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時事回顧】「坐在石油桶上的游牧民族」──庫德族公投,為何牽動土耳其的敏感神經?

【九月時事回顧】「坐在石油桶上的游牧民族」──庫德族公投,為何牽動土耳其的敏感神經?

伊北庫德族自治區欲辦理「獨立公投」,列強抓狂

庫德族自治區(伊拉克庫德斯坦)議會於 9 月 15 日在首府艾比爾(Erbil)開議。雖然有反對派「變革陣營(Gorran)」杯葛,現任庫德族自治政府主席巴札尼(Massoud Barzani)的「庫德民主黨(KDP)」與第三勢力「庫德愛國聯盟(PUK)」結盟,在全體 111 席議員,僅有 68 名出席的情況下,最終以 65 票通過獨立公投的決議。

表決通過後,許多議員紛紛鼓掌高唱庫德族歌曲、揮舞旗幟,並且表示:「我們為此已等待超過一百年」。

許多人認為,新一波衝突,不僅對區域穩定沒有幫助,還會削弱阿拉伯和庫德族欲逼退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的聯合軍事行動。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土耳其、伊朗等周邊國家相繼發表類似談話,西方列強如歐盟、英國也表達不認同伊北庫德族的舉措。

儘管各方壓力鋪天蓋地,但看起來庫德族自治政府是 「吃了秤砣鐵了心」,決定「玩真的」(註)

一反常態,瞬間團結的伊拉克與土耳其

土耳其、伊拉克這兩個素不和睦的國家,即使歷經 ISIS 崛起、達到巔峰、衰退三階段,在政治、軍事議題上,依舊「各懷鬼胎」,少有交集。不過,此次面對庫德族拋出的震撼彈,兩國的口徑難得一致。

伊拉克國會除了搶先一步在 9 月 12 日否決庫德族獨立公投外,也授權伊國總理「採取所有手段」,捍衛伊拉克領土的完整性。9 月 14 日,土耳其外交部對伊拉克國會否決獨立公投表示歡迎,接著警告在伊拉克半自治的庫德族若堅持要舉行獨立公投,將付出代價。

9 月 18 日,伊國最高法院應伊拉克總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要求,下令暫停伊國北部庫德族自治區的獨立公投,表示要審查是否符合憲法後,再決定是否可以執行。

此舉被視為拖延戰術,庫德族人自然是不甩此令,伊國庫德族領袖巴薩尼(Massoud Barzani)無視伊拉克的否決,強調公投是「自然權利」(Natural right),木已成舟擋也擋不住。

土耳其強化邊境控管,擴增軍事威攝力

土耳其國會在 9 月 23 日更新一項法案,允許軍方在國家安全受威脅時得以出兵,介入伊拉克、敘利亞、伊朗與土耳其接壤的邊境地區,時效自 10 月起再度延長一年。

這項法案被視為向伊拉克庫德族自治區的最後警告,一旦庫德族部隊全面進佔基爾庫克省(目前庫德武裝只控制基爾庫克市以及附近城鎮),土耳其部隊不排除出兵跨境干預。

據路透社報導,總統埃爾多安的發言人 İbrahim Kalın 在推特上推文:「公投如不取消,將造成嚴重後果。艾比爾(Erbil)必須立即避免這個可怕的錯誤,防止引發區域新危機。」土耳其總理尤迪倫(Binali Yıldırım)則表示,土耳其對預定舉行的庫德獨立公投將會在外交、政治、經濟和安全方面採取必要行動。

「庫德斯坦」:具經濟價值的「黑金城市」

一次大戰後,原先寄望能獨立建國的庫德族,從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手上分散,主要在土耳其、伊朗、伊拉克的領土,少量散居在敘利亞東北部。根據統計,時至今日,庫德族在土耳其有 1400 萬至 2000 萬人、伊朗和伊拉克分別有約 600 多萬、敘利亞則有 200 萬人。

1991 年海珊政權首次垮台,庫德族藉由聯合國劃定禁航區取得伊拉克北部庫德斯坦地區(Kurdistan)的控制權。2003 年,海珊政權徹底瓦解,庫德族與伊拉克新政府協商,取得新憲法上更大的政治權力,庫德斯坦成為伊拉克聯邦制的自治區。

然而,庫德族被稱作「坐在石油桶上的游牧民族」,其來有自,伊拉克的兩大油田產區──摩蘇爾與基爾庫克都位在北部,這兩塊「黑金」城市對於庫德族而言,是廣義的「庫德斯坦」,掌握該地形同掌握財富。

如今摩蘇爾已被伊拉克政府掌握,不屬自治區的基爾庫克卻仍在庫德族手上,這次的公投除了庫德自治區的三座省份,基爾庫克也在投票區域內,將成為兩派政治集團的交火點。

公投行為,挑動庫德族與土耳其的「舊恨新仇」

就法論法,伊北庫德族的政治權力來自伊拉克政府,因此獨立公投不論結果都只能當「參考」,可是對身為「事主」之一的土耳其來說,卻是如坐針氈。

攤開地圖,列強依照最初奧斯曼帝國的「大庫德斯坦」44 個地區劃分土耳其、伊拉克、伊朗、敘利亞的國界基礎,土耳其擁有 28 個地區,知名的城市如迪亞巴克爾(Diyarbakır)、辦過冬季世大運的艾斯倫(Erzurum)、出產雙瞳不同顏色貓種的凡城(Van)等。

一旦庫德族公投的答案是 " Yes ",難保這些以庫德族為主的地區不會起而效尤。再者,現任的庫德自治政府主席巴札尼與土耳其關係不差,巴札尼更多次持土耳其外交護照到安卡拉與埃爾多安會面。

土國在這次的爭議公投事件中雖然聲量很大,卻不直接點名巴札尼,政府所謂的「應對方案」中,經濟層面的議題也強調不會關閉邊界與實施商貿封鎖,很顯然是為雙方留下空間,也可能是一種政治信號。

總而言之,土耳其與庫德族之間的「舊恨加新仇」又多了一幕,此次公投已無路可退,也將會有個結果,這個「結果」各方怎麼看?留待下次分解!

(編按:本文為新聞整理,取材自:中央社外電、自由電子報、聯合新聞網、新華網國際在線,並以原標〈庫德族公投,牽動與土耳其的「舊恨與新仇」〉,刊於土女時代網站。)

註:可參考文茜世界周報有關庫德族的介紹報導

《關聯閱讀》
揭開底牌的時刻──伊拉克庫德獨立公投,對現時中東大國關係的啟示
齷齪的政權、列強的背叛、虛耗的內鬥──爭取獨立的庫德人在想甚麼?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 thomas koch@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