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孟加拉(上):世界第二大成衣出口國裡的韓國隱形冠軍

你所不知道的孟加拉(上):世界第二大成衣出口國裡的韓國隱形冠軍

如果有個情景能夠描述孟加拉現況的話,那就是在沙塵滿天,連行道樹都覆滿厚厚一層紅色砂土的馬路上,一輛擠在車陣中的人力車上,有位穿著西裝的男人正在用智慧型手機講電話──同一個畫面中融合了農業時代(人力車)、工業時代(西裝)與數位時代(智慧手機)三個時代的代表;而在孟加拉首都達卡(Dhaka)或是第二大城吉大港(Chittagong)的街上,這樣的畫面隨處可見。

圖/shutterstock

有一次,我在一個正在整修中的辦公室與孟加拉廠商會談。對方是一家網路電商公司,去年剛開始經營線上賣場,廠商代表談起因為當地壅塞到不行的交通,反而使得電商與食物外送等服務商機蓬勃發展。這讓我不禁想起,在那些滿街跑的機動三輪車後面,以及紅土路旁,常常出現人才網站的廣告,這倒也是一種工業與數位時代的結合。

在這樣煙塵滿天的國家,因為路況不佳,路上總是被各種交通工具擠得滿滿──人力車;油漆斑駁不堪、由印度進口的二手公車;由日本進口的二手汽車;因為以瓦斯驅動、所以當地俗稱 CNG(壓縮天然氣)的機動三輪車──而人們在這些幾乎不會動的車陣間穿梭。二、三十公里的路動輒要開個二、三小時,甚至塞個五、六小時也是常有的事。因為工作的關係,我來到這個國家,拜會了一系列的台商與孟加拉商人:從傳統產業製造商到電商、從 NGO 到在商言商的生意人。

快時尚物美價廉的真相

此行來到孟加拉,我主要是要考察當地的產業現況。但在因緣際會之下,我也訪問到世界首屈一指的紡織成衣廠──韓商永元(Youngone)。

很多人不知道,孟加拉是世界上第二大成衣出口國──任何稍有名氣的歐洲服飾品牌,以及大部分的日本成衣品牌,在當地都有代工廠。孟加拉因為曾被列為低收入國家,因此享有出口至歐洲、日本、加拿大、土耳其等市場的免關稅優惠;同時,當地的工資非常低廉。

即便因為 2018 年年底即將大選的緣故,孟加拉政府將紡織工人法定最低月薪由目前的 5,300 塔卡(taka,約 2,000 元新台幣),調高 51%成為 8,000 塔卡(約 3,000 元新台幣),但各位讀者與三兩好友到餐廳吃頓好的,就超過孟加拉員工一個月的月薪。

孟加拉工人目前的月薪,是在 2013 年全國選舉前,才調高了將近 76%,從 3,000 塔卡(約 1,100 元新台幣)漲至現在的 5,300 塔卡。如果讀者訝異為何現在的「快時尚 Fast fashion」服飾為何能賣得如此便宜,甚至在南歐傳統一月與七月的折扣季時還能以五折以下的價格出售的話,這就是答案。

從這些數字,不難看出為何全世界的成衣代工廠都來到孟加拉,就連中國大陸的廠商都急著大肆縮減在大陸的生產規模,將中低階衣物生產線移到這裡。除了中亞國家以外,這裡的工資恐怕是亞洲最低的──因為連柬埔寨的法定每月最低工資,都有 140 美元(約 4,300 元新台幣)。

孟加拉第二大城吉大港街頭上,隨處可見外表斑駁的公車。圖/林志都 攝

全球最大成衣代工廠的崛起之路

既然說是世界首屈一指,但是多數人又沒聽過「永元」這間公司,也就不難猜到它其實也是間代工廠。我原本來到孟加拉是為了拜訪其他廠商,但是一路上不斷聽到關於這間公司的軼聞,而剛好一家吉大港的孟加拉成衣廠老闆說他認識當地的永元資深主管,因此趕緊拜託他聯絡,也得以訪問永元這位資深經理人。

永元可說是業界的傳奇:1974 年由當年只有 27 歲的韓國人 Ki-hak Sung 先生,與兩位韓國合夥人成立了這間公司,後來靠著孟加拉籍友人的介紹,來到孟加拉設廠。靠著當地低廉的工資、出口至歐洲日本等大市場的免關稅制度,以及 Sung 先生過去擔任服飾與假髮業務時的歐洲客戶人脈,永元在孟加拉發跡,一路成為全球最大的戶外服飾代工廠。現在永元在孟加拉達卡與吉大港周遭廠區共聘用 65,000 名勞工,2016 年孟加拉廠區營業額約 8 億美元(約 247 億元新台幣),全球營業額 14 億美元(約 432 億元新台幣),是孟加拉最大的外商之一。

永元的生產線橫跨三大洲,由中國青島、越南、烏茲別克,到薩爾瓦多及衣索比亞,它代工的品牌包括了高端的 North Face、Nike、Adidas、Patagonia、L.L. Bean 與 Lululemon 等名牌。根據永元當地資深經理人所言,永元光是在孟加拉南部最大港口吉大港當地機場,就有三架噴射專機與六架螺旋槳中小型飛機,以便隨時可飛到韓國總部、孟加拉與世界各國的生產線與營運據點;由此也可看出永元的實力。

愈挫愈勇的韓國企業

但是永元能有這樣的成就,當然也是經歷了許多挫折與打擊。1981 年,孟加拉第二任總統 Ziaur Rahman 在政變中遇刺身亡,社會動盪不安。Sung 先生的合夥人不想繼續在孟加拉投資,他本人苦撐到 1984 年,才湊夠了錢把其他兩人的股份買下來。

1991 年的颶風導致吉大港淹水,永元的工廠整個泡在海水中,不但客戶訂的貨全部泡水,就連機械也因海水鹽分受損。Sung 先生花了將近 3 天才能從吉大港到達將近 250 公里外的達卡,開始處理高達 400 萬美元(未經通膨購買力修正約 1.23 億元新台幣,通膨購買力修正後約 2.28 億新台幣)的賠款與耗費鉅額的重建事宜。

之後永元還遇過多次罷工暴動,甚至至今還與孟加拉政府就永元在 1999 年購置、希望用以建構成韓國加工出口園區的一塊土地纏訟不休。但即使遇上這麼多挑戰,永元仍然一路成長成為一家世界級的公司,Sung 先生也於今年 9 月,被選為國際紡織製造商協會(International Textile Manufacturer’s Federation)2018 年至 2020 年期的會長。

永元在孟加拉的許多資深經理人都有軍方背景,因為孟國政府與加工出口區中軍方勢力龐大,可借助他們的人脈,由此也看得出韓商深諳在孟國人脈之重要。原本我還想請這位高層安排拜會韓國加工出口區主管,但可惜因聯絡不上,以及時間急迫未能成行。不過這樣一個在南亞異國崛起的韓國企業故事,仍然引人入勝。

下篇:你所不知道的孟加拉(下):在這片紅土大地上,台商的哀與樂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Youngone 官網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