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直擊】「外傭假日群聚,影響市民生活與公共衛生」──如果少了「外人」,香港能應付嗎?

【現場直擊】「外傭假日群聚,影響市民生活與公共衛生」──如果少了「外人」,香港能應付嗎?

據官方統計,香港在 2016 年有逾 35 萬名左右的外籍移工,佔總人口的近 5%,為香港家庭帶來不可或缺的照護。然而在這裡,他們的身份時常成為媒體和政治人物的標靶。

對許多人而言,5 月 27 日只是個平凡而炎熱的星期日,但對於不同國籍的移工組織而言,他們將走上街頭,抗議在立法院會議上的歧視性言論。

「每逢假日,各公園和行人天橋等公眾地方都有大批外傭聚集,因此影響市民日常生活和公眾地方的環境衛生⋯⋯此問題已存在多年,並有惡化趨勢。」香港議員容海恩如此說道

圖/流浪之聲   提供

在說出這番言論的前提下,這位議員想必不曾親自在星期日走向人潮聚集的中環和銅鑼灣,試著和移工互動聊天;也未曾思索過為何移工們要在假日聚集於公共區域。

香港十分缺乏公共空間,市區居民每人平均只有 2.7 至 2.8 平方米的休憩用地,遠較其他亞洲城市如東京、首爾、新加坡的 5.8 至 7.6 平方米為低。

想像一下,如果你離鄉背井來到異鄉,在一週中唯一的假期──星期日,得以離開雇主家,和朋友相聚,做自己想做的事,你能去哪裡?

在這次遊行中,我們訪問了移工、香港年輕人和遊行發起人,希望帶來主流媒體報導以外的不同觀點。

「移工帶來社會問題」──那如果沒有移工呢?

 
影片/流浪之聲

亞洲移居人士聯盟(Asian Migrants’ Coordinating Body)發言人 Eman Villanueva 說,容議員本身的言論是有問題的,她針對特定的族群──菲律賓和印尼籍等移工,強調她們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卻完全沒有提到,到了夜晚或假日,來自中上階層的菁英群聚中環酒吧和夜店,留下杯盤狼藉和散落一地的垃圾,所造成的環境問題。

「如果移工是個問題,香港政府應該停止輸入移工人口。」Eman 說。但事實上,由於香港老化人口,在未來 2、30 年政府還計劃引進 20 萬左右的移工,因為她們能為香港雙薪家庭提供必要的服務──家庭照護。

容議員沒有提到的是,每年外籍移工為香港的經濟貢獻將近 20 億港幣,更別提因他們的付出,許多雇主才得以投入職場,其所扮演的角色,之於香港經濟可說是不可或缺。

圖/流浪之聲   提供

誰才是「香港人」?

 
影片/流浪之聲

「我很失望一個代表人民的立法會是如此不了解香港的情況。」熱衷於社會運動的曉欣說道。

在香港多元的社會中,各個族群間並沒有太大的交流互動,在這個情況下,政治人物和媒體往往扭曲事實,許多偏見因此根深蒂固。

在議員的言論底下,無論歧視的是種族、階層、還是職業,都是根植於始終沒把移工當作香港一份子的心態;卻忽略了生活在香港的他們,和大家一樣有權利使用公共空間、有自由在假日選擇他們想去的地方。

Tuloy Ang Laban:我們的共同責任

 
影片/流浪之聲

Jhovhie 的衣服上寫著大大的標語 Tuloy Ang Laban,意味著人們會持續抗爭,當人們團結就不會被打敗。

每逢星期日,如果在中環走上一趟,我們會看見許多移工團體為不同的目標:例如環境保育、性別平等、勞工權益和文化等規劃不同活動。同樣的,我們也會遇見許多移工利用假日去從事不同活動,甚至是進修碩士課程。

而當你主動和他們交流,她們會熱情的歡迎你的加入。

在香港這個看似分歧的社會中,生活在這裡的我們卻有一個共同點──在這個步調緊湊的城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難要面對,無論是在生活、社會或是政治上,我們都在抗爭。

或許就如 Jhovhie 所說的,當人們團結就不會被打敗,在這次遊行中參與的不僅是移工,還有本地人。或許有一天在香港生活的每一個人都能明白,我們關心彼此,是因為我們有責任把香港變得更好,變成一個我們想要生活的樣子。

圖/流浪之聲   提供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流浪之聲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