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還在看衰台灣?】文創影視篇(一):那些發生在「韓流橫掃全球」、「台灣市場太小」前的事

【你為什麼還在看衰台灣?】文創影視篇(一):那些發生在「韓流橫掃全球」、「台灣市場太小」前的事

在本文開始前,首先要補充一下:

筆者在前文〈【你為什麼還在看衰台灣?】(台商篇)〉中沒有提到的是,其實台灣還有其他「外國大眾常能看見」的品牌,其中,以交通運輸業堪為代表──

像是貨櫃上常能見到的 EVERGREEN(長榮)、YANG MING(陽明)與 WANHAI(萬海),均是國際上規模甚大,且十分知名的航運公司。(編按:關於台灣的海運業發展,可參考〈【國際篇】四面環海的台灣、不輸全球的產業,卻被社會忽視遺忘的「海洋人才」們〉與系列文章);以及國際機場不時出現的 EVA(長榮航空)與 China Airline(華航)。

還記得過去出差或到國外旅遊,回台時若是搭承長榮航空的班機,一聽見機上交響樂版的「望春風」,吃到(其實口味不怎麼樣的)稀飯,總會神奇地感覺到自己倏然放鬆不少,一股離家已近的感覺湧上心頭。

只是,即使像這樣印在航空客機與貨櫃、商船上的巨大商標,也常會讓人搞不清楚它們的國籍──就像不只一次有外國友人告訴我,他們一直以為 China Airline 是中國的航空公司。

然而,像「望春風」這樣的一首歌曲,就沒有這樣的問題──至少它總能讓我以及其他許多台灣遊子,立刻感覺心安、認出代表「台灣」味道的音符──這,就是音樂的力量,也就是今天這篇文章,所要談的「台灣文創影視娛樂產業」:

「終於來到『 F4 』的國度!」近年曾風靡東亞的文創影視娛樂

圖/可米瑞智文化傳播事業有限公司


相較於前文所提及,大部分都「躲在幕後」為國際大廠代工,或生產零組件的台灣製造業,台灣的文化創意影視娛樂產業,長久以來都在國外代表著台灣的多元文化與價值觀,並讓許多外國人因此對台灣有了初步的認識──即使他們一直以來,都在使用台灣產品而不自知。

幾個月前,一位 30 出頭的印尼友人來台灣參加國際會議,並且在會議中擔任主講人。在聚會中,她略帶嬌羞地和我聊起,當她接到邀請,知道可以來台時,其實心中「小鹿亂撞」,因為:「我終於可以來這個『F4』的國度了;搞不好,還可以在街上遇到他們呢!」

她說,當她還是少女時,那時「F4」可是由日本韓國到菲律賓、印尼、泰國、新加坡,共通的偶像語言呢!

當然,她指的是因 2001 年台劇《流星花園》而順勢成立,紅透東亞的那個台灣男子團體;而不是日本原版漫畫中《花樣男子》(花より男子,中譯流星花園)的主角們,與後來由日本少年偶像團體「嵐」主演的「真人版日劇」主角群──雖然我很不好意思地對她承認,我對他們的了解,其實跟對我鍵盤上 F4 鍵的認識,其實差不了多少⋯⋯。

而在 2015 年拍攝,記錄新加坡當地「新謠」發展過程的紀錄片《我們唱著的歌》中,一開頭就用孫燕姿與林俊傑在台灣獲得金曲獎的畫面,帶出台灣的台語歌曲與之後的民謠,是如何讓當年所謂的「南洋」星馬地區華人,能夠透過這些歌曲,維持與己身語言及文化的連結,甚至創造出新的、屬於新加坡自己的歌謠。

讓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片中幾位星馬音樂人都強調,台灣的音樂與文學,對他們的影響;同時他們也慨嘆,為何台灣的目光永遠看向美日中國,卻很少轉頭,往離自己更接近的東南亞看?

從「F4」其實最早源於日本漫畫,最後台灣的 F4 卻在日本武道館開唱;到激發了「新謠」誕生的台灣歌曲,本身也受到日本曲風以及中國影響⋯⋯此外還有無數的例子,在在都顯現出「文化產業」與「傳統製造業」不同的地方:

外來的文化產品,能夠激發本土創意文化產品的生產,而只要融合在地的新特色、或表現得更加精緻,消費者的接受度往往遠比「山寨」一樣硬體產品要來得高,甚至還可能回銷至原創意來源地,與其他市場。

不管是林俊傑孫燕姿,或是印度寶萊塢電影;相較於製造業產品的排他性與市場獨佔性,文化產品更「活」,也更容易與其他產品共享舞台,競合一個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珍貴的市場──那就是全世界人們的眼球與時間。

當然不只「F4」──台灣文創影視娛樂產業,歷史淵遠流長

「文創」在這幾年在台灣很「夯」,甚至已是被用爛的一個形容詞──從各種小飾品、小吃攤到旅館、商場、建案⋯⋯都可以動輒掛上「文創」兩字,來營造自己的形象,便能看出其氾濫的程度。

終究「有機放養山雞鮮蛋餅佐現煎陽光海岸現撈精美生蚵」在我們這生來就易屈服在華麗辭藻下的腦袋裡,聽來彷彿就是比「蚵仔煎」要來得誘人。

但其實,台灣的文化娛樂產業,遠比小小的「文創」兩字要來得淵遠流長、偉大與國際化得多:

除了前述至今仍讓日韓與東南亞劇迷念念不忘的 F4 、去年才於北美巡迴公演,大家熟知的「五月天」外,台灣的影視娛樂產業,其實曾經長期在中國與東南亞佔有強勢地位──

三立八點檔一家人劇照。圖/一家人 臉書專頁


一直到今日,三立與民視的台語連續劇,仍是眾多東南亞與中國南部閩南語族群最重要的娛樂之一。而這,其實是延續了過去歌仔戲在台灣與東南亞的熱潮。

許多年長的歌仔戲演員,至今仍津津樂道 1950 、 60 年代在所謂的「南洋」公演時,東南亞富有的華人「迷婆迷媽」,總是毫不吝嗇地將金鍊、金戒指往舞台上扔,「讓舞台上金子多到得用掃的!」他們回國時,還得千方百計將金飾藏起來──因為當年的黨國體制,會強迫沒收這些金飾。

相較之下,現在宅宅動漫迷花個幾十萬買動漫周邊,或是去烤漆一台「痛車」,以瘋迷程度來說,真算是「小兒科」加上「小巫見大巫」;最可憐是,不少當年也同樣「瘋迷」過的長輩們,現在卻化身道德之士,出來「嘴」宅宅們⋯⋯。

言歸正傳,重點是,全世界也就只有台灣,有這麼多「台語製作」的戲劇與歌曲,可以讓由福建南部到星馬的閩南族群享受到最新、最多樣化的娛樂:從日治時代鄧雨賢的傳統歌謠,到現代《閃靈樂團》的黑金屬(Black Metal)與《滅火器》的龐克(Punk)樂風;從「歌仔戲」、「金光布袋戲」到「娘家」⋯⋯都是例子。

鄧雨賢肖像。圖/Wikipedia@ Luo Fang-mei  CC BY 3.0


而在客語創作方面,也只有台灣有林生祥這樣著名的歌手,以及客家戲劇,能夠讓全世界的客家族群,享受到現代新的娛樂。

圖片中央拿月琴者為林生祥。圖/生祥樂隊 臉書專頁


那些發生在「韓流橫掃全球」、「台灣市場太小」前的事

近年來,韓劇、韓流、K—POP⋯⋯似乎橫掃全世界,讓我們忘記了,其實台灣的影視產業,向來都是在各方競爭中,殺出重圍,並且在東亞、東南亞市場,有著顯著成績的:

例如,「台灣偶像劇」在 1990 年代到 2000 年代初,風靡過全東亞──上述的《流星花園》就是一個高潮,即使它是改編自日本漫畫。

再往前推一點,在 1990 年代中,隨著「第四台」(有線電視)興起,讓製作精美的「日劇」造成旋風,從相對小眾的錄影帶市場,跳進台灣家家戶戶的電視螢幕中,代替了已經疲軟的港劇,成為年輕人的最愛──此時效法日劇所產生、並嘗試與之分庭抗禮的,就是台灣當年的「偶像劇」。

再早一些,在 1980 年代中由古龍的《楚留香》,與一連串金庸小說改編而成的「武俠劇」所領導的「港劇風潮」中,也有像《星星知我心》這樣的台劇,與其一較高下。

台視連續劇《星星知我心》主要演員合照。圖/《中央月刊》第 16 卷第 1 期封面(原圖為彩色)


此外,90年代前後,台灣由瓊瑤小說所改編的「八點檔連續劇」與自製拍攝的武俠劇,也曾經瘋狂橫掃港台與東南亞。例如一直到最近,1993 年首播的《包青天》一劇,都還在東南亞各國與中國的頻道上重播;即使在韓國,在韓劇盛行之前,台灣偶像劇在當地也曾經獨領風騷過;至今台灣的青春校園片像是《我的少女時代》,也在韓國頗受歡迎,有超過 40 萬人次以上的票房。

圖/我的少女時代 臉書專頁


台灣的影視產業之外,過去台灣的流行歌曲,更可以說是「風行草偃」整個東南亞、港澳甚至中國:一直到 2000 年代初中期,台灣都是中文歌手「必須來鍍金」的地方──不管是來自香港的「四大天王」劉德華、郭富城、張學友、黎明,或是來自新加坡的巫啟賢、范文芳、孫燕姿、阿杜、林俊傑⋯⋯當然還有族繁不及備載的中國歌手。

即使後來中國市場的開放,讓不少人紛紛投向中國市場的懷抱,但是近幾年來中國又因為政治因素,開始限制台港星馬歌手上節目,讓許多歌星們再次回到台港與東南亞的市場來。

最後,其實地位更加關鍵的是台灣的文學──不論是經典文學或通俗文學──其實在華人世界與東南亞華文閱讀市場中,更有著完全不可撼動的地位:不管是在地的賴和、白先勇、黃春明與無數影響華文文壇的大作家,到「江山代有才人出」的通俗作家如瓊瑤、九把刀,或是透過投稿台灣報章才被重視的馬來西亞裔華文作家溫瑞安等等,太多精彩的中文作品,出自台灣的作家之手。

台灣的文學在華人世界與東南亞華文閱讀市場中,更有著完全不可撼動的地位,組圖從左至右為賴和、白先勇、黃春明。圖/賴和文教基金會(賴和)、目宿媒體股份有限公司(白先勇)、黃春明 臉書專頁(黃春明)


從過去到現在,台灣都常被戲稱為「文化沙漠」,但其實那不過是部分人的偏見:事實上,自從 1950 年代以來,台灣不但是中文翻譯各國通俗文學最大的推手,更有豐富的在地文學;即使是科幻、奇幻文學這樣大家都以為「只有歐美日專擅」的文種,在台灣也有毫不遜色的葉言都張系國。(關於葉言都的科幻著作簡介,請見拙文:〈如何讓孩子對文學感興趣:對國文課綱修改的建議〉。)

圖/數位臺北文學館作家資料庫


所以,現在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我們不比當年?

在最近一篇王小棣導演的專訪中,他提到:「大家都說台灣市場小,但蔡明亮跟我說,他以前以為全台灣都是電影明星呢!當年大家都跟台灣買劇啊!問題是我們沒進步,也看不到別人在進步。

這一句話,難免讓人暗自點頭,卻也有著唏噓。

筆者認為,包括王小棣導演在內,台灣的創作者和行業工作者們,還是有著強大的創新能量,與不畏艱難不斷進步的鬥志。只是如近年快速竄起的韓國,或長期影響東亞和國際影視娛樂產業的日本,「進步」的,是他們看待文創產業的格局與政策。

每當提到「發展文創」、「發展軟實力」,總會有許多停留在硬體、製造業思維的大老闆們、官員們或鄉民們,認為這些文化影視產業「風險太大」、「總是向國家拿補助」、「賺不了幾個錢」、「市場太小」,對於拓展台灣國際貿易,也就是俗稱的「拚經濟」,沒有什麼效用。

所以照這樣說來,韓國在 2017 年,從 6 月到 11 月整整五個月,分別在台灣、香港、印尼與越南,特地結合政府各部與各大韓商,大費周章舉辦「2017 韓流博覽會」想必是因為韓國政府「錢太多沒處花」,或是韓國財團想「藉機掏空韓國財政」囉?

王小棣導演監製的植劇場系列在第 52 屆金鐘獎拿下多項大獎。圖/植劇場 臉書專頁


韓國政府和企業的想法,當然不是如此。

事實上,不只台灣的文化影視產業,替早期台商在中國建立起巨大的「形象利基」;君不見直到現在,還能讓許多(過氣)藝人靠著過去在台灣的成就,在中國吃香喝辣,不濟者至少還能當當抓耙子,羞辱台灣給中國人看,賺賺小錢?

如今很多在東南亞的台商,也都認為台灣當年錯失了以「 F4 」及更多的當紅偶像劇,藉機拓展東南亞市場的機會:他們通常只被用來行銷觀光,但可惜卻沒有足夠的廠商、品牌、政策與之結合,讓其在東南亞進一步拓展台灣的商品與形象;同時,台灣中小企業「各自打拼」的特色與習性,也讓彼此較難以合作,有一貫的行銷與市場推廣策略。

相較之下,韓國強力以「韓劇」、「韓流」造就的明星與光環,由政府外貿、外交部門帶頭,結合廠商,鋪天蓋地的促銷自家財團的商品與品牌──即使在這幾年,所謂的「韓劇熱潮」因來自世界各國的競爭越來越多,加上劇型重複,正開始慢慢退燒,但是他們早已經成功讓韓國的「國家形象」與「產品形象」,在許多國家觀眾/消費者的心目中,提升了不少。

說了這麼多台灣文化影視產業過去「光輝的歷史」,不知道年輕的讀者朋友們,會不會還是有很多人大喊著說:「這不是真的!」「那都是過去!」或是酸言酸語:「啊,看看人家日本動漫、韓劇、K─POP如何打遍天下?看看人家『中國好聲音』有多大的市場?台灣電影電視歌曲通通都去戲鶴好了啦⋯⋯」?

當然我也同意,不能只「緬懷過去」,更需要「思考未來」。所以,到底我們如今應該怎麼做呢?

筆者個人的淺見,請待下回分曉。

(未完待續,下一篇,讓我們一起來談談,該如何利用影視文創產業,行銷台灣的國際形象與促進產業轉型)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百度百科

我們都是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