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1460天,環遊世界一整圈──從沒想過會踏上的旅程,徹底改變了我的生命

流浪1460天,環遊世界一整圈──從沒想過會踏上的旅程,徹底改變了我的生命

2012 年 10 月,離開了台灣,搭上飛往澳洲的班機,下定決心開始打工游牧的生活。
2014 年 10 月,離開了澳洲,懷著對世界的好奇心,邁出環遊世界之旅的第一步。

1460 天的環遊世界流浪之旅,從來沒想過它會出現在我的人生裡──原本只是想到紐西蘭打工度假,豈知餅愈畫愈大,打工度假竟成了浪跡天涯──經過再三考慮,決定放棄紐西蘭,先行前往澳洲工作,賺取旅費。

我沒有富爸爸富媽媽,也沒有什麼傲人的多國語言能力,但當雙腳踏上了流浪路,便再也無法停止。

這一趟深深改變我人生的漫長旅行,是怎麼開始的呢?

當夢想開始模糊起來──我究竟要做什麼?

大學四年級時,開始認真思考未來。有些朋友著手準備攻讀研究所;有些朋友開始考取證照;有些朋友則準備繼承家業⋯⋯我,究竟要做什麼?

先想想自己小時候的夢想──或許是因為家庭的影響,我曾想當名公務員、也想過當位科學家或是發明家。

但隨著年紀增長,夢想漸漸地模糊了起來,開始懷疑自己的可能性,也開始懷疑自己跟隨社會前進的道路......這真的是我要的未來嗎?難不成畢業後,真的還要延續這社會給予的「人生模組」:出生→讀書→工作→結婚→生子→衰老死亡?

曾經對這些想法深信不疑的我,猶豫了。

想到大三的時候,姊姊做出一個當時外人眼中「特別的決定」:她背起背包,便前往紐西蘭打工度假長達一年。對當時的我來說,她的「出走」,是相當特別的啟發:家裡從來沒有人離開那麼久,頂多父母偶爾出差個幾天。而自己在外地讀書,一個多月至少也會返家一次。但姊姊這一去,就是十個月。之後聽她回家訴說著旅途中的種種,或許彼時在我心底深處,已種下了遠行的種子。

一趟台灣環島之旅,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富足

於是在大學畢業典禮前,我有了一個念頭,想要單車環島一週,更仔細地認識這片土地。

本來打算約室友一道同行,但他已經另有計畫,我決定自己一個人上路。從台北開始獨自騎車,順時鐘環島八天──第一次獨遊、第一次環島、第一次住青年旅舍、第一次與陌生人同房、第一次長時間與自己獨處。

初嘗獨遊的滋味,不僅不覺得孤獨,反而覺得新鮮、有趣與飽滿──尤其這「飽滿」的感覺,是前所未有的:透過旅程中與自己的對話,第一次感受到心靈是如此的富足,甚至有如一劑「強心針」,將內心的那些不完整、猶豫與迷惘慢慢理出了頭緒,旅途中遇到的人事物,似乎幫助我找回些許碎片,將原本心中的缺口填補起來......一旦體驗過這感覺,獨自旅行就成了戒不掉的癮頭,此時此刻,遠行的種子開始萌芽。

同年畢業之後,等待服兵役的時間相當漫長,因為對未來的日子,尚未有清楚的藍圖和雛型,亦沒特別去規劃──說好聽點是「空窗期」,說難聽點是「頹廢」。母親看在眼裡,覺得我似乎可以趁服役前去做做其他事情,加上看過姊姊赴紐西蘭打工,回來後的成長,便提議要不要一個人去日本旅行?

這想法來得很突然,卻很是時候,我馬上在一週之中開始專心研究旅行路線、做功課研究當地文化歷史,並且安排所有住宿和交通方式,隨後背起背包飛向廣島──旅行來得很突然,突然到令我訝異。第一次一個人出國,但我感到的不是恐懼,而是興奮,現在回頭仔細想想,這趟旅行,或許就是之後讓我下定決心開始流浪的「最後一根稻草」。

從澳洲出發,踏上為期四年的環球之旅

澳洲打工度假簽證結束,我如釋重負,背上那沉重卻滿載期待的背包,先是從大洋洲 > 東南亞 > 俄羅斯 > 歐洲 > 中東 > 東非 > 二訪歐洲 > 拉丁美洲,一路走向世界盡頭。

從赴澳洲打工,獨立籌措所有旅費,到準備規劃旅程、出發至旅程結束,我總共花了 1460 天,繞了地球一整圈──四年來一步一腳印的故事太多,無法一次說完,卻均深深地烙印在我心底。

那些流過的血、溢出的淚、痛過的傷、真心誠意的對待,路上結交的朋友、甚至陌生人的微笑......一切的一切,現在看來都是我生命中的七彩虹光。

一旦體驗過這樣子的流浪之旅,無論接下來的人生之路如何走,只會不斷想要擴張自己的生命經驗,繼續挖掘、探索這殘酷又美麗的世界,持續追逐生命中的飽滿感──那是有如上了癮般,戒不掉的滿足。

朋友曾經說過:「死藤水儀式,將會某種程度地改變你!」

雖然在旅途中已經喝過難喝得要命的死藤水,我還是不確定「大地之母」是否改變了我。

但有一件事我很確定:這數年的流浪中所遇到的人事物,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和對生命的態度──若是生命中有一種絕對,我想,那就是這場無怨無悔的流浪吧!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Kang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