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靠自學、「垃圾變禮服」的時裝設計師 Elphie,教會我樂觀擁抱生命的無限可能

全部靠自學、「垃圾變禮服」的時裝設計師 Elphie,教會我樂觀擁抱生命的無限可能

文:趙悅典

當我第一次聽人說起 Elpie 的時候,我以為她會是一位幹練、時尚並且年輕的女士,因為在我的印象中,所有的服裝設計師都應該是這樣的。但當我第一次見到 Elpie 的時候,我就感受到了她獨特的魅力。這種魅力超越了年齡與國界的限制,是完全不能夠被某種身份、某種職業所定義的。

60 歲的服裝設計師,「垃圾」變「黃金」

Elpie 今年 60 歲,但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年輕許多,她說話的聲音非常地輕柔,臉上總是帶著和藹的微笑。她來香港工作已經將近 20 年了,在此之前她還曾經在埃及和斯里蘭卡工作過。

每周周日,她都會和她的菲律賓朋友們一起來到中環 IFC 天橋的下面,在那兒共同度過每周的唯──個休息日。自 1997 年來,菲律賓籍的外來務工人員就已獲準於周日使用該區域。他們會在那兒聊天、唱歌、聚餐⋯⋯。

然而,不同於其他來自菲律賓的外籍僱工,Elpie 總是會帶著她的「工作」來到那兒,在她的朋友們聚在一起談笑時,默默地坐在旁邊微笑地一邊聽著,一邊進行她手頭上的工作。有時她會用毛線編織一些美麗的枕套和裝飾品,有時她會用肥皂雕刻一些栩栩如生的鮮花,但她最廣為人知的作品,是用回收的廢舊物品做成的各種各樣優雅美麗的禮服。

在我和 Elpie 共度的 3 個周末裡,我有幸看到了她所創造的 4 套不同材料、不同款式、不同風格的禮服:一件是用黑色的塑料袋和飲料瓶蓋制成的,一件是用白色的大米包裝袋制成的,一件是用藍色的塑料布打底、用閃閃發光的易拉罐拉環裝飾而成的,還有一件是用數百個速溶咖啡袋子一個一個粘貼在一起組合而成的。

當 Elpie 坐在天橋下制作新的禮服的時候,時不時就會有她的朋友們驚喜地過來對她說:「請讓我試試這一件,它真的是太美了!」如果不是近距離親眼看到、親手觸碰的話,我真的很難相信這些令人搖曳生姿的美麗衣裳,都是從人們日常拋棄的「垃圾」中脫胎換骨而來的。

從未受過正規訓練,靈感來源自生活

上一周,Elpie 開始了一件新的禮服的設計,這件禮服的原材料來自從我們學校的各個餐廳收集來的吸管和塑料餐具。她使用了一種很精妙的編織方法,使這些吸管和繩子組合成了網格形狀鏤空的裙子。當我問起她,她是怎麽想到這麽棒的設計的時候,她笑著回答我說,她從來沒有正式的接受過服裝設計的訓練,所有的這些禮服,都是來源於她的日常生活中的靈感。

其實Elpie開始用回收材料制作禮服也是出於一個偶然的契機。在香港的菲律賓籍外籍僱工當中,有時會舉辦一些選美比賽,幾年前,Elpie 的一個朋友想去參加比賽,於是請 Elpie 幫她設計一件獨一無二的禮服。

Elpie 想到了日常被人們忽略的「垃圾」,因為這種材料隨處可見,而且也省去了購買原材料的花費。她自己動手設計、裁剪、縫紉了那件禮服,最後她的朋友穿著她設計的處女作贏得了選美比賽的冠軍。

不論順逆,不曾失去生命的熱情

在我聆聽 Elpie 的故事時,時常會對她的人生經歷感到驚嘆。她對這個世界有這強烈的好奇心,這種美好的動力催促著她不斷的學習。

她時常對我說:「當我還不會園藝的時候,有一次,我看到其他人在做園藝,於是我對自己說『既然他會,那我也可以學會的!』於是看著他,記住了他的動作,後來,經過我自己的嘗試,我就真的掌握了園藝的技能。」

她就這樣通過自學學會了烹飪很多地方的特色食物、學會了埃及的編織技巧、學會了雕刻、學會了設計⋯⋯她從來不因為自己的職業而妄自菲薄,相反的,她非常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和善的雇主、幸福的家庭和健康的身體。

即使是在幾年前被診斷出患有乳腺癌的時候,她也不曾失去過對生活的熱情。雖然她看起來只是一位瘦小而且和藹的女士,但她對樂觀、堅強、向上的生活態度卻使得她成為了與眾不同的那個人。

不久之後,她就會要離開香港,去菲律賓完成她的夢想──開一家屬於自己的餐廳,在那裡為人們供應世界各地的特色美食,還要在餐廳裡擺放她自己設計的裝飾品。她邀請我到時去菲律賓旅行,並且到她的餐廳去參觀。

我想,我一定會去的。

想幫助他人,卻成為受啟發的那一個

能夠認識 Elpie,我感到非常的幸運。不僅僅是因為我可以親眼見證一件又一件美麗的服裝在她手下被製成的過程,更因為我從她身上學習到的許多珍貴的品質。起初,我抱著要「幫助他人」的心態,參加了「流浪者之聲」的項目,但現在看來,在這段時間卻是我受益良多。

《論語》裡有這樣一句話:「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在有限的人生裏,希望我也可以像 Elpie 一樣,勇敢地用有限的人生創造無限的價值。

《關於作者》
趙悅典
就讀於香港大學工程學系,喜歡寫作、旅遊和閱讀。覺得人生最美好的事是能夠與他人分享故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流浪之聲 提供

我們都是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