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家企業》讀後感:用「企管學」一窺全球毒品產業鏈

《毒家企業》讀後感:用「企管學」一窺全球毒品產業鏈

讀家選書:湯姆・溫萊特(Tom Wainwright),《毒家企業:從創造品牌價值到優化客戶服務,毒梟如何經營販毒集團?

由《經濟學人》記者與編輯湯姆・溫萊特(Tom Wainwright)所著作的《毒家企業:從創造品牌價值到優化客戶服務,毒梟如何經營販毒集團?》(Narconomics: How to Run a Drug Cartel),透過作者深入中南美洲、美國、歐洲與紐澳訪談毒梟與執法單位,勾畫出全球毒品產業的清晰面貌。

在現代,那些我們稱之為「毒品」的成癮性藥物,不管是由罌粟提煉的鴉片或嗎啡、古柯鹼、大麻乃至於菸草,在人類歷史上都曾被當作止痛藥、鎮靜劑或提神興奮劑等藥物使用。柯南・道爾在福爾摩斯探案中,就描述過福爾摩斯常使用古柯鹼,也曾扮裝到中國人開的鴉片窟裡探訪線索。

最早的可口可樂配方中,也因應當時西方人喜好飲用「加入古柯鹼的紅酒」的風潮,在配方中加入古柯鹼。當然,現在你喝再多的可樂,能獲得的快感也不是因為早已不在配方裡的古柯鹼,而是短時間內獲取大量糖分所感到的快感,英文稱之為 " sugar rush "。

從很久以前,人類已經知道這些藥物會成癮,歷史上有名的癮君子包括明朝萬曆帝與美國詩人、小說家愛倫・坡。即使人類從古代就因這些藥物的成癮性,導致相關貿易來往絡繹不絕,甚至英國還為了銷售鴉片至清帝國的權利,與清帝國打了一仗;但是一直到從越戰之後,為了供應美國與歐洲這兩大毒品市場,銷售毒品的組織才開始效法歷史上最有效率的組織、也就是「私人企業」的運作,以確保生意興隆,不受種種不利因素阻撓挑戰而中斷。

揭密毒品企業秘辛,分析「除罪化」與「企業化」之利弊

湯姆・溫萊特以現代企業的角度來分析毒梟的各種作為;過去也曾有論者做類似的分析,但尚未有一本書能針對毒品產業的各個層面──從供給物流到公關宣傳──做如此專業、廣泛且深入的分析報導。在許多方面,現況甚至與我們想像大異其趣。

舉例來說,書中描述毒品產業的「人力資源」運用部份尤其有趣,例如:毒品產業對於出錯弄丟大批貨款或毒品的「天兵」的容忍度,其實比我們想像中毒梟動輒以命抵錯、草菅人命的做法,來得高出許多。原因無他,因為這些犯罪集團很難找到能夠信任的長期人員──幹掉這個出包的人很簡單,但是,接下來要找誰替補?

另外,湯姆・溫萊特也用很大的篇幅描述了美國的「毒品戰爭」策略,對拉丁美洲的人民、經濟甚至是環境所帶來的巨大傷害。其實,不管是拉丁美洲,或是過去位於東南亞金三角地帶的農民,對他們來說,罌粟或是古柯樹都不過只是一種經濟作物,可以用來換取溫飽。

遠在哥倫比亞、墨西哥或中美洲大城裡的血腥毒品戰爭原本與那些農民毫無瓜葛,直到軍閥與互相競爭的毒梟勢力來到、直到美國或當地政府的飛機前來噴灑農藥、軍隊前來放火燒田,農民才被迫付出被納入這個全球供應鏈的血腥代價。筆者當年在哥倫比亞也曾實地見證過毒梟肆虐所留下之遺跡,而近年來阿根廷與秘魯等國治安的惡化,也與毒品在當地氾濫不無關係。

也因此,作者秉持《經濟學人》一向的態度,支持毒品產業的除罪化與企業化,認為透過公開買賣,能讓想要消費成癮性藥物的消費者得以用合理價格在公開市場購得相對安全的藥品,消除成癮者為了購買高價毒品鋌而走險犯罪的可能。同時,透過企業的介入,將黑道勢力排除出這個產業,也讓眾多農民、生產加工者、經銷商與消費者可免於暴力死亡威脅。

這樣的想法在過去禁酒時期的美國,以及拉斯維加斯的賭場業也發生過。但在這兩個例子中,法律禁令只讓黑道更加猖獗,而酒類飲品合法,或是以執照方式讓企業進入賭場市場後,企業挾著大把資金與政府(也就是「白道」)為後盾,輕易地瓦解原先的黑道勢力與暴力橫行,讓它們化明為暗,消逝到陰暗之中。

支持毒品合法化論者也認為,合法化可以讓政府與企業雙雙獲利──政府可以獲得稅收,企業也會將「休閒性用藥品」的純度與毒性做調整,保障消費者的安全以利其繼續購買。

但是,毒品與酒精、賭博甚或菸草不同的地方是,毒品成癮性更高,對健康的傷害也比成癮性同樣高的「糖」來得更為立即、更為深刻、更為不可逆。也因此,在這樣的議題上,我們勢必要有更多的討論與研究。

網路世代,毒梟與政府是時候翻轉想法

不過,也許各國政府不需要對毒品議題如此緊張,因為實際上如同筆者在〈【全球魯蛇世代?】致年輕而迷惘、憤怒的你:當我們終將成為「大人」,切莫忘了此刻的自己〉一文中提及:全球已發展國家中青少年使用毒品的比例年年下降,就連酒精消費量都逐年下滑。個人認為,原因很簡單──要是吸毒或喝醉了,我要怎樣跟大家一起追劇看片或玩線上遊戲啊?

毒梟最該擔心的,也許是網路虛擬世界的盛行。因為這虛擬世界可以和毒品一樣提供超乎眼前現世,如 U2 名曲所言 “ Even Better than the Real Thing ” 的感官經驗,卻廉價、可及而且百分之百合法,而且還像線上遊戲等娛樂一樣,能夠多人一起享受。

毒梟最該擔心的,也許是網路虛擬世界的盛行。圖/Rawpixel.com@Shutterstock

相反地,重度毒品使用者有逐步轉向藥效更強、更易上癮也更危險的毒品之趨勢。那些以為政府或市場可以主導一切的想法,卻往往輕忽人類的心理。心理分析師之間常舉的一個例子是,有一對成長於 1970 年代的開明美國夫婦,准許青春期的女兒交男友、喝酒甚至吸大麻,因為他們認為這是年輕人成長必經的過程。

這對夫婦唯一禁止女兒做的事就是抽菸,因為他們認為抽菸對健康有不可逆的影響。結果猜猜正在叛逆期的女兒會怎麼做?當然是猛抽菸啊!若將藥效較弱的毒品合法化,真的就能避免使用者不再追尋藥效更強的非法合成毒品嗎?

有著這些疑問,我認為這本書更加值得一讀──了解全球毒品產業的運作,尤其是當毒品銷售者為了開拓新市場,也逐漸在發展中國家推銷他們的產品時──不只是前面提及的阿根廷與秘魯,近年台灣國高中生毒品使用率的成長,也可視為是毒品產業開發新市場與新產品所導致。正如書中所提到的,面對毒品,過去的「宣戰」式作法勞師動眾又花費鉅大,但成效不彰,想想也該是政府與社會思考新的做法的時刻了。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Nathapol Kongseang@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