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恩醜聞啟示錄:日本企業的「排外」內幕

高恩醜聞啟示錄:日本企業的「排外」內幕

最近廣受歡迎的日劇《下町火箭 2》,敘述有著技術實力的日本中小企業與大企業交手的故事,這部改編自小說家池井戶潤的劇集,情節和同一位作家的小說改編日劇一樣,都以「誇張」著稱:不管是《半澤直樹》裡對銀行法與公司治理視若無睹的銀行內部鬥爭,或是《下町火箭》或《陸王》裡那些大企業傾全集團之力也要踩扁主角任職的中小企業。劇中反派更一定要像西班牙文裡所說的“malos de la película”(電影裡的壞人)一樣,就是要滿臉邪笑、滿腦惡念,一心一意只想摧毀善良上進的主角。

救世主神話的殞落

西諺有云:藝術仿自生活(Art imitates life)。我們可以對照看看最近發生的日本企業醜聞:擔任雷諾(Renault)、日產汽車(Nissan)、三菱汽車(MMC)董事長與三家公司「聯盟」主席的汽車產業界傳奇——卡洛斯.高恩(Carlos Ghosn),於 2018 年 11 月 19 日因違反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涉嫌逃避申報 50 億日圓(約新台幣 14 億元)薪資所得,遭到日本東京地檢署逮捕。

逮捕消息傳出後,雷諾汽車的法國股價一度暴跌 13%,但日產汽車 CEO 西川廣人卻主動在日產日本總部召開「謝罪記者會」,宣布高恩涉嫌的金融犯罪情事是由日產內部檢舉告發,而高恩除了逃報薪資之外,還長期違法挪用公司資產,種種不法「全都因高恩的權力過於集中且龐大」所致云云。

出了這樣的大案子,讓我們覺得,日本企業與司法系統真是在道德上遠勝其他國家,尤其是鄰近的韓國的財團與政經結構——看看三星集團副會長,也是集團小開的李在鎔因貪腐被判處五年徒刑,結果被關了一年就緩刑獲釋;三年前在機上痛罵空服員又命令準備起飛的飛機掉頭回登機處的前大韓航空前副會長趙顯娥,二審也獲緩刑出獄——在韓國,富人不只活在另一個世界,他們的「司法特權」也非一般人可及。

卡洛斯.高恩 2018 年 11 月 19 日因違反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涉嫌逃避申報 50 億日圓薪資所得,遭到日本東京地檢署逮捕。圖/截取自 FRANCE 24 English YouTube 頻道

話說從頭:汽車金童是如何崛起的?

想當年,高恩可是汽車產業界叱吒風雲的 CEO:身為在巴西出生的黎巴嫩裔法國人,他先後在法國菁英學府巴黎綜合理工學院(École polytechnique)與國立巴黎高等礦業學校(École nationalesupérieure des mines de Paris)取得學位,之後進入法國輪胎大廠米其林工作。

30 歲那年,高恩成為米其林南美洲事業部的執行長,利用跨部門團隊,成功將通貨膨脹下虧損連連的事業部轉虧為盈;之後又任職米其林北美事業部,成功協助公司度過併購固特異後的轉型期。

之後高恩又被雷諾汽車挖角,替公司創造巨大利潤,一路成為雷諾汽車私有化之後的首任執行長;1999 年,他促成雷諾以入股 36.8%的方式與日產結盟,共享開發與通路資源,他更因此先後當上日產的執行長與董事長。

當時日產部門各自為政,行銷一落千丈,開發與生產部門卻繼續設計、製造市場難以接受的車型,負債高達 200 億美元(約新台幣 6,200 億元);與許多日本公司一樣,各部門之間的本位主義濃厚,無法互相溝通。

高恩在結盟之後於1999 年大膽訂下計劃:他誓言要在下一個財政年度(2000 年)就讓日產開始獲利,2002 年銷售毛利超過 4.5%、債務減少 50%,還保證若做不到他立刻辭職。他運用當年在米其林南美洲事業部的方法,再次組成跨部門工作小組、大肆裁員,並在公司進行內部整頓、取消年資晉用制、打破與供應商間互相持股的複雜體系、同時開發市場歡迎的新車種。

2002 年,高恩召開記者會宣布任務達成,同時又公布了「日產 180 計畫」,預計在 2005 年前,讓日產汽車全球銷售量增加 100 萬台、營運毛利至少 8% 與零債務。再度達成目標之後,高恩成為雷諾董事長與執行長,成為史上第一位同時領導兩間富比世 500 大企業的經營者。

當時高恩的聲勢如日中天,日本國內也為之瘋狂,漫畫雜誌上都有以他為主角的連載漫畫,相關管理書籍更是一本接一本地出版;福特與通用汽車先後與他聯繫多次,希望高薪聘請他出任執行長;更有許多人想拱他出來當法國或黎巴嫩總統。

身兼雷諾汽車與日產汽車執行長,卡洛斯.高恩作風大膽,行是果決。圖/截取自 FRANCE 24 English YouTube 頻道

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

如果說他的巨大成就鼓勵了許多人,那麼這次的醜聞,可能滿足了更多人的幸災樂禍。也許就像古希臘悲劇《伊底帕斯王》或莎士比亞的《奧賽羅》或《馬克白》一般,尋求權力的成功者之成與敗,都是因他們的人格所致。

而看到名人樓起樓塌,讓我們內心深處的嫉妒心獲得莫大滿足;黃俊雄布袋戲裡黑白郎君的名言:「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啦!」正說明了一切,所以也可以看到網路上「棒打落水狗」的言論不斷。

但是,如果我們稍加爬梳一下,就可以發現新聞中除了上述的「日本企業大義滅親」與「大起大落的悲劇英雄」兩個層面以外,其實還有更多內幕。

法律之外的日企醜聞內幕

其實日本企業內部的財務與品質醜聞眾多,金額堪比高恩被控訴的 50 億日圓薪資所得,甚至高出許多──看看幾年前的日本光學儀器大廠奧林巴斯 Olympus,當時高層透過高價買下其他海內外公司,再以提報虧損或支付顧問費的方式,做了十幾億美元的假帳。當首位接任奧林巴斯的外籍總裁想要將此案公諸於世時,奧林巴斯還將其辭退。

同樣是汽車產業,近年來的醜聞,從三菱 Pajero 車款品質致命缺陷事件,到高田 Takada 氣囊,這些事件不只造成金錢損失,甚至造成許多死傷,但同樣也被相關企業盡力掩蓋多年,直到外界媒體報導、發覺事態無法隱瞞下去後,才讓前者大幅改組、後者破產倒閉。

相較之下,日產先是自揭瘡疤,然後高層立刻出來與高恩切割,日方檢調速度也快到令人嘖嘖稱奇。因此,對許多法國媒體來說,先不論高恩是否有隱瞞薪資未報稅,他們對於日本政府與企業對「日本自己人」與「外籍 CEO」的醜聞態度截然不同而十分不滿,更何況高恩被控的罪名與金額的嚴重性,比起那些鬧出多條人命的日本汽車產業醜聞相差許多。

正如經濟學人指出,這次的醜聞顯示日本企業內部治理有著極大漏洞:即使這麼多年來,發生過如此多日本企業的產品與治理醜聞,卻還能夠讓一間跨國企業高層為所欲為。其他歐美媒體也直指,這與法國政府日前宣布立法擴張其所擁有股份之私人公司的投票權有關:法國政府仍擁有雷諾股份,而雷諾又是日產大股東;日產內部一方面恐懼這是全面併購的前兆,另一方面,銷售量與評價都遠超過雷諾品牌的日產汽車高層,也對至今還得繼續聽命於雷諾汽車心生不滿。

高恩本人曾表達過,希望雷諾、日產與之後入股的三菱汽車,這三家企業的關係能更進一步結合。也因此,對這些媒體而言,這次的醜聞已經不單純是法律或道德層面的議題,更牽扯到國家政治與經濟議題。

日產爆發內部醜聞,日企作風是迅速與外籍高階主管切割。圖/截取自 YouTube 

「國家級」企業,「國家級」保護

過去,日本政府也曾尋求日本本地業界協助,盡力阻擋鴻海併購 SHARP,然而當年的併購案尚有國安考量──因為鴻海本身的「中國連結」及 SHARP 擁有部分高科技產品──但對於汽車產業購併案,與其說是國安顧慮,還不如說是「國家面子」問題。

汽車產業由於其高技術性與汽車的普及性,一直被視為一個國家的產業指標,更何況,日產可是掛著「日(本)產」的招牌,對日本政府來說,也許更別有意義。因此,這場「內部吹哨者勇敢揭發自家上司黑幕,檢方積極介入調查」的大秀,在歐美媒體與批評者眼中,根本就是日產與日本政府企圖擋下「日產與三菱被雷諾合併」的先發制人之舉。

在競爭激烈的汽車產業中,「全球汽車銷量」是獲利的重要指標,透過更多全球銷售量及共同設計開發,各車型可以共用的零件更多(業界的用語是「平台共用 shared platform」)、開發設計與模具成本可以大幅降低。另一方面,已經成為世界各國政府共識的電動車與自駕技術研究所費不貲,這讓各大車廠不得不互相結盟以分攤開發成本。

雷諾──日產─三菱這三家汽車的企業聯盟,在今年 1 至 9 月的全球銷售量上勉強勝過都曾是業界第一的福斯集團與豐田汽車,但是這個「聯盟」得以維持至今,全靠每個月在日本與法國之間飛來飛去的高恩他過人的精力與策劃;加上高恩與許多領導者一樣,並未積極培養接班人,因此一旦高恩被迫離職,這個聯盟恐怕難以維持。

如果這三家公司在醜聞爆發後股價都慘跌,那絕不是因為這個醜聞本身,而是因為這三家公司的未來讓投資人陷入疑慮之中。看起來,池井戶潤的小說改編日劇中,那些誇張到可以犧牲投資人利益的作為,或是斷送公司利益的內鬥,還真的是有所本──而現實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全球化 VS. 在地化

在許多相關報導中,都可以看見前述「日本企業大義滅親」、「大起大落的悲劇英雄」與「國家企業保衛戰」三種層次的分析,但是筆者還想提另一個層面:高恩是日本汽車業界第四位外籍執行長,但是前三位都是福特與馬自達過去「緊密合作」(當福特併購馬自達股份,給日本人留面子的說法)時,由福特派到日本馬自達負責控管開銷的經理人。

相反地,高恩是實際上深度介入日產這間發跡於東京麻布區的企業,將其重新改造,讓其發揮技術上的強項,重新打響招牌。而高恩可以流利以法文、英文、葡萄牙文與阿拉伯文溝通,又在歐洲、北美與南美三大洲都管理過跨國企業的全球化背景,恰好與大部分高層仍是日本人、又少有國際治理經驗的日產管理階層成為強烈對比。

也許這也說明了為何在日產脫離險境後,高層決定如此「回報」高恩的決定──日本企業終究還是一個排斥外國人的場域,不論是對基層員工或頂級上司。這樣「全球化對上在地(企業)文化價值」的職業經理人困境,與衍生的企業文化適應問題,恐怕將是亞洲企業將來必須面臨的問題;尤其是在許多日韓台企業都面臨國內人口老化、人才庫急速縮減,必定得向外尋才之時。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Bertel Schmitt@wikipedia, CC BY-SA 3.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