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可以促進經濟發展?──從一個西班牙同志友善小城談起

婚姻平權可以促進經濟發展?──從一個西班牙同志友善小城談起

幾個月前,在得知婚姻平權公投連署破 33 萬份達標,準備造冊送中選會的那一天,我想起了在西班牙小鎮 Sitges 發生的事。

2012 年的夏天,我到西班牙自助旅遊,並在網路上發現了一個外國人愛去的景點:錫切斯(Sitges)。這是一個位於巴塞隆納南部約 40 公里的小城,有著面對碧藍地中海的美麗白沙灘,在這裡隨便拍都像明信片。

這裡除了有天體海灘,還是座自稱對同志最友善的海灘城市。即使西班牙早在 2005 年就已將同性婚姻合法化,但並不見得到處都歡迎同志;好事雞婆如我,當然想去看看。

躲過金融風暴的同志天堂

Sitges 果然是個美麗的地方,碧藍天空下,小小的湛藍港口停滿了白色遊艇,路上也可以看到同志情侶牽手並肩走著。與想像不同的是,同性戀海灘就設在大眾海灘旁,近到大概就是某些道德人士會氣瘋的距離。更正確地說,在這裡根本沒有所謂的「同性戀海灘」,那不過是大部分歐美同性戀者較喜歡聚集的一段沙灘;即使不是同性戀者,也可以在那裏曬太陽,甚至攜家帶眷。

小城裡有許多同性戀舞廳,路旁露天酒吧有著打扮成大媽的男藝人和顧客們鬧著玩。為了確認這樣的同志人潮對這個小城的經濟影響,我信步走進一間房地產公司,假裝是有興趣投資當地房屋的亞洲投資客。我跟房地產業務聊了起來,不免有點壞心地問到這個小城對同志的歡迎態度,是否影響到房地產的價格。

仲介小姐有點困惑地告訴我,自從 2007 年的次貸金融風暴,乃至 2008 年的金融海嘯以來,西班牙的房價一路暴跌,處處都是空屋,尤其是那些風光明媚的地中海岸城鎮,過去英美北歐觀光客最愛去那裡度假、過退休生活。

但是拜其對同性戀友善的名聲之賜,Sitges 這個小鎮幾乎未受影響,歐美各國的同志仍然紛紛湧入當地。因此,這裡的租金和房價仍然維持在金融危機前的水準。當然,仲介也無法向我保證,若是危機持續,房價是否不會與其他城市一樣重挫。但是,對同志的友善,至少在這幾年間,維持了這小鎮的繁榮。平權,其實就是拚經濟。

Sitges 這個性別友善的西班牙小鎮,因為平權經濟而躲過金融海嘯的重挫危機。圖/GeNik@ShutterStock

論那些反同婚者心中的恐懼

還記得今年八月底,當媒體紛紛以「婚姻平權公投連署 37 天內神速達標」、「收件破 33 萬份,速度接近反同公投 2 倍」之類的標題宣示這次平權公投連署的「勝利」時,我很清楚促成這次公投連署成功的那股氣勢,其實也就是造成「反同公投」的推力。

為什麼反同者會反對這樣應該是有益於所有人的平權運動呢?這對他們來說有什麼好處?我認為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恐懼

在英文/西班牙文的單字裡,代表「恐懼、厭惡」的字尾 -phobia/fobia 源自希臘文的"phobos(恐懼、脫逃)"與"phebesthai(逃走)"兩個字:當我們恐懼時,第一個反應就是逃向安全熟悉的地方。這部分西方文化看得很清楚,恐懼同時也帶來厭惡感,所以在英文/西班牙文中的 phobia/fobia 也成為代表仇恨的字尾。

那麼,到底反對同性平權運動的人,又是在恐懼什麼?答案其實也很簡單:改變,無論是想像的改變,或是真實的改變。我們恐懼改變,因為改變代表未知的風險;若不是環境逼著我們必須改變,我們寧可相信現在的生活會世世代代繼續下去。

要不是人口越來越多,資源逐漸變少,生活日益困難,我相信我們的老祖先根本不想離開非洲──過得好好的,幹嘛要搬家,走向那未知的前方呢?對於反同者來說,「同婚合法化」正是一個未知的未來。懼高可以不爬山、怕水可以不游泳、怕蟑螂可以找別人來打,但是沒有什麼比即將到來的未知更恐怖;因為人們不知如何應付,也不知會產生什麼影響。

對於現代快速變動的社會與思潮的恐懼,是許多資訊較封閉、思想較保守者共享的恐懼。當然,多少也可能是因為某些宗教團體從中做了許多操作,尤其是來自美國的福音教派,近年在非洲大肆宣傳「恐同」。有趣的是,他們滿口捍衛傳統家庭價值,卻忘了一神教本身就是打破了多神教與萬物有靈論傳統的宗教創新,以及一夫一妻制本身也是打破封建時代一夫多妻制家庭傳統的創新。

因此,我想盡一己微薄之力呼籲的是:我們應該對反對平權者的各種荒唐言行更加寬容,就像你我不會因為一隻小貓被嚇到而撞倒水瓶就痛打牠一頓,我們也不該苛責反對平權者對快速變動世界的驚恐。恐懼本就是人性最基本的情緒之一,靠著它我們的老祖先得以避開了許多危險,存活下來。我們該做的是,透過更多對話來安撫人們的驚恐,並將平權形塑成讓更多社會大眾有感的議題,以爭取更多人的關心,例如:經濟議題。

"EQUAL RIGHT$"平權商機無限

Sitges 的例子讓我們看見了平權的經濟層面,當我們成為一個婚姻平權的社會,商機可以從有形的婚紗攝影產業、婚宴相關產業,到無形的觀光旅遊與台灣國際形象提升。

還記得 2017 年,當大法官宣布同性婚姻應予合法化時,台灣的名號即出現在世界各大媒體版面上;這樣搏全球媒體版面的方式,划算不划算?而這正是我們應該做的。當平權議題被塑造成社會議題,或政治人權議題都碰上阻礙時,改由經濟層面來形塑,也許可以找到更大的共通點。因為我們最喜歡的就是「拚經濟」。

當然,這種所謂的「粉紅經濟」所帶來的經濟規模,也許並沒有想像中的大。不過「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這樣的頭銜,卻是億萬美元也買不到的最好國際宣傳;只要台灣能夠有任何正面的「第一」,增加全球曝光度,我們都應該大力推動。

另外,我們也能利用台灣的例子鼓舞其他亞洲國家,藉此吸引在其他亞洲國家因為性取向、性別認同而受到歧視騷擾的人才來台;否則光以台灣的薪資來說,對世界大部分的人才恐怕沒啥吸引力。

「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的頭銜,是億萬美元也買不到的最好國際宣傳。圖/Iakov Filimonov@ShutterStock

我們也可以以此大肆宣傳,提供更多誘因,讓歐美大廠將他們的亞洲據點設在台灣,或在台灣增加更多高端投資,連帶增加工作機會與薪資水準。如此,台灣也能成為亞洲的「領頭羊」:再也沒有一個亞洲國家能夠以「同性平權」不符合亞洲價值來壓制其國內的同性平權呼聲,因為我們就是亞洲的先例。

這樣「經濟化」一個議題,以改變社會對它刻板印象的做法,其實已有成功先例。以過去負面形象嚴重的電玩遊戲為例,近年來,透過一連串的大規模競賽活動與獎金,電玩結合了人們與各國政府之間的競爭心理、愛國心與對經濟利益的渴望(這就是人性),得以逐漸「洗白」社會大眾對電玩的負面印象。

這不只證明資本主義力量無遠弗屆,不但遠比 100 篇英美研究或大師理論文章有效,也證明了結合人性的行銷方式,是改變社會想法的一種利器。另外一個例子則是 2000 年代流行的「銀髮經濟」,將被視為老殘窮的長期照護與高齡者相關需求成功形塑成一個值得重視的市場,連帶提升對高齡者的印象。

放下改變帶來的恐懼,也不要嘲笑因恐懼而來的作為

我們也要這樣安撫許多人心中的恐懼:「不會的,我們的社會可以廣納百川,接納改變,這個社會不會就此完蛋的!」社會價值觀本來就會一直變化,就像我們的社會越來越多人決定單身過一生、或是結了婚不養孩子只養貓、或是開始做很多你我過去根本不知道能靠此賺錢的工作,像是網紅,像是直播主、像是替寵物翻譯牠們的心理狀態,或是處理寵物的後事。

筆者在前文〈【全球魯蛇世代?】致年輕而迷惘、憤怒的你:當我們終將成為「大人」,切莫忘了此刻的自己〉中也提及,一位 13 世紀的主教批評當時人們的墮落,說出「居然不用上帝賜予的雙手吃飯,改拿刀叉這種工具」這樣的話,現在看來令人啞然失笑。

從以前到現在,社會變了這麼多,手機可以拍照打電玩跟打國際電話了,年輕一輩沒人知道傳真機怎麼用了,至於電報?!那是什麼?但我們還是活得好好的不是嗎?甚至我們的視野與世界也更廣了──以前出國工作就是去美國或大陸,現在想去印度投資的公司前仆後繼,甚至還抱怨找不到人長駐當地。

11 月 24 日的公投,當然要投。但是在對立的激情過後,我希望各位不管支持哪一方,都能一起坐下來,心平氣和想像一個新的、真實的未來,不要被想像的恐懼所吞噬,也不要嘲笑那些因為恐懼所說的話或作為。

不管是主內弟兄姊妹,或是六道眾生,我們都是平等的,沒有「我們」、「他們」的分別。我希望,台灣人可以一起共同創造的,將會是一個所有人都能享受一樣的法律權利,許一個一起拚經濟的未來。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趙安平

Photo Credit:Sonia Bone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