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0 都老師】「影像殺掉了廣播明星」:漫談新科技所帶來的毀滅與創造

【8090 都老師】「影像殺掉了廣播明星」:漫談新科技所帶來的毀滅與創造

“Video killed the radio star
Video killed the radio star
In my mind and in my car
We can't rewind we've gone too far
Pictures came and broke your heart
Put the blame on VCR”

「影像殺掉了廣播明星
  影像殺掉了廣播明星
  在我腦海中,在我的車裡
  我們無法倒轉我們已經走太遠
  圖像到來,傷了你的心
  要怪就怪錄影機」

── 英國樂團「The Buggles」,〈影像殺掉了廣播明星〉(Video Killed the Radio Stars)
,收錄於 1980 年《塑膠年代》(The Age of Plastic)專輯

(筆者給讀者的建議:閱讀此文時,建議一邊聽這首〈影像殺掉了廣播明星〉,會讓你更有所感。)

上個月在德里出差時,與印度客戶偶然聊起科技所帶來的變化,他提到 10 年前,在德里想考駕照的話,還得先認識路,因為德里的街道很複雜,還有部分街道是單行道;這讓我想起曾看過報導,倫敦的計程車司機必須考口試,考官會問你:「假設在某個時段,我要從倫敦市 A 點到 B 點,最快的方式是怎麼走?」

但是客戶跟著告訴我,現在在德里考駕照已經不需要先認識德里的大街小巷了,「為什麼?因為有 Google Map 啊!

我大笑起來。Google Map 不但拯救了像筆者這樣的路痴(雖然看著街景,我常常還是搞不清現在我到底面對哪一個方向),也造福了世上千千萬萬到德里、阿迪斯阿貝巴或巴塞隆納冒險探路的背包客、郵差、業務員、送貨員與 Uber 司機。事實上,Google Map 的出現不但使得外地人也能到這些城市當 Uber 司機,也使得都市地圖與導航系統的銷售量一落千丈。

而換個場景,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台灣與全世界的手機廣告都不再宣傳通話性能有多好、收訊有多清晰,而是廣告與通話完全無關的功能:相機拍照解析度有多好、多防手晃、拍起自拍來有多方便漂亮等。而自從智慧手機相機功能益發強大後,有項東西就慢慢地消失在大部分人的生活中了⋯⋯對,就是數位相機。

說來也有趣,數位相機才剛在 10 餘年前的 21 世紀初獲得全面勝利,將底片相機淘汰,但是讓它成功替代了底片相機的科技,也讓它被智慧手機所取代。而這並不是這幾十年來唯一被科技進步所取代的產品:5.25 吋的軟式磁碟片被 3.5 吋的硬殼磁碟片取代,而後又被大容量的硬碟、隨身碟與雲端儲存所取代;錄影帶被光碟取代,光碟又被有線電視與線上影音平台替代;現在 20 幾歲的年輕人大部分都不會使用傳真機,也從沒寄過手寫的信。

客戶告訴我,現在在德里考駕照已經不需要先認識德里的大街小巷了,「為什麼?因為有 Google Map 啊!」。圖/Shutterstock

在「時代的眼淚」之外

在這些產品被取代的背後,並不只有我們常說的「時代的眼淚」,還有許許多多相關人等的身影與生活:這不只包括了生產線上的勞工,也包括了相關產業的工作者。

筆者一位舊識在阿根廷經營相片沖洗,當年花費了不少錢購買體積龐大、跟衣櫃一樣大的自動沖洗設備。他在 2000 年代數位相機開始普及時,就開始抱怨去度假後回來沖洗照片的客人,不再一次沖洗好幾卷膠捲,而是先用數位相機挑出喜歡的相片再沖洗,使得他的營業額一落千丈。之後隨著沖洗照片的人越來越少,他也關掉了相片沖洗店,改為經營壽司外送。而他,只是全世界眾多受影響的產業鏈工作者之一,就像錄影帶出租店,就像約 20 年前的郵購與私人郵局已經被購物台、網購與 LINE 所替代,就像古早的水肥業者被馬桶與下水道所消滅。

1980 年英國樂團 The Buggles 發行的〈影像殺掉了廣播明星〉,那輕快旋律中提到了一個沉重的事實:科技不斷改變、毀滅產業,也毀滅了許多人的工作與生活;電視的出現讓廣播明星光環不再,就像當年有聲電影的出現,逼退了許多聲音不佳的默片演員一樣(請參考 2011 年的法國電影《大藝術家》The Artist)。

但是持續的科技革命除了破壞舊產業與工作以外,也不斷創造新的產業與工作。Google Map 讓 Uber、Lyft、FoodPanda、Deliveroo 等載客送食產業得以興起,否則孟買、阿迪斯阿貝巴或是(你可能比較熟悉但是一樣複雜難懂的)台南市街道,別說對觀光客,對不是本地人的 Uber 駕駛或 FoodPanda 送貨員來說也根本是迷宮地獄。社群網路與直播的技術也讓「網紅」(Influencer)與「直播主」、「YouTuber」這些直到十幾年前還沒人聽過的職業大為興盛;旅遊部落格與訂房網站的興起,也改變了我們旅遊的經驗。

事實上,科技帶動的不只是物質面的進步;隨著科技所帶來的生活型態改變,也創造了更多以往難以想像的工作。若是在過去的農村社會,你告訴大家裝瘋賣傻或是模仿他人可以賺一輩子都花不完的大錢,還會受眾人歡迎,你一定會遭人嘲笑是傻瓜;但是看看現在的諧星藝人、明星與網紅們天天佔去多少新聞版面。

近年來電競的興起,也讓電子遊戲相關產業成為一項職業選項:根據 2019 年英國媒體的調查,即使大部分的青少年還是希望進入一般的傳統職業,但是已經有將近 11% 的受訪者希望成為電玩開發者、網紅、部落客等科技時代的職業寵兒。

而科技不只消滅並創造了許多工作,也讓原有的工作產生了新的工作方式。以筆者自己為例:過去筆者教家教必須「跋涉」到學生家教授,最遠的紀錄是從台南到南投去上課;但隨著科技進步,也開始用 Skype 上課,即使學生人遠在台南或是西班牙也無妨;也有認識的親戚不需天天進辦公室上班,而可以一週有幾天在家工作。在印度,近年來資訊工程師不只是資訊業爭著搶,就連跨國金融業現在也急著在孟買設立資訊分析中心,以利用大數據分析,協助理專分析客戶背景與心理,推出更適合他們的金融商品;孟買也因而成為全球資訊金融之都。

科技不只消滅並創造了許多工作,也讓原有的工作產生了新的工作方式。圖/Shutterstock

新工作與舊文化

不過新的工作並不一定代表是好的工作:最近在台灣與印度,食物外送服務平台都惹出不少爭端,不管是外送員的福利與薪資,或是參與飯店的生意受到外送服務平台折扣影響,都顯示出新經濟模式與新工作仍然存在著許多舊問題。但是這種外送經濟,也促生了沒有實體餐廳店面、只有網路廚房的「幽靈廚房」(Ghost kitchen)。

其實所有的新工作,幾乎都有過去在歷史或文化上的先例,只不過當年也許無法靠這樣的工作賺錢生活:過去農村的流浪藝人演變成工業時代城市中的雜耍藝人,又演變成直播主;在印度 IKEA 創設了第一個隸屬於其公司的家具組裝團隊,以因應當地客戶的組裝需求──這乃是因為在印度傳統中,許多中高種姓與富人視手工勞動活動為低種姓或中下階級所做的工作。

隨著時代變化,工作也不斷地演進。也因此讀者你不須替自己設下任何限制,只能對未來的改變更為開放、身段柔軟。過去台灣以加工、製造為主的業界生態,常讓人認為所謂的「文科」生沒有前途,只能替綜藝節目寫寫稿,或是屈服於文書工作;但事實上,隨著對消費者行為與心理的研究越來越重要,心理、社會與歷史等文科的分析往往可以替許多的產品與服務帶來更貼近消費者需求的體驗。在這個沒有人能告訴你接下來會出現什麼工作需求、你所在的產業會持續多久,或是下一波流行是什麼的社會,只有不斷地充實自己,與對自己的自信,能讓你有更大的天空,更多的選擇。

想想,影像也許殺了廣播明星,但是,嘿,現在我們可以在 YouTube 上看到〈影像殺掉了廣播明星〉這首歌的音樂錄影帶了,還可以去按讚呢。科技不見得都是那麼負面,你說是吧?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