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即是「共感」的能力 ──在旅行時感受他人與自己,體會相似與差異
圖片

一講到國際觀,很多人第一個想法可能就是旅遊。

我不覺得大家所認為的國際觀長得一樣,國際觀這三個字大概是台灣最容易被誤解的一個詞吧?比如說,有人覺得國際觀就是說英文、有人覺得國際觀就是去其他國家看看、有人覺得國際觀就是要交一個外國朋友,問一百個人大概會有一百種答案。我實在覺得非常有趣,每個人都會有自己所認為的國際觀,能夠接受這個事實,可能也是另外一種國際觀吧?

但在開始談任何觀念之前,其實最重要的是你要有立足點,你需要自己去相信一件事情,而不是人云亦云得聽別人說什麼就相信什麼。因為有了你自己的觀點之後,才有可能去跟別人討論不同。

跟許多人一樣,我的國際觀,至少我認為的國際觀,是在旅行的路上培養的。當我大學接近畢業到當兵剛結束的時候,大概是我旅行的高峰期。

那時候因為大學期間存了一小筆錢,以及當兵的時候也存了一小筆錢(不要問我怎麼做到的,滿滿的都是血淚),所以我去了很多地方。本來甚至打算壯遊一年,那段時間,我去了印度、尼泊爾、柬埔寨、泰國、義大利,其中在義大利和印度深度旅遊長達數月,最後研究所的時候有幸接到英國學校的垂青,遠赴英國一年,那一年期間因為復活節和聖誕節假期,也去了一些地方,除了待最久的倫敦外,還去了巴黎、南法、賽維爾、馬德里、布達佩斯、伊斯坦堡。

若你問我喜不喜歡旅行,我一定會告訴你,喜歡。但你問我旅行有沒有意義的話,老實說,其實也很難講。

旅行,是否真能培養國際觀

旅行,真的可以培養我們的國際觀嗎?會不會所謂的壯遊,其實是家境小康的幸運小孩,任性而為所做的幾次模擬探險,就像扮家家酒一樣?我喜歡旅行,真的是喜歡看見不同的事情?還是只是享受那種「我在旅行」的美麗想像呢?其實我並不覺得每次旅行都一定要有什麼「使命」,我也不覺得自己的「感悟」有非常的偉大。我站在這個地方,過往一定有千千百百個不一樣的人,都跟我站在一樣的地點,看著一樣的景色,想著不同的問題,我們或許有相似的體悟,但這個體悟不是我所獨有。

但旅行,的確是培養國際觀的一個方法,對我來說是,可能對很多人來說也是,不過,旅行不是國際觀的終點,也不應該是唯一的途徑。

走在路上,你會看到前所未見的事物,你會聽聞前所未聞的事情,每個文化都有自己的底蘊和特色,百家爭鳴。你也會看到原本認爲是這樣的東西,實際上表現出來卻是那樣。你來到期待已久、在夢中都會幻想到的場景,然後發現其實不過爾爾,也會忽然走過一個小巷,卻找到柳暗花明,被突如其來的美景所震撼。

對我來說,旅行是一個見證與觀察的過程,我是一個非常喜歡走路的人,我喜歡用腳步去感受這座城市的生機。以前我總喜歡跑到一些很遠的地方,去看一些不凡的景色。到最近,我開始喜歡另外一種旅行方式,用走的去隨意亂晃一座城市,從平凡當中見證不凡。而我在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會在台北我所住的地方,開始往外亂走。

其實我們每個人住在一座城市裡頭,都曾經以為我們非常熟悉我們週遭的環境。但是實際上,除了你常走的那幾條大街、你會坐的捷運站、你常鑽的巷弄以外,在你居住地往外推展方圓一公里之內,其實有很多地方,對你來說都是陌生的。你可能會因為某個朋友的介紹、或一次無意的亂走,發現了你住在這裡多年以來都沒有發現的東西、沒走過的巷弄、沒去過的小店。我們都被困在固有的行為和認知當中,其實近在咫尺的東西,反而離我們最遙遠。在平凡無奇當中,都暗藏著不凡。

圖/Feel good studio@Shutterstock


國際觀,是「共感」的能力

那麼,對我來說,什麼是國際觀呢?

我認為所謂的國際觀,就是一種「共感」的能力。你可說是同理心,你也可以說是增廣見聞,但對我來說,就是一種「共感」。走在路上,我們見到了許多不同,看見了很不一樣的文化。那麼除了不同以外,我們還能看什麼?其實文化雖然差異,但身為人的本質需求,卻是相似的。體會我們之間的相似之處,就是一種「共感」的過程。

很多時候,在旅行過程當中,我看到了不同,最後想的卻是自己。有些事情我喜歡,有些事情我不喜歡,有些事情我無所謂喜歡或不喜歡。看見這些事情,我會想如果換成我,我會怎麼做,而又應該要怎麼做。走在那裡,我彷彿置身在外,回到這裡,我又想著如何身處其中。

我認為的國際觀,就是這樣的一個過程,它是一面鏡子,感受他人的同時,也感受自己。當你照向他人的時候,你能不能看見自己?以人為鏡,觀人而自省。能看到多少,又能夠看出什麼樣的東西,也都取決於個人。如果什麼都看不見,那不論走過多少地方,眼前所見無非都是飛沙走石,平凡無奇。

國際觀這面鏡子,照見自己,也照見他人。我們在其中看見了差異,也在其中看見了相同。對我來說,它是一個幫助我們自省、走向更好的地方的一個工具。那對你呢?旅行的路上,你又看見了什麼?

《關於作者》
因為厭世,所以入世。
經歷過志工、新創事業、國外研究所、助理編劇後,走了一輪,人生最終還是回到了跨國大公司的職場,這個選擇,並不是什麼基於慎重考慮之後所下的決定,完全是照著社會價值觀隨波逐流之後走到的悲慘境地。
沒有大破大立的勇氣,只有渾渾噩噩的前進,算命的曾說,我這個人,這輩子註定走遠路。既然如此,就走一步算一步吧!這裡的文章,或詼諧、或有趣、或嚴肅、或失意,如果你可以從裡面的隻字片語找到跟你相似的故事,放心,你不孤單,這個世界上,總還有一個我陪你厭世。
換日線專欄:Google/厭世公子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hameleonsEye@Shutterstock

《關聯閱讀》
「戰鬥民族」?「恐怖高加索」?因俄羅斯結緣的我們,學會不以優劣、偏見論文化
「安倍先生的圓餅圖」──在最「國際化」的工作環境,一個關於「國際觀」的難忘小故事

《作品推薦》
「我出國,是因為他們希望我出國......」──一個關於「國際觀」的小故事
可以規劃經濟方針,也可以拿來做蛋糕?──「國際觀」沒有這麼遙不可及,重點在你怎麼去「用」

全球徵稿:我眼中的「國際觀」

「國際觀」是什麼?是像台灣設計師詹朴在倫敦時裝週發光發熱?像米其林主廚江振誠,毅然回到故鄉深耕餐飲文化?抑或是像世大運裡每個努力的選手,堅持把一件事做到最頂尖,就能被世界看見?
 
天下雜誌》和《換日線Crossing》繼「留下來,或是出國去?」議題後,再度推出聯合徵文,希望徵求海內外台灣人的故事、經驗與觀點,談談你眼中的「國際觀」。
 
徵稿方式請參考此處
 
企業大老常高喊,台灣年輕人缺少「國際觀」。但在這個全球緊密連結、國界漸趨模糊的時代,實體、虛擬的「跨境」,以及技能、身分認同的流動,早已成為日常。今日世界,所謂的「國際化」、「國際觀」,到底是什麼?
 
培養國際觀,一定要出國闖蕩嗎?外語能力好,就比較「international」?不同世代想像的國際觀,又有什麼差別?
 
讓我們一起來聽聽,他們怎麼說。
 
更多「新國際人才」的故事,請鎖定《天下雜誌》教育特刊+《換日線季刊》限量套書組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