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們高談「國際觀」、「競爭力」之前,不妨先看看這群臺東高中生的故事

在我們高談「國際觀」、「競爭力」之前,不妨先看看這群臺東高中生的故事

「Pin Jam Buku!Gratis!(印尼文:來借書唷!免費的呀!)」五個月前開始,每週日的臺東午後,在人來人往的市區一隅,總能聽見這群帶點青澀的高中學生的聲音──他們為了體現「閱讀是人權」的理想,紛紛成為了「東南亞行動圖書館」的志工。

幾位年輕的印尼籍女性,心情輕鬆地向學生微笑點點頭。她們多半在連續工作六天、甚至更多天後,才終於等到了放假日。當女孩們還在思考要不要駐足時,學生再補上一句:「Novel Cinta!(印尼文:愛情小說唷!)」只見幾位印尼女孩害羞地笑了笑,終於走到了這個借用印尼商店外的桌子、鋪上桌巾、一卡皮箱書籍的「圖書『攤』」前。

當臺灣多數的高中「全面總動員」,為了升學、為了「國際競爭力」而安排學子考取語言檢定、參與各項國際交流活動;家境更好的孩子,更紛紛參與了套裝的遊學與國際志工行程......的同時,這群由原住民與漢人組成的臺東高中生,卻因為在學校課程安排的「實際訪問新移民女性」,以及身歷其境感受到遠洋漁工惡劣的船上環境後,他們下定決心,要成為改變的力量。

他們向位於新北市的「燦爛時光書局」募了第一箱書,開啟了這個與學校成績無關、沒有太多加分效果的長期改造社會計畫。

由於書籍數量限制,往往每週借、還書的移工朋友只有兩三位,但學生仍持續每週日的服務活動──他們都在等待著這群看到臺灣人常會自動低下眼的朋友,願意放下長期被臺灣人歧視的心防,用簡單的中文與其進行對話的時刻到來。

圖/東南亞行動圖書館臉書專頁


小而持續的平等對話與關心交流──真正的國際觀,何須外求?

一位太魯閣族的孩子在這交流之下,與一位長得像自己表哥的印尼漁工,有了許多次有趣的對話,布農族的孩子更在詢問他們是否思鄉時,發現印尼文的「回家」二字與布農語非常類似......。

漸漸地,在這群東南亞朋友對學生的肯定與認同慢慢累積後,一個個具有文化深度,平等交流的「化學反應」出現了:

首先是幾位嫁給排灣族的印尼女性,夫家與自身在傳統臺灣文化下皆屬弱勢,但她們卻從其中幾位原住民孩子身上看到了希望,主動提出要把自己國小、國中的孩子,在圖書館開門期間帶來與大哥哥、大姐姐們學習的要求──

這一份對子女的愛,也在新移民媽媽們更進一步「信任」學生後,長出了讓她們面對「自我不足」的勇氣,終於在上一週正式提出希望能學習讀、寫中文,原來早已學會說中文的她們,一二十年來仍在每次到郵局或銀行寫各式單子時,感到恐懼。這些真情告白,不僅讓學生振奮自己得到了他人的肯定,也對這群媽媽們辛苦地生活感到不捨,更反思了臺灣社會讓這群媽媽們如此不自在的事實。

國際觀,是「讓世界更好」的能力與行動

千百年來,人類因為互相學習,而讓知識得以傳播、交流,讓時代大幅進步、人類的生活也才能更加便利。

而今日的世界,又因為網際網路的發達,大幅縮短了彼此間的距離和資訊流通的速度。所謂的「國際觀」,其實早就不等同於「地理上的移動」,反而更該是如何破除「心理上的障蔽」:

我眼中的「國際觀」,不是那為了彰顯自我成就或得到私益的工具,指的反而是人們要如何透過相互理解、具體行動,「讓世界更好的能力」。

想培養國際觀嗎?何不在傍晚時,走到附近的公園試試看呢?

《關於作者》
劉政暉。曾赴德國、印度、澳洲留學,擁有兩個商學碩士,足跡達世界五十餘國,闖蕩企業、政府被當成外星人,終於在南太平洋漂浪後決定投身教育,目前蹲點台東。計劃用不同於以往的觀點,衝撞傳統的觀念,激起新生代無界限的想像。
曾出版《魔幻中南美》、《追隨擇木耕太郎的足跡:屬於我的歐亞特急》二書。 
臉書專頁:NUEVAIDEE.新點子
換日線專欄:劉政暉/Nuevaidee.新點子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劉政暉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