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何德何能,能為她們的勇敢和團結「評分」?──DWEP香港移工運動大會現場:「不論輸贏,今天我們在一起!」

我何德何能,能為她們的勇敢和團結「評分」?──DWEP香港移工運動大會現場:「不論輸贏,今天我們在一起!」

當我抵達香港舂坎角海灘之前,就感受到遠處陣陣歡呼和歌聲所帶來,喜悅和興奮的氣息。

我看見在豔陽下,一群外籍移工,興奮地為啦啦隊比賽練習,她們熟練而開心地跳著已準備將近一個月的舞蹈──因為注重環境永續發展,她們身上穿著運用回收材料製作的服裝,展現出她們的創意。
 
這天,香港有將近 300 位外籍移工齊聚此地,參與了 Domestic Worker Empowerment Program(DWEP)策劃的運動大賽。整個活動持續一整天,包含了「選美」比賽、啦啦隊競賽和田徑等項目。

DWEP 的創辦人 Miguel Mike Manio 在致詞時說道:「這不僅僅是個運動比賽,更重要的是團結合作,支持彼此並互相交流。」
 
我獨自來到這場運動比賽,懷著計畫希望能記錄整個事件,但它帶給我的感動遠遠大於我的期望──當參賽者開始齊聲唱起菲律賓國歌(本次活動以菲律賓籍移工佔絕大多數,亦有少數印尼移工)時,我深深感受到這個活動隱藏著巨大能量──而這股能量,源自於她們的快樂。
 
「香港雖是個小小的島,但卻充滿著多元的價值觀。問問街上的人,他們會給你對於成功和人生截然不同的想法。」來自法國的交換生 Guillaume 對我說。

基於想要了解香港光鮮亮麗的外表底下的真實面貌,他特地花了將近兩個小時才從中文大學來到這,參與外籍移工的活動,與這個佔香港總人口數 5%,卻普遍被冷漠對待的族群互動。 


 
何德何能,我能為她們「評分」? 
 
Guillaume 和我,負責為選美項目和啦啦隊比賽評分。

「我對於我們在做的評分,感到有點不自在,」他對我說。我告訴他我也這麼覺得。當六位參賽者在自我介紹、展現才藝、談論環境保育和女性主義等議題時,我逐漸了解到我的不自在源自於:我何德何能,參與了這次運動大賽?並握有評價參賽者優劣的特權?我憑什麼去打擾整個活動,去為一群努力練習許久,想為自己族群發言的女性們打分數?

我的不自在,源自於害怕自己外來人身分的參與會干涉這場活動,她們才是整個活動的主角,她們是活動的亮點,值得所有人讚揚的焦點。

然而,就算我是個局外人,她們仍以微笑接受我,彷彿我是她們認識許久的朋友。
 
回首來時路,三年前我以台灣人的身分求學於香港,因為外來身分,讓我在香港總覺得格格不入。居久之後當我回到家鄉,又感受到重新適應環境的困難

這些年來也曾到過一些國家,雖居留時間不定,但身為一個「局外人」,和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交流,總讓我有種需要突破困境,儘速融入該族群的憧憬。

但今天的活動,卻又讓我重新了解到,當個「局外人」其實是種特權。我感謝自己能夠參加這場活動,受邀成為「評審」──但我把字己的角色定位為熱切的「觀眾」。在這裡,我看見外籍移工們在競賽中活出自己的驕傲,她們才是這場活動中真正的主角。
 
她們對於比賽的投入感動了我。在十月天還豔陽高照的日子,我可以想像在沙灘上奔跑是多麼困難,有時眼睛被陽光曬得睜不開。田徑比賽時,參賽者多次被凹凸不平的沙堆絆倒,但她們仍不屈地站了起來,昂然向前跑。

「不管贏或輸,今天我們團結在一起」

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阻擋她們,因為比起贏得這個社會所定義的成功,有種更強大的信念驅使著她們。


 
我看見她們,經過忙碌的整週工作後,在唯一的假日中感到真正的快樂──環繞在身邊的是在你跌倒時會扶你起身、在你失敗時為你喝彩的朋友,團結的氛圍,讓這個活動,帶來的是遠比個人勝負更崇高的意義。

更重要的是,我理解到這場活動,就如同人生一般,沒有所謂的輸贏,只有不斷堅持,去挑戰所有你曾經認為自己不可能達到的事物。
 
「We came here as one」其中一個參賽者 Kay 對我說,「不管贏或是輸,我們都會團結在一起,因為我們是一個群體。」不管來自何方,人人都在找尋一種歸屬感,而今天,本來就不只是一場運動競賽。
 
「這是關於如何互相合作和尊重彼此。」另一個參賽者 Joan 對我說。
 
相對的是,當談論到種族和國籍時,截然不同的主張,常讓香港呈現一個分裂頗深的城市,不同背景的人之間,也時常缺乏互動和尊重。

但至少,今天在舂坎角海灘,一群旅居香港的外國人愜意地在沙灘上享受家庭時光;本地學生在海邊進行他們的社團活動;移工們在參與跑步競賽。
 
大家都在同個地方,擁有著完全不同的生活,卻彼此相安無事、和平共處,這裡依舊是香港。

如果我們能突破這些價值觀的侷限,重新認識這社會,我想這個社會將有另番面貌──而我今天在活動裡看到的,是合作和快樂所帶來的凝聚。
 
這些外籍移工無可否認的,都是今天活動的勝利者──她們離家千里,為了仍在困窮家鄉中的親人,堅強地在外地打拚,苦淚皆往肚子裡吞,因為她們相信只要不放棄,再艱難的日子也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雖然香港大眾仍將她們歸類為「家庭幫傭」或是「外籍移工」,但她們人人都有夢想,都有自己的故事要說,而我何其榮幸,能夠見證這群讓人敬佩的女性,是如何地彼此合作,並建立起一個彼此相互支持的網絡,用堅毅的微笑來面對眼前的困境。

備註:本文原刊載於換日線合作夥伴《流浪之聲 The Wandering Voice》,授權換日線重新編輯後刊登,原標題為:〈「We Are One」: 讓外籍移工團結合一的運動大會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DWEP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