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因一場致命車禍而讓眾人激烈反對的「新交通工具」⋯⋯汽車自動化革命,為何難以逆轉?

那年,因一場致命車禍而讓眾人激烈反對的「新交通工具」⋯⋯汽車自動化革命,為何難以逆轉?

曾經,有一場致命車禍,使得一種新交通工具的未來,遭受大眾與媒體大肆批評與質疑。

不過,我說的不是日前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坦佩市(Tempe),裝有 Uber 無人車程式的 Volvo 休旅車撞死人的車禍;而是發生在西元 1830 年的那一場交通事故──在車禍中不幸身亡的,是一位英國國會議員 William Huskisson ,而當時的「新交通工具」,是火車。

有些諷刺地是,慘劇發生的場合,正好是利物浦到曼徹斯特的鐵路啟用典禮。撞死人的,還是蒸汽機發明人史蒂文生(George Stephenson)所發明的火箭號(Rocket)火車頭;開火車頭的,甚至是史蒂文生的得力助手。

永遠令人「又愛又懼」的新科技

用這一場車禍,來比對這個月發生的 Uber 無人駕駛車撞死過路人的車禍,乍看之下似乎有點不倫不類,但其實將近 200 年過去了,我們對於新科技的態度仍然總是「既愛又懼」:

一方面,我們對科技所帶來的新局面與可能性感到欣喜;但另外一方面,新科技也讓我們感到危險、困惑、畏懼、疑慮──以台灣為例,在10 多年前高鐵開始運行前,也有許多人大肆宣傳高鐵「若是出車禍,會有多恐怖」。

但麻煩的是,已經被發明出來並且廣泛應用的產品與科技,還無法將其廢止不用,回到發明前的世界:例如,在生物複製科技發明之後,即使各國紛紛立法禁止「複製人」,但仍無法避免科學家與野心家的持續嘗試

此外,包括人工智能(AI)、數位貨幣、智慧型手機乃至社群網站隱私議題⋯⋯等等。在新科技問世乃至快速被採用後,也總是伴隨著程度不一的質疑與反彈、反思聲浪。但鮮少新科技技術,會因此而被廢棄不用──直到下一個更先進且方便的技術取代它為止。

從這個角度觀察,「自動駕駛技術」不過是一直以來,科技朝向自動化發展的「不可逆」過程之一。

「無人車上路」的最大推手:各大車商

但話說回來,為什麼汽車業與高科技業者,這麼急著讓無人駕駛汽車上路?這就要先講到汽車業者,一直以來希望擺脫的,兩個影響汽車銷售的「最大變數」:油價,與駕駛人。

放眼今日全球各大規模龐大,但毛利並不高的車廠(其實我想它們大概也都希望能像麥當勞在美國一樣,光靠著房地產──而不是漢堡薯條──就能賺大錢),主要的營收來源是汽車銷售、汽車零件與汽車貸款。但除了極少數業界頂尖、規模相對小的車商外,隨著彼此競爭,大車商的獲利率都在降低:

以 1990 年代末期的估計,以美國當地售價,每賣出一輛日本車,車廠只能賺將近 1,000 美元出頭;美國車更慘,可能只有數百美元;也因此汽車產業對於結盟合併、併購、共用零件與裁員都非常有興趣──因為這些都是節省它們成本的方式。

節流之外,當然也要開源:也因此,近年來各大車廠不斷衝高銷售量,以競逐「世界最大車廠」的頭銜:隨著「賣得更多」,也藉此分攤高額的開發與行銷成本。

但是這個頭銜就像魔戒一樣──先後獲得了這個頭銜的「豐田」(Toyota)與「福斯」(Volkswagen)兩家大車廠,都爆出為了獲得這項榮耀,導致嚴重、致命的品質問題;或是排放數據資料造假的醜聞。

而為了賣出更多的車輛,用業界的說法來說,首先要脫鉤(decoupling)的,就是直接影響消費者購車意願的「燃油價格」;也因此,近年來各大車廠紛紛投入所費不貲的電動車開發,希望不再讓汽車銷售量被國際油價所影響,同時還可以符合各國越來越嚴格的廢氣排放標準規定,打響自家車廠環保的名聲。

這樣的競爭、包括後續對無人駕駛技術的研發,對各大車廠來說更有一個額外的好處:讓資本不夠的小型車廠與大型車廠間的「技術差距」更加巨大,無法進入先進國家市場,更加有可能被淘汰。

圖/Scharfsinn@Shutterstock

「人口老化、年輕族群買氣下滑」趨勢下,與駕駛人「脫鉤」的策略

在此同時,各大車廠面臨的另一個問題,是在先進國家市場的汽車銷售量停滯,甚至有下滑的趨勢:

原因是一方面,先進國家多擁有更為完善的大眾捷運系統,甚至對汽車的使用多所侷限(例如倫敦與許多歐美城市的週一至週五,分別限制不同車牌號碼進入市區的政策),降低了汽車的使用量與意願;另外一方面,先進國家除了美國以外,都有程度不一的「人口老化」、「生育率降低」的趨勢:老年人開車常被質疑可能有危險;而年輕人買車、開車的比率卻也年年下滑──因為越來越少人養得起車,越來越多人日益「居家」。

貧富差距加大的問題之一,就是有錢能消費的族群日益減少(並且傾向購買頂級、小眾的超級跑車、豪華房車等);各大車廠的成長與盈利,也因此轉向以下兩個策略:一為收購服務金字塔頂端客層的超跑製造商(或自行研發);二為將市場重心移轉至發展中國家。

但這樣的趨勢,加上科技的演變與高科技業進軍汽車業的挑戰,也使得汽車業界開始思考:是否能夠透過「脫鉤」駕駛者,達到賣出更多車的目的?(例如讓相對富裕的高齡世代購買無人車;或與新興市場的政府合作,結合基礎建設,推出無人車的公共運輸系統⋯⋯等)

而高科技業希望切入無人駕駛車市場,則是企圖延伸網路與 AI 科技的可能性,搶下業界先機,以達成擴張各自企業規模的目的。

其實,自動駕駛科技不限於一般私人轎車:事實上,在今年 2 月,Starsky Robotics 這間公司,就第一次在實際道路上測試過無人卡車──由 80 英里外的駕駛遙控,在佛羅里達郊區開了 7 英里。若是能用無人駕駛替代專業駕駛,那麼未來貨運、公車與長途巴士等業界,都可以省下大量人事成本──這對業者而言,當然也是另一個重要的商機,尤其是在物流嚴重倚賴大型卡車的中國、美國與歐洲。

不可逆的「自動化」趨勢

此外,人類科技的發展史,其實就是一連串的「機械化」與「自動化」過程:從蒸汽機與紡織機,到洗衣機、瓦斯爐、微波爐這些簡化家事的工具,乃至計算機與電腦──越來越多的時間被釋放,也有越來越多的工作被替代簡化、技能被替代。

例如:POS 系統逐漸替代了傳統的「店老闆」功能,與所謂 over the counter 臨櫃交易的功能──由過去「店老闆壟斷一切知識」的交易方式,變成任何一個三歲小孩都可以刷條碼──也因此,店員不必再花精神去記得店中千百種商品的品質與價格;此外,自動倉儲也逐漸替代了堆高機與倉管人員,現代員工不再普遍需要「堆產品紙箱」的技術。

又如約 50 多年前,台南一位名企業家要找司機,一位家母的親戚「雀屏中選」得以勝出,只因為他會修車──當年的汽車品質可想而知,也因此使得修車成為當時專業司機的「必備技能」。反觀現在,路上的計程車司機,自己會修車的有幾個人?生產製程的自動化,促進了汽車品質的提高,也使得每個駕駛人不需要都得先學會修車,才能上路。

自動駕駛也是如此──它將使一直以來強調「駕車樂趣」與「性能」的汽車行銷方式,產生根本性的變化:未來,我們反而會看到越來越多的報告與廣告,告訴我們自動駕駛的安全性,例如「人駕非常危險不可靠,會因撿手機撿飲料、跟乘客吵架分神、或因人變老而把煞車踩成油門」;「疲勞駕駛與酒駕不再是問題」;又或著是「只需輕鬆上車,規劃好目的地後,就可以盡情享受沿路風景、與家人朋友聊天、倒頭就睡、或是趁機完成作業或工作,小酌一番、偷情溫存片刻(正所謂「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而完全不需管駕駛或停車這種瑣事,這樣的生活有多便利啊!」⋯⋯等等。

甚至,即使你是色盲、盲人、肢障者、高齡者,或是單純不敢開車上路的人,也都可以去「替自己買台車」,拓展你的行動自由,不須被身心條件所限制。車輛的潛在市場,更可能瞬間擴大許多。

當然,新科技也必然引來法律和道德層面的爭議

從上述的所有分析中看來,在不遠的未來,「自動汽車、自駕汽車」(至少具有自動駕駛功能),似乎已是從「手排車」到「自排車」般,必然來臨的趨勢。

但當然,這樣的科技除了將會引發產業界一連串的革命,也會帶來一連串的相關法律層面,乃至於道德層面的爭議:

對汽車使用者來說,好處可能是未來車上乘客的法律責任降低了──因為大家會覺得「車廠」與「汽車軟體開發商」,應當負起行車安全絕大部分的責任;但車商、軟體廠商將會持續面臨一連串的質疑,例如:「在車禍不可避免時,應當以車上乘客安全為重?還是以可能被撞到的人或動物安全為重?」這樣的道德問題。

Uber 無人自駕車。圖/steve52@Shutterstock

其實,每當有新科技誕生,西方哲學家與社會學者,總是會提出許多尖銳的相關道德問題,要求企業、科學家與政府回應;相較之下,近代東方人或許由於長期受到西方(美國)科技霸權影響,如果「無涉自身利益」,反而對科技發展,多採取樂觀其成的態度。(話說今日東方的眾多「道德家」與「大儒」、「公知」,似乎也比較少在管現在與未來的科技,會有哪一些後果與效應,而比較喜歡對現在的年輕人指指點點。)

此外,另一個更實際的衝擊,可能是許許多多的計程車、公車與卡車司機,都即將面臨失業危機──即使從過去紡織業的演進歷史告訴我們,在工業革命後,仍有眾多紡織工還是找到了其他的工作,但自動化的大趨勢,必定還是會使越來越多的「人」無法適應,難以找到其他工作。

更深層的關注點是,當「自動化」的科技趨勢持續演進下去,對社會學、政治學甚至哲學,也勢必產生巨大衝擊:當人類不再與勞動(工作)有密切關係,那麼人類的價值是甚麼?

資本消費主義給的答案,是人類的價值在於「創造與消費」,而非「生產與勞動」。也許正因如此,近年來圖文創作、軟體與影視動漫等創意產業大為興盛,部分國家也開始有著「最低所得制」的討論或試行。

總結來說:正如筆者前面所提到,「自動車」其實與所有重要科技革新一樣,一旦發明之後,就難以被「封印」──到最後我們能做的,就是不斷地適應新科技所帶來的新世界。

例如對於個人而言,我們必然需要更活潑多元的教育、終身學習的動機與能力,學校更不能再聚焦於教導「早已無用」或「即將失效」的技能上,而是讓學生們具有「學習如何學習」的能力,才能提早適應未來不可逆的各項新趨勢。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Sebastien DURAND@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