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總是如此在乎「外國人怎麼看台灣」?──台灣人需要更有自信,為自己而努力變得更好

為何總是如此在乎「外國人怎麼看台灣」?──台灣人需要更有自信,為自己而努力變得更好

"What's in a name?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名者何物?吾人所謂玫瑰者,易其名,未能減其甜香」(筆者翻譯)
──〈羅密歐與茱麗葉〉,第二幕第二景,莎士比亞

一位曾長駐台灣的法國外交官,告訴我她非常喜歡台灣,因為我們的人民熱情好客,不太排斥外國人,容易對外國人敞開心胸;而年輕人熱心參與政治,爭取自己的權利,同時我們在社會與公民權利上也較亞洲其他國家開放。

喜歡台灣的她,不僅自費學習台語,甚至還學會彈月琴。她最喜歡的樂團則是滅火器。

在台北永康街的一間冰店裡,一位韓國政治工作者告訴我,1980 年代父母帶他來台北觀光時,讓他覺得大開眼界,因為那時的台北較首爾先進太多──但是在 2017 年的現在,他覺得韓國在技術進步與經濟發展上,早已超越台灣。他一邊這樣說,一邊對我當時的女同事大獻殷勤。

在離捷運中山站不遠的一間日式居酒屋裡,一位在台灣工作的巴拉圭女生連聲稱讚端上來的食物好吃;對她來說,可以吃到各式各樣的各國美食,是在台灣工作的優點之一。

我與她聊到巴拉圭牛肉近年來靠著品種改良以及巴國公、民部門的努力,在許多老饕心中,已經超越原本聞名世界的阿根廷牛肉──但可惜的是,不論在巴拉圭或阿根廷,牛肉的烹調方式幾乎總侷限於大塊炭烤的粗獷烤肉 asado 或 parrillada,抑或是炸肉片 milanesa,沒有像台灣這樣:從牛肉湯、牛肉麵、骰子牛排、滷牛腱到牛肉乾......的多樣化料理方式。對此她也表示頗有同感。

她還提到,為了學好中文字,會聽中文的她正努力地看西班牙文與中文雙軌字幕的「植劇場」劇集──不過她笑著說,自己因為常常被劇情吸引,忘了看清楚那些中文字到底怎麼寫。

在日本,飼養貓頭鷹的咖啡廳廣受歡迎,但是有店員爆料,夜行性的貓頭鷹不堪長期被日光燈曝曬、客人撫摸,導致一年最高有死掉七隻貓頭鷹的紀錄。日本動保團體,近日呼籲日本相關單位應向台灣看齊,將貓頭鷹列為禁止飼養的動物

以上這些對話與案例,都是今年發生的事。

為何如此在意他人觀感?──「缺乏自信」的象徵,不限於台灣

一直以來,在台灣的我們,似乎總是對外國人對台灣的觀感非常在意:

若是外國人讚賞台灣人「有人情味」,台灣美食「好好吃」,台灣夜市「真有趣」,台灣生活「好便利」......等,我們常會為了這些正面評語感到飄飄然,甚至熱淚盈眶,有時還會覺得「我們根本沒那麼好」;而若是外國人批評台灣人「自私、自掃門前雪」、台灣食物「不好吃,好噁心」、台灣街道交通「髒亂」,我們也常會「自掌嘴巴」、「痛哭自省」,嘴上說著「鬼島不意外」,然後互相責怪罵成一團。

圖/  YingHui Liu@Shutterstock


這樣的反應,其實不限於台灣。

義大利符號學大師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曾在一篇雜記裡提到:只有鄉下與小城市裡的居民,才會問外來訪客喜不喜歡他們所在的城鄉;像紐約或米蘭這樣大城市的居民,才不會問外來觀光客是否喜歡這裡──因為這些城市的居民對自己的城市充滿自信,他們才不管你我對這些城市的觀感;他們也很清楚這些大城市只會為了居民改變,而不會為了外來客們塗妝抹粉。

也就是說,我們之所以對外國人對台灣與台灣居民的觀感如此在乎,其實正表示我們對自己缺乏自信。

在心理學上,我們常說一個人的性格養成,與其童年的經歷很有關係。而台灣人民如此缺乏自信,可以說與我們過去的歷史,以及一直以來的經濟型態有關:長久以來我們總是被當成殖民者、或是「遙遠中央政權」的邊陲,我們原有的文化及語言被打壓、看輕;而我們從過去至今日以出口導向的經濟,都讓我們認為必須順著潮流,跟著國外市場走才能生存,而不是努力發掘自己的特色。

我們對於台灣的形象,也往往都是以外來人的眼光形塑而成:不管是葡萄牙水手口中的「美麗之島」──Ihla formosa,或是冷戰時期所謂「不沉的航空母艦」。

然而,請別忘了,外國人的眼光與評價,通常也總是結合了他們自己對我們的想法與侷限──正如我知道我們常對「白皮膚的外國人」時常過於友善,但是對「皮膚顏色較深的外國人」如東南亞人或非洲人的態度,還值得深深檢討改善一樣。

「寶島」或「鬼島」?台灣的本質沒有變,需要的是更有自信

回到文章一開始的舉例:

我向那位韓國政治工作者,提到近年來台灣經濟轉型速度,雖然並未如我們所期待的快,但是我們的社會大有進步──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原住民與同志族群的平權運動,台灣的同志遊行規模不僅是亞洲最大,同時台灣也有可能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志可以合法結婚的國家。

即使這讓保守的他有些嗤之以鼻,我還是堅定地向他宣傳這些社會與公民權利的進展,展現了台灣寬容各種社會價值與差異的特性,從而成為吸引外國人才與資金前來台灣的誘因(當然,各項法規與軟硬體建設還有待進步)。

台灣對於動物權利的保障,其實遠勝於還允許飼養各種珍禽異獸的日本;而全球各種料理來到台灣,常常被台灣消費者所接受,甚至與台灣風味融合,創造出台灣特有的新風味(如「台式日本料理」、牛肉麵或是沙茶火鍋)──而這些也正是台灣人對外來事物充滿好奇心、不拘泥於「傳統」、樂於嘗試異國生活方式的最佳表現。

這也許看起來沒甚麼,但食物其實是一個社會「傳統」的最後堡壘:在歐洲、美國或日本的許多較小市鎮中,能吃到的異國料理種類,往往比台灣中小城市鄉鎮還要少──這並非因為當地沒有外國移民或廚師,而是因為當地居民口味較為傳統保守,不喜歡嘗試新料理之故。

台灣,與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台灣人民一樣,有自己的特質:我們可能性好熱鬧也容易群情激憤、有創意但做事難免急就章、對外國人態度可能比對自己人好、資訊流通快速但也較缺乏深刻省思......

這些特質當然「有好有壞」,但大方承認我們自身的不足,效法別人嘗試改進的同時,也不須妄自菲薄,甚至不接受自己的優點。我想,這才是真正有自信的態度。

正如本文開頭所舉的《莎士比亞劇集》中詩句,無論台灣被賦予了甚麼樣的名聲或綽號,是「寶島」或是「鬼島」,台灣的本質始終不變。

我們應該更加了解自己的特質,對自己更有自信,發展強處、改正缺點──不是為了外國人的正面或負面評價,而是為了我們自己與我們的下一代。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YE HANZHANG@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