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西班牙中學開始教男孩熨衣、煮飯、打掃──教育應該教些什麼?

當西班牙中學開始教男孩熨衣、煮飯、打掃──教育應該教些什麼?

根據阿根廷大報《號角報(Clarín)》報導,在西班牙西北部小城 Vigo 的一間學校,開始教青少年熨衣、縫鈕扣、煮飯、打掃等傳統上被認為是女性應該學習的技能。這樣的課程對當地來說,不僅僅是教導學生一些技能來打理自己的生活,還有更進一步的深層意義:教導學生男女平權的想法。

在南歐國家,男性普遍認為做家事是女生的事,拉丁美洲的大男人主義多少也沿襲了這樣的遺風(參考:「一個女生都不能少」──認識拉丁美洲的歧視:從丹鳳眼、小中國佬到沙文主義與厭女),因此這樣的課程也反映了近年因為#MeToo 運動,在南歐國家之間帶來的男女平權思潮,不僅讓男學生學習生活技能,也讓他們體驗女性做這些工作時的辛苦,反思傳統拉丁系國家中,家事與工作分配上的性別歧視與不公。

學術知識 VS. 人生經驗

但是這樣的課程除了讓我覺得台灣似乎也該教以外,也讓我不禁有另一種想法:為什麼我們的教育只教學術知識,而不教我們成長中最重要的東西呢?像是基礎的生活技能,如何防止與面對霸凌、如何面對青春期的變化、如何交朋友、如何追求伴侶,而不會淪於不必要的騷擾?以及如何理財、如何面對生活的挫折與失落,像是失戀、親人好友逝世、創業失敗?或是如何教導小孩?我想新手父母與許多並非新手但是還是一樣手足無措的父母一定很需要這樣的課程。

很多人一定會說:「這些東西都是人生經驗啦,沒法教導!」尤其是當有些老師自己根本也沒這些經驗時;也有人會說,這種人生經驗應該由父母朋友身上,甚至所處環境中自己學習。但是且讓我們反思一下,在過去的教育體系中,不管是歐洲最早的大學或是中國的私塾,教導的都是數學、哲學、倫理或神學,沒有生理衛生,沒有性教育,沒有體育音樂藝術相關課程,為什麼?

那時的人會這樣告訴你:「這些東西不是都自己去體會、父母同儕教你就好?」至於特殊的技藝,像是繪畫音樂或馬術劍術,則應該去求教相關的「大師」,或到軍隊等組織機構中學習,不該由學校來負責這些科目;至於性教育,如果沒春宮圖可看,就只好等自己上床後再去摸索。但是,隨著時代的演進,這些知識也一一被納入正式課程中。

事實上,目前我們學校中的課程,與幾十年前,甚至與工業時代的學校十分相近──我們學習語文以利溝通、學習數理化學以利工作上的應用(但是到底有多少工作會用到二元一次方程式?)、學習歷史地理以建立一個國家民族或政權的史觀與世界觀、學習體育以培養國民體魄以便在工廠、戰場上賣命;其他科目,不過是陪襯。

歐洲人的觀念相當注重家庭教育,家長會帶領孩子認識各種年紀會遇到的生活問題。圖/goodluz@ShutterStock

時代不同,教學內容也應與時俱進

但是,世界早已與工業時代、科舉時代完全不同了。當世界已經變化了這麼多,我們的課程是否也該做出相對應的變化,不再自我侷限於教導傳統的知識型科目,而納入更多與生活相關的經驗與體驗,讓孩子可以更快樂地成長?當 Google 到的知識,可以勝過任何一個老師的腦容量時,老師與家長該做的,除了教導孩子如何辨認真偽與質疑的能力以外,也許更應該試著成為他們的生活導遊,提醒他們生命中必經的各種挑戰,陪伴他們一起走過,而不再只是那些死版知識或道德的傳播者。

也許,在工業時代,我們可以把學校教育當成模具,快速製造一個個外表不同但思想一致的磚塊學生,進入社會後,成為 Pink Floyd 樂團所謂的「牆上的另一塊磚」(參考:【8090 都老師】皇后樂團(Queen)與我:挑戰體制、破牆而出的〈波西米亞狂想曲〉);但是在出生率節節降低,學校與教師整天抱怨找不到學生的數位時代,為什麼我們卻沒把孩子當成個個都必須珍惜,才能樣樣都必須妥善開發的獨特個人來教導?

這樣的教育,不需等到其他國家開始實行再來做,因為我們自己應該最清楚台灣的教育缺乏什麼吧?尤其在你我每天都看到那麼多不知怎麼教小孩的父母、那麼多不知怎麼被教出來的小孩或成人、或你我根本就是其中一員時,我們的孩子,難道不值得更加個人化、更加珍惜他們的生命歷程的教育嗎?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Denzio71@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