校每年亦會固定舉辦一次「多元文化週」:除了歡迎學生穿著傳統服飾在課堂上介紹自己的文化,還會舉辦全校性的才藝表演,讓學生在舞台上用母語演唱歌曲,或是身著代表自己文化的服飾表演舞蹈等──初學吉他的我,就曾在全校師生面前彈唱「五月天」的歌曲。 

印象深刻的是,雖然華人學生只佔該校總人數不到 2%,但白人面孔的老師,仍會在農曆新年時扮成「財神爺」,邊發著紅包邊對每位同學用中文說著「恭喜發財」。在這樣的環境下,學生有更多機會接觸其他國家的文化,並且更有動機,自主性地去近一步探索、研究文化差異。

在經歷過台加兩地的文化教育後,我認為「國際觀」不可能與生俱來,而必須透過教育培養。在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交流時,只透過學習對方語言,更是完全不夠的──更重要的是認識對方的文化、價值,並且用對方能理解的方式,分享自身文化特色,進而達到雙方的交流與互動。

在我所接受的加國教育中,對促成上述「交流」的動機,可說是不遺餘力,相當值得台灣參考:

例如,當台灣如今在推行新住民語文課程的同時,若能更重視「新、舊住民學子」於課堂上分享彼此文化中特有的節日、習俗或傳說,並且由學校定期主辦相關活動,讓師生參與投入其中,相信除了語言教學上一定能夠事半功倍,更能加強學生們的「國際觀」──培養出對文化差異的認識及包容,也才能用友善的態度去面對、親近全世界。

圖為加拿大溫哥華 2008 年中國農曆新年時所舉辦的大遊行。圖/flickr@scazon BY CC2.0


《關於作者》
Ian Lin,住在加拿大溫哥華的25歲社會新鮮人,熱愛音樂,電影,小說及一切有故事的事物。夢想靠說故事維生的理工男,希望此生能夠完成一件讓世界更美好的事。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關聯閱讀》
這一天,讓我們一起穿上橘衣──我在加拿大,體會真正的「全人教育」
「戰鬥民族」?「恐怖高加索」?因俄羅斯結緣的我們,學會不以優劣、偏見論文化

《作品推薦》
國際觀,即是「共感」的能力 ──在旅行時感受他人與自己,體會相似與差異
「我出國,是因為他們希望我出國......」──一個關於「國際觀」的小故事

全球徵稿:我眼中的「國際觀」

「國際觀」是什麼?是像台灣設計師詹朴在倫敦時裝週發光發熱?像米其林主廚江振誠,毅然回到故鄉深耕餐飲文化?抑或是像世大運裡每個努力的選手,堅持把一件事做到最頂尖,就能被世界看見?
 
天下雜誌》和《換日線Crossing》繼「留下來,或是出國去?」議題後,再度推出聯合徵文,希望徵求海內外台灣人的故事、經驗與觀點,談談你眼中的「國際觀」。
 
徵稿方式請參考此處
 
企業大老常高喊,台灣年輕人缺少「國際觀」。但在這個全球緊密連結、國界漸趨模糊的時代,實體、虛擬的「跨境」,以及技能、身分認同的流動,早已成為日常。今日世界,所謂的「國際化」、「國際觀」,到底是什麼?
 
培養國際觀,一定要出國闖蕩嗎?外語能力好,就比較「international」?不同世代想像的國際觀,又有什麼差別?
 
讓我們一起來聽聽,他們怎麼說。
 
更多「新國際人才」的故事,請鎖定《天下雜誌》教育特刊+《換日線季刊》限量套書組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