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成衣廠勞工為何罷工?最低月薪僅 3,000 元背後的時尚產業悲歌

孟加拉成衣廠勞工為何罷工?最低月薪僅 3,000 元背後的時尚產業悲歌

2019 新年才剛過不久,作為全球第二大成衣出口國的孟加拉,隨即爆發了大規模成衣業勞工的抗議;這也讓本就塞車連連的首都達卡街頭,交通陷入無法動彈的困境。

抗議持續超過一週,甚至有勞工在與警方的衝突中喪生。乍看之下,孟加拉勞工似乎十分強悍,讓人不禁想起過去常常與資方及警察爆發衝突的韓國工會勞工。

孟加拉勞工「聽話、願意加班」的背後⋯⋯

我過去拜訪過的孟加拉台商,總是提到孟加拉勞工「溫馴、聽話、好管」、「很能接受加班」,加班時消夜也只要簡單的「水果餅乾」就可以打發──即使他們教育水準低落,且因多半來自農村的生活型態,個人生產力不見得高,不良率也不容忽視。

那麼,又是什麼緣故讓台商口中這些「個性溫馴、好處理」(即使這些話聽起來很政治不正確,但卻是投資者在意的重點)的勞工,放棄工作、離開工廠上街抗議呢?

重點當然如同大家想像到的一樣,就是薪資問題。孟加拉薪資名列世界最低的前幾國,這對需要大量勞動力、加工製造毛利不高的紡織成衣業來說特別有吸引力。正如前文〈你所不知道的孟加拉(上):世界第二大成衣出口國裡的韓國隱形冠軍」〉所提及,孟加拉成衣業的最低月薪,直到今年初才從先前的 68 美元(約新台幣 2,100 元)調整為約 96 美元(約新台幣 3,000 元)。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LO)2013 年的資料,印度成衣工人平均薪資 71 美元、越南 78 美元、柬埔寨 80 美元、印尼 84 美元,而馬來西亞更達 247 美元(約新台幣 7,600 元)。孟加拉紡織業勞工因為大部分都是無經驗的工人,所以平均值也與最低薪一樣是 68 美元。正因如此,大量紡織業者從 70 年代末就已經開始湧入孟加拉;但隨著大量的投資進入,當地物價也開始高速飛漲。

早在好幾年前,許多勞工組織就不斷要求政府必須快速提高最低薪資,因為最低薪資早已無法供應當地的個人生活費用,遑論整個家庭的生活開銷──根據當地勞工組織的估計,最低每月薪資至少應提高到 192 美元(約新台幣 5,900 元)到 120 美元(約新台幣 3,700 元)之間,才能應付當地高漲的消費。由此,讀者就可以了解為何孟加拉勞工喜歡加班,或應該說,「不得不」喜歡加班。

而且這些品牌還會親切地提醒消費者:在你想要批評整個邪惡、壓榨勞工又高汙染的時尚產業與「快時尚」之前,請想想你身上的衣服為何能賣得如此便宜?你的衣櫃中為何總是時時能有款式不同的新衣?圖/Shutterstock

薪資,是他們心中永遠的痛

孟加拉的台商幹部也告訴我,性情溫馴的孟加拉勞工,唯有談到薪資時絕對不會讓步;若有延遲支付或少付,絕對會跟你抗爭到底,罷工關廠在所不惜。原因無他:沒了這筆薪資,勞工與他的家人可能明天就要餓著肚子淪落街頭。

為了因應當地物價飆漲,在國營的工業區中,大部分工廠都必須依法年年調薪 5% 左右,但許多中小型工廠不一定會遵守這些規範──反正當地失業率高,許多鄉村人口沒有足夠的教育,無法做中高階的工作,只能以重度勞動或紡織來餬口;尤其是相對弱勢的女性。

據估計,紡織業中女性勞工高達 80%,而孟加拉 1.6 億以上的人口,讓這些低階無經驗的勞工供應源源不絕,也讓孟加拉成為世界第二大成衣出口國。成衣每年賺進的外匯依據不同的估計,從 270 億到 300 億美元(約新台幣 8,300 億元到 9,300 億元)不等;而成衣出口從 1980 年代以來,也固定佔孟加拉總出口金額的 80% 以上。

注重品牌形象、在孟加拉設廠代工的各大歐美日品牌,早在去年就已經與勞工站在同一陣線,宣布支持孟加拉勞工薪資調高。反正,對他們來說,這些薪資成本與在 2012、2013 年連續兩場紡織廠倒塌,分別導致 200 與 1,134 名紡織廠勞工死亡的超大型工安事故後,各大品牌要求加工廠需達到的安全規範相關費用一樣,都是加工廠的自負成本。一位台商幹部告訴我,光一個廠區的安全設備費用,就可以高達數百萬美元,比廠區租金還貴。

而且這些品牌還會親切地提醒消費者:在你想要批評整個邪惡、壓榨勞工又高汙染的時尚產業與「快時尚」之前,請想想你身上的衣服為何能賣得如此便宜?你的衣櫃中為何總是時時能有款式不同的新衣?

時尚產業,養活高生育率國家的過剩勞動力

今年一月,近藤麻理惠因為與 Netflix 合作拍攝協助人們清理家中的節目,使得她的「斷捨離」整理法得以在更多國家興起風潮。在她協助人們丟棄或捐出的東西中,衣物就佔了其中很大一部分。但前幾年當她的「捨棄不需」哲學開始在美國流行時,就有歐美批評者認為,其實這只是另一種鼓勵浪費的想法。重點是,為何我們需要這麼多「身外之物」?

從創造就業的方面來看,即使筆者本身是一個希望買了一件衣服之後,可以穿很久的傳統人士,也不免要問一個殘酷的問題:若回到「快時尚」興起之前的服飾生產模式,是否有產業可以產生足夠的工作給全世界這麼多嗷嗷待哺,又缺乏適當教育或技術訓練的人?

《經濟學人》在去年一篇文章中就開門見山地說:「非洲的高生育率,正是當地貧窮的原因之一。」當年日本與亞洲四小龍興起時,正是全球市場急需各式各樣物美價廉產品之時,讓當時這些國家的勞工即使教育水準不高、有相對高的生育率,也不愁找不到工作;但是自動化、數位化與全球化所帶來的薪資壓低效應,不只影響了這些國家,也影響了全世界。

這一點,在教育程度較低者身上更為明顯。美國未受大學教育者的薪資,在最近 50 年來幾乎未曾提升;而中國飽受批評的「承包外國基礎建設工程,卻全用中國勞工」的建設模式,其實背後也有創造中國中低階勞工就業的考量──「一帶一路」不只是輸出中國部分企業過剩產能,也輸出中國過剩的勞動力。

時尚產業,養活高生育率國家的過剩勞動力。圖/Shutterstock

孟加拉政府之兩難

近年來,由南亞到非洲,各國政府無不積極招商,背後都有創造就業,以免失業者成為經濟拖累,甚至產生社會或政治問題的想法在支撐。有位台商幹部就告訴我,即使孟加拉工廠的環境艱困,但若要找陸幹至當地仍然不難;在某些中國內陸的省份,甚至只要一個月 4,000 人民幣(約新台幣 18,200 元)的薪資,就可以吸引到許多大學畢業生趨之若鶩,希望前來孟加拉工作。

不過台商還是偏好培養孟加拉幹部,除了能夠增進與當地勞工之間的了解互信外,孟加拉幹部更加便宜的薪資,以及中國幹部之間地域主義濃厚,不同地區的人之間往往勾心鬥角、徒增管理不便,也是台商的考量。

這場孟加拉罷工事件,政府最終對勞工做出了讓步,調高了有經驗與學歷較高者的薪資,但是最低薪資仍然維持原先的水準,未做進一步更動──這反映出政府仍然希望照顧紡織加工業者的需求。

不過,隨著孟國政府積極希望引進更高階、能夠提供勞工更高薪資的加工業,紡織業者勢必也必需承受更大的薪資與搶工壓力;但這也是不斷遷徙的他們早已習慣的「逐勞動土地成本而居」模式。

希望孟加拉也能夠與台日港韓一般轉型成功,人民所得能夠提升;雖說在南亞各國眼中,我們這些先進的國家,現在也各自陷在自己的問題裡,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不是嗎?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