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如何輕鬆「假裝」自己很有「國際觀」?

在台灣,如何輕鬆「假裝」自己很有「國際觀」?

在台灣,要讓身邊的人認為你「很有國際觀」,是件挺容易的事。

首先,把自己喜好的事物都「放眼在國外」:說到哈密瓜當然是日本靜岡的名產好,提及音樂便是我只聽紅髮艾德的專輯;咖啡那要巴拿馬 XX 莊園的藝伎水洗,威士忌我非蘇格蘭艾雷島(Isle of Islay)的不喝......。

然後,多多出國:搭機出境前別忘了先為機票拍張照,好方便用社交軟體向大家宣示你又要去哪裡享受假期。到了國外,更千萬要記得隨時打扮得「具該國文化代表性又有自我風格與主張」──不管當地還有沒有人這樣穿,總之有強烈地方特色的單品上身,就能達到這樣的效果──然後不斷在知名景點前自拍一下打卡上傳。

沒出國的時候,則別忘了草草瀏覽一下國際時事:看看歐洲的右派政黨如何興起,中東的不知何處又發生戰亂──縱使那些看似與你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事,其實也完全提不起你的興趣,但轉些相關深度報導到臉書塗鴉牆上(最好是外文媒體或幾個優質傳媒)絕對不會錯。如果真的很忙沒時間,起碼花個五分鐘記一下位在太平洋另一端的總統,近來又說了些什麼驚天動地的話。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模仿英美人士的口音:就算英文其實不好,只要花時間練好口音(特別是「英國腔」)並抓好時機──例如學校的英文課、出國旅遊,或是與外國人交談的時候──在眾人面前偶爾表演一下,或是盡量在日常的中文對話中,夾雜一些好像很有深度的英文單字(如 GRE 字彙集,各大書店均有售),就能讓大家認為你的教育背景特殊,想法開明,談吐間充滿著氣度與知識感,視野比一般人還要寬闊。

若再加上外文系或海外大學的教育背景,或是動輒「哎呀!這詞彙抱歉我不太曉得怎麼用中文表達」地表示歉意,這種印象會加倍顯著。

圖/Supamon R@Shutterstock


思想里程碑與「裝扮遊戲」

國際觀,多麼響亮的詞啊!不免讓初次聽到的人下意識地為它冠上「進步」、「菁英」的標籤,然後在對這個詞毫無了解的情況下,直接從前述標籤,回推揣測出要怎樣才能培養出「良好的國際觀」。

但這樣的錯誤認知,卻很容易使原意在全球化時代之下「鼓勵人類放眼不同文化與價值,並對共居於此的世界產生共同關懷」的思想里程碑,轉變為一種以套上「國際」兩字為尊的裝扮遊戲。

更諷刺的是,即使裝扮得體,上述的假裝方式都做得十全十美,也無法代表這個人擁有充足的國際觀,甚至很可能,其實正與它的核心價值背道而馳。

所謂國際觀終究是一種抽象的觀念,很多人則為這詞給予最淺顯的解釋:「國際」即是我雙腳所不及,「觀」即是我肉眼所看。

然而對我個人來說,國際觀並不是對外國文化理解程度的總指標,而是身為活在二十一世紀的世界公民,內心應當抱持的「道德觀」,一種對世界生態與人文的關懷,一種正視全球性問題並嘗試解決的「使命感」。

討論「國際觀」的初衷,與品味和能力無關

隨著全球化社會的發展,發生在另一大洲、另一國家的議題,其實早已無法再用「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態度掩蓋過去,因為世界各個角落都與我們息息相關。

綜觀近幾年發生的事,也不難發現我們對人和環境的關懷,已不再僅限於自己的國家、自己的政治、自己的文化──只要與他人站在同一個地球上,我們就有義務為這世界負責,思考全人類共同面臨的問題──而我相信,這才是我們討論「國際觀」的初衷。
    
所以,對國外的事物抱有多大喜好、外語能力有多好、去過多少國家......等等,事實上都與「具備國際觀」與否毫無關係。與其一味比較哪裡的文化相對「高級」、如何享樂才顯得自己「見識多廣」,我眼中的國際觀,不如說是以世界公民的角度,努力探索當今社會如何運作;深入思考國外的事件,能帶給我們什麼啟發;更重要的,是學習尊重、接納不同的聲音,並且,認真探討與實踐,如何做個與世界共處、讓世界更好的一份子。

《關於作者》
王凱傑,目前就讀於國立中興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學士班,熱愛思考、寫作。因觀察到身邊許多人對國際觀都有種「跨國享樂主義」的誤解,加上外文系的學生常常被冠上具備國際觀的印象,進而演變出「外文系學生一定會多國語言」、「外文系學生一定比較喜歡西洋樂」、「外文系學生一定常跟外國人溝通」等不符實際的猜測。觀此題目,有感而發。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Korotova Liudmyla@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