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民族」?「恐怖高加索」?因俄羅斯結緣的我們,學會不以優劣、偏見論文化

「戰鬥民族」?「恐怖高加索」?因俄羅斯結緣的我們,學會不以優劣、偏見論文化

我們是一群因俄羅斯結緣的人。

說到俄羅斯,很多人或許會立刻聯想到:戰鬥民族、冰天雪地、伏特加、蘇聯、俄羅斯套娃、美女、漂亮的教堂、芭蕾......,或是想起偶爾看到的國際新聞中,普丁或俄國政府做了什麼。然後關於俄羅斯就結束了。大家都覺得它實在太遠了,即使跟團旅行,也是匆匆逛了莫斯科和聖彼得堡便離去。

世界上好多國家、地區都好似在遙遠的他方──關於它們的訊息,總被片段地截取,並轉了好幾手後才傳到我們這裏。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更鮮少有人在得到訊息後,會花大把力氣抽絲剝繭地求證,而刻板印象、偏見、仇視也因此慢慢形成壯大。

我們也都曾經對俄羅斯帶有刻板印象,接收錯誤的資訊,直到踏出家鄉,在此地不斷交流後,才驚覺世界有這麼多可能性──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不同樣貌,在這些表面的「不一樣」之下,人們其實有著更多相同、相似的地方。

你知道嗎?許多俄國人最喜歡夏天到鄉間小屋,在那兒享受隨手可得的各種莓果,手捧新鮮泥土,是他們感到最踏實的時候。四季分明的俄羅斯,也令俄國人更珍惜自然的餽贈,謙卑堅忍面對季節的變化。

圖/ Madrugada Verde@Shutterstock.


「​​沒有任何一個文化是優越的,因為每個文化都是如此獨特​」

當我來到俄羅斯南境高加索地區,認識親切好客的人們與虔誠的信仰者,靜謐的高山湖帶給心靈無比的安定;在車臣、達吉斯坦,不同世代的人們追求著各自的人生目標,和你我一樣生活......這一切和媒體渲染的「恐怖高加索」、遠在北方的俄國朋友口中的「兇惡高加索人」,完全不一樣。

俄羅斯有非常多不同民族,然國際旅人很少離開莫斯科與聖彼得堡等「舒適圈」。無法感受那片土地上,更多的文化樣貌,更多和我們一樣身為「人」的生活,品嚐不一樣的食物,聆聽不一樣的樂音,著實可惜。

當然,不是人人都這麼幸運,可以踏出自己的國家,直接被不同文化觸動。我們想讓所有人都有機會體驗這樣的感動,因此,成立名為「獨特文化」的俱樂部:YK CLUB。 

我們深信「​​沒有任何一個文化是優越的,因為每一個文化都是獨特的​」​​​​,國際觀,則是具有願意敞開心胸,認識每一個獨一無二文化的襟懷。

國際觀不只是學好英語、看國際新聞,在台灣,多數人還是透過歐美強權的「眼鏡」檢視世界,從轉手又轉手的資訊認識扭曲變形的世界。學外語很重要,能夠藉此獲取許多中文媒體上缺乏的訊息,但英語並不能橫行天下,僅透過特定媒體認識世界,也是以管窺天。

延續我們從俄羅斯得到的感觸,希望讓大家透過體驗和交流認識文化,以開放的態度面對乍看之下的「不同」,並在動輒下定論、甚至批判之前,先退一步觀察、理解、溝通。一但有所發現和體會,人們便有動力自主走進世界。人與人、文化與文化因交流而互相理解,減少誤會、衝突、悲劇,和平終將越來越近。

《關於作者》
YK CLUB:Уникальный Культурный Клуб(獨特文化俱樂部)
於2012年誕生於俄羅斯,2014年成立於台灣。
YK 源自俄文,意思是「獨特的文化」,我們深信:每一個文化都是獨特的,沒有任何一個文化是絕對的優越。在這個俱樂部,以輕鬆的方式,全方面深入認識不同的文化:學語言、體驗節日、烹飪、做工藝品、參加派對......等,各種文化來到YK自由交流對話,身在台灣也能環遊世界,體驗不同文化的各種面向。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laesperanza@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