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國,是因為他們希望我出國......」──一個關於「國際觀」的小故事

「我出國,是因為他們希望我出國......」──一個關於「國際觀」的小故事

她淡淡地說 : 「我出國,是因為他們希望我出國。」

其實,真真不算是第一個對我說出這個煩惱的朋友。但日子久了,發現在她周圍的濃霧仍揮散不去,於是約好兩人都沒課的下午,捧著熱咖啡坐在校園角落,真真話還沒開始說,兩滴眼淚就搶先開場了。

「已經大四下學期了......再過三個多月我們就畢業了,我現在才知道找到一份自己喜歡、又能夠養活自己的工作好難好難!原來好多人早就已經在大三暑假找好實習、鋪路,考研究所的同學更是前一年就在準備了,只剩下我一個人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好煩!乾脆聽爸媽的話出國算了!」真真家裡的經濟狀況無須她擔憂,甚至提供了「如果找不到工作,就先出國去念語言學校」的選擇。

我回想起與真真四年來相處的時光。

個性害羞內向的她,最不擅長的就是在眾人面前說出自己的意見與想法。每當分組報告時,總是由她完成令人讚賞的簡報與文書資料,卻堅持由我負責上台報告。

我知道真真其實想找到能夠證明她自己能力的工作,但比起自己,她內心更希望得到親人的認同,或者可以這樣說──照著別人指引的路走,對她而言會更輕鬆一些。

「真真,妳之前不是說即使出國也不知道念甚麼嗎?我覺得趁剛畢業這段時間多看看、多吸收是件很不錯的事,但妳確定自己想要的,是出國能夠給妳的嗎?」
     
我深吸一口氣,才決定用比較嚴厲的語氣問真真。身為同班又同寢室四年的好友,我想盡己所能的幫助真真。

圖/ Chanwut Jukrachai@Shutterstock


為父母而出國,「然後呢」?

 「坦白說,我不知道......。我覺得出國好可怕,可是又不知道自己畢業後想做甚麼,考研也已經來不及了。不如就聽話,出去看看,也許到時候多了點『國際觀』就想到了。而且我那從美國回來的表哥說,有留學經驗都會對薪水和升遷有幫助,唉!其實是我爸媽......他們希望我出國。」真真哭著握住那杯逐漸冷卻的熱咖啡,白煙裊裊盤旋,一縷煩惱仍皺結在眉梢。

霎時間,我明白了,原來她需要的不是我為她排憂解難,而是肯定她隨父母的心意,做下的決定。

半年後,我們都畢業了。

真真她照著父母安排,飛往美國洛杉磯念語言學校一年,本來就不擅長與人相處的她,在完全不同的文化與環境,受到的刺激與壓力難以想像,在洛杉磯住不到半年,她不顧父母的反對,毅然決然地回到台灣。 

「出國了,然後呢?」

距離上次談話已過了十個月,這時的她和我坐在一樣的校園角落,但真真的眼神已然不同了。

「對我父母來說,有個在美國的女兒,只要隨便拍個照發個文,就好像我過得很充實,而他們的教育很成功一樣!但我才不要用隨隨便便的心態,在那個城市住一年。」

「當我離開那個城市時,我發誓,準備好了之後我要回來!我要靠自己的力量,有明確的目的,再去那裏欣賞一次!」

瞬間,起風了。

《關於作者》
王心瑜 / Yvonne Wang / 23歲新竹人
畢業於輔大織品行銷,熱愛文字、珠寶與拿鐵
曾實習於高級精品,也當過百貨櫃姐
買不起鑽石也無所謂
一路走來的風景比什麼都珍貴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Elena Elisseeva@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