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101】在香港,如果你是一個「難民」: 99.6%的機率,你會難以留下亦無法離去

【難民101】在香港,如果你是一個「難民」: 99.6%的機率,你會難以留下亦無法離去

香港向來皆採取「不歡迎難民」政策。

截至 2017 年 6 月,香港有多於 8,000 宗尚待處理的申請個案;香港入境事務處也一直迴避「尋求庇護者」(Asylum seeker)和「難民」(Refugee)等話題──香港入境事務處網頁上,甚至沒有任何與「難民」這個關鍵詞相關的條目。

香港政府多以「免遣返聲請人士」一詞,概括所有的難民、尋求庇護者、酷刑聲請者、無國籍人士及其他相關群體。

本文旨在讓讀者了解在港避難者和難民的處境,同時希望協助相關社會工作者及難民社群。畢竟要帶來改變,必先從理解開始:

一切由定義開始

「尋求庇護者」及「難民」的分別在於其難民身份申請已獲批與否:只有當其申請獲批,他們才被視作「真正的」難民。由於在 2004 年前,聯合國難民署香港辦事處(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 Sub-Office,下稱聯合國難民署)僅處理「免遣返聲請」(Non-refoulement Claim)一類的個案,而酷刑聲請等其餘個案,則轉交香港政府入境事務處負責;因此,實際在港難民人數難以估量。

上述的雙軌審核機制運行至 2014 年。其後,政府推行「統一審核機制」(Unified Screening Mechanism,下稱 USM),將審批權集中交歸香港政府;而聯合國難民署則負責處理難民轉往第三國家安置之事宜──換言之,當尋求庇護者的庇護聲請通過統一審核機制後,難民個案會被轉介至聯合國難民署,處理其安置安排。

香港並無簽署 1951 年聯合國的《難民公約》,亦因此沒有設立任何難民權益和政府責任相關的法例。雖說中國是公約締約國之一,但當時中國並無將公約協定延申至香港。香港僅簽署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意味這香港政府不能將任何人送回可能使該人遭受到酷刑的國家。而理論上,由於香港不是《難民公約》的締約國,香港並無責任成為難民收留國;其地位僅是難民到達最終收留國前的中轉站。

然而,在實際上,香港也實在稱不上是個成功的中轉站:在入境處接獲的 3 萬宗庇護聲請當中,只有 99 宗正式獲批(由此可見聯合國難民署需跟進的個案之多!)。

從上述數據可見,來港難民通過香港入境處審批的「成功率」,只有不足 0.4%。除此之外,更有不少人在首輪審核失敗後直接撤回聲請;若將該部分人士納入統計數據,審批成功率更低至 0.4% 以下 。

這意味著,若純從比例來看,「申請就讀哈佛大學」,比「在香港獲批難民身份」還要容易上 35 倍。

綜觀成功獲批的聲請,有很大部分(38 宗)來自非洲國家。而有趣的是,非裔人士並非香港常見的尋求庇護者。同時,這些成功個案也並非獨立聲請,情況是這樣的:假設你來自一個八人家庭,當父母其中一人的庇護聲請獲批,全家人都會因而視作通過審核。實際上,香港的大部分尋求庇護者來自南亞。然而,在眾多申請中,只有 25 宗獲批──由此可見,尋求庇護者的國籍絕對會影響其申請在香港政府眼中的可信性。

香港政府聲稱,若入境處批出更多難民身份,更多身尋求庇護者將湧入香港境內。他們的另一說法是,來港難民大多實際上是經濟移民──其目的在於從香港的經濟成果中分一杯羹。因此,為社絕所謂的「經濟難民」,香港政府將入境人士區分為「受歡迎入士」和「不受歡迎人士」。

你或會認為我未免言過其實了,但事實上,這些分類是出自香港入境處口中的──其網頁和 Youtube 頻道都印證了類似的說法。可以說,膚色愈黑,愈大機會在入境時被歸類為「不受歡迎人士」。近年來,相關國籍人士入境香港變得愈來愈困難:印度籍人士入境須預先登記,政府亦取消了針對某些國籍人士的免簽入境政策......總而言之,香港近年的入境政策漸漸收緊,僅以簡單片面的「受歡迎/不受歡迎」將入境人士分類,而這甚至與該人所申請的簽證類別無關。

尋求庇護者和難民在香港如何生活?

香港社會福利署委託了一所名為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下稱 ISS)的非盈利機構,為在港的尋求庇護者和難民提供基本生活所需。每月,ISS 提供尋求庇護者 1,500 港元的房屋津貼、1,200 元的超市現金券、300 港元的雜項津貼以及不到 500 港元的交通津貼(實際數字根據居住地點而定)。上述的是一名成人得到的所有資助,而小孩的資助通常都只有以上一半。

這種資助,真的足以讓人生活在香港──Mercer 2017 年度調查中全球生活成本第二高的城市嗎?當然不可能!香港政府也直接承認了這一點。不過,他們同時指出如果政府為尋求庇護者提供更優渥的生活條件,日後將會有更多難民因而湧入香港境內。

圖/Hong Kong Refugee Union


香港的難民審批程序是怎樣的?

讓我們用一個故事解釋整個情況:一位名叫 Apple 的葉門籍女性逃離家鄉,由於得知香港給予該國人士 30 天免簽證入境,於是選擇飛到香港並且成功入境。30 天後,她前往九龍灣的入境事務處提出庇護聲請。你會問,為甚麼她在入境後不直接前往入境處提出聲請呢?因為在簽證到期前,她其實並不能提出庇護聲請──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網站,「所有香港簽證持有人皆不能向統一審核機制提出免遣返聲請。政府僅有責任為簽證到期人士及被取消簽證人士提供免遣返保障」。

在這樣的機制下,Apple 在提出聲請前會先因逾期逗留而觸犯香港法例,而香港入境處更經常利用以上漏洞向公眾發佈充滿誤導性的資訊。例如,政府聲稱 48% 的尋求庇護者曾有逾期逗留的記錄,而其餘的都是非法逗留人士──當然,政府不會告訴你他們逾期逗留的原因。基本上,他們「一定要先逾期逗留」才能滿足「提出聲請」的條件!

荒謬之事並不只於此:入境處更會以「逾期逗留」作為由拒絕申請人的庇護聲請。在他們的拒絕信中──明確寫著:「由於你在簽證過期後提出庇護聲請,我們有合理理由相信你並非真正的尋求庇護者。」

回到我們的故事,Apple「被」逾期逗留以提出其庇護聲請,然後又被拒絕,她陷入了一個進退兩難的局面──即使她一直只是根據入境處指示的程序提出聲請。現在,香港入境處會重新審核其聲請並估算審批時間。如果處方認為其聲請即將審核完畢,Apple 有可能被拘留(現時有部分尋求庇護者被拘留在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而她的聲請會在拘留間由處方審批。

圖/Hong Kong Refugee Union


這種做法無疑會衍生很多問題,例如她會失去對自己個案的知情權,也無法提出任何相關的個人意願。不過,讓我們先暫且假設她的庇護聲請需要較長時間審核。如此的話,她會被登記在案,然後被指示到 ISS 申領她的「基本生活所需」。在等待 ISS 批出資助期間,她很有可能需要依靠基督教勵行會難民服務中心(一所為尋求庇護者和難民提供即時援助的機構)的支援過活。同一時間,Apple 需要根據其個案進度,定期到指定的入境處辦公室簽到。基本上,個案的進度是能夠從尋求庇護者簽到的辦公室地區和頻率看出來的。

近百名尋求庇護者的對話證言:這幾乎是無望的申請

根據我的個人觀察以及我以往和數百名相關人士的對話,Apple 的個案最少需要等待一年時間才會有進展──那就是她的第一次簡介會面。然而,大部分人仍不清楚這是甚麼一回事。

通常,首次簡介將處理二件要事:一,是填寫申請成為「免遣返聲請人士」的表格;二,是與律師會面並了解相關資訊。大家大慨會覺得很奇怪吧──Apple 在一開始不就已經提出了自己的聲請了嗎?為甚麼還要再填寫一次申請表格?但事實上,Apple 並未「真正地」向政府提出庇護聲請;先前的提請不過意味她「有意」提出庇護聲請,所以在一年後,她才能夠正式進入審核機制。

在那個星期,Apple 將與指定的律師會面,期間與律師及一位法律助理填寫冗長繁複的申請表格。一般而言,會面時間都不足以讓人完成整份表格(因此,律師有時候會向入境處要求延長填寫時間)。完成表格並成功遞交後,Apple 會在幾個月後獲邀至入境處面試。屆時,她需要一位阿拉伯語傳譯員,這並不困難;但如果她說的是其他語言,如普什圖語或亞齊語等較難在香港找到傳譯員的語言,入境處尋找傳譯員的時間便會大大增加。問題在於,這些傳譯員很多時候都不過是未經訓練的普通人,他們甚至可能來自其他國家,帶有對尋求庇護者國籍人士的偏見,從而在傳譯期間引起各種種族矛盾。同時,語言多重翻譯(例如從語言 A 翻譯至英語,然後再譯作廣東話)之下的大量語意誤差更是不在話下。

面試的出席人士將會是 Apple、其律師、傳譯員和入境處職員(也就是面試官)。Apple 有可能(可能性並不大)可以邀請證人出席面試,以證實其證詞。在這個可以長達一整天的面試期間,你很明顯能看出面試官在期待些怎樣的答案──這也能從申請表格的問題中看出來(申請表格可以在網上找到)。而在面試後幾個月,入境處將會宣佈他們的裁決。

之前說過,香港入境處審批庇護聲請比哈佛大學收生更為嚴格;因此,Apple 的聲請是是有很大機會被拒絕的。庇護聲請被拒後,Apple 可以將個案上訴至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免遣返聲請呈請辦事處(這是保安局監督的一個部門)。就我個人經驗而言,即使入境處不時作出錯誤的決定,但他們其實也沒有多少決定權;反而保安局的這些委員,才是真正的「壞人」。

圖/Hong Kong Refugee Union


這是一個無望而黑暗的制度

Apple 的個案基本上一定會被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免遣返聲請呈請辦事處拒絕。事到如今,她不會再獲得任何與自己個案相關的資訊。反之,她將被告知其個案己審批完結,而她將被拘留──這是不少尋求庇護者曾經歷過的事,也有人因此被遣返至本國。

只有少部分人知道,他們可以就這個決定再一次上訴至高等法院。他們會先申請離境,如獲接納,法院就會正式審理這個個案。

到目前為止,USM 這個只運作三年的機制仍未有任何個案被上訴至高等法院;也因此,我無法清楚說明這個機制如何運作(請在留言告訴我你們在高等法院的經驗)。然而,在長年累月的審核過程中,有些尋求庇護者對回國的恐懼會稍微降低;他們可以選擇自願離境──入境處數據顯示不少人會作出這個選擇。而假如 Apple 有幸成為那成功獲批的 99 個人之一,她的個案將被轉介至聯合國難民署,安排到第三國安置。

當然,所謂的安置也絕非承諾;但如果她成功獲批,Apple 必須要等待一至兩年時間,才會得到她的正式安置方案。這些人中,大部分會被送往美國。而有見現時美國的社會環境,尋求庇護者(特別是穆斯林難民)的新生活也不見得容易。

總而言之,香港對難民的審核制度不但非常繁複,當中更存在不少剝削尋求庇護者知情權的問題。而香港入境事務處更不斷利用機制的不透明程序,抽取庇護聲請者的資料、拘留不該被拘留的人士......。

這根本就是一個無望而黑暗的制度。

(文:Innocent Mutanga,譯者:黃雅蓉,本文原標題為《難民 101:了解在港難民》)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Hong Kong Refugee Union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