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學語言的迷思】(三):説英文就是「有水準」?說台語就是「中下階級」?台灣人對語言的正負面偏見

【打破學語言的迷思】(三):説英文就是「有水準」?說台語就是「中下階級」?台灣人對語言的正負面偏見

在台灣,你可以明顯地感覺到,有許多人對特定語言有著「崇拜」、對某些語言則有著負面歧視。我更必須承認,連自己在無意識間,都不免會有這樣的偏見:

就在日前,我走過台北市松山區一排老舊的公寓,突然聽到樓上傳來兩個小孩以美式英文互相談笑的聲音。剎時之間我的第一個想法是:「真看不出來這外觀破舊的社區,居住其中的人們這麼有水準⋯⋯」我隨即意識到並自我反省,連自己都陷入了「說英文就很高尚」的迷思中。

是的,在台灣,我們很容易不自覺地有著「說某些語言比較高尚,說某些語言比較低俗」的成見。而這樣的想法,其實在許多國家都有(請參閱各殖民歷史和「後殖民」相關論述),但是在台灣,又有點特別不一樣:

在許多亞洲國家與開發中國家、新興市場,由於深受西方強勢文化影響,多和台灣一樣,會覺得說英文「好像很厲害」。(最近上映的印度電影《人生起跑線》,就在描述印度的教育體系與社會體制下,對英文的「正面偏見」)

印度電影《人生起跑線》。圖/截自 車庫娛樂@Youtube

不過在大部分國家,人們說自己的母語,並不會被歧視。

反觀在台灣,大多數人的母語卻長期被制度性歧視被遺忘;直到不久前,還有公眾人物認為說母語是「落後」、「很台」的表現,甚至驕傲於他們不會說這些語言。

靠著許多獨立樂團、文化與社運人士的努力,我們的母語才得以稍稍恢復元氣,但是這些母語──尤其是原住民的族語,仍然面臨使用者年齡老化、使用場合少,以及強勢語言的滲入影響等等挑戰。

圖/Shutterstock

學母語:「文化保存」、「政治正確」以外的超實用理由

很多人會提到,母語是我們文化的根源、是我們的根、是我們不被外來強權同化的依據⋯⋯等等。這些說法都是正確的,但難免有些「嚴肅」,不見得會讓「學習母語」這件事情變得更吸引人。所以容我先從其他的角度,切入這個議題好了:

首先,就如之前我的文章《讓我們一起打造一個多語台灣──見不賢而內自省,從「強國崛起」的烏龍事件說起》所提到的:「台灣所有的語言,不但能讓我們與東南亞語南島民族接軌;學習更多語言,也會讓我們學習其他語言時更加容易。」

不只有一位越南人告訴我,對他們來說,學習台語或客家話比中文更容易,因為台語、客家話與越南語,聲調變化相似,也遠較中文為多;同時台語及客家話中的音,也比中文來得多。甚至,若熟悉台語及客家話的發音,在學習歐洲系語言時也比較容易上手。

另外,以我個人的母語台語為例,它不但讓我更容易打入台灣傳統產業的世界,也讓我與自己的文化重新接軌,重建自己的身分認知。

同時,如同大家所知,即使到了現在,台語在國際職場上也很有「發揮空間」:每當商業談判或內外會議中,若有中國人或懂中文的外國人在場時,我們台灣同胞如果想要「私下交流意見」,總會「自動轉成台語聲道」。

而常常用台語,更能夠精準表現出我們想要表達的感覺──這樣的例子,當然不限於我們的單字「國罵」。你說,台語是不是很有用呢?台灣其他的母語也是喔!

為外國人學習自己語言沾沾自喜?其實能夠掌握多國語言,才是國家實力象徵

其實,會說多種語言,不但是自己的能力,也更能夠展現一國的國力──據說在簽署《馬關條約》時,日方代表伊藤博文曾經以漢字與清帝國的代表李鴻章溝通,伊藤甚至還能寫漢文詩。而如今中國官方談到此事時,仍不免津津自喜,認為「顯然日本就算(甲午)軍事戰勝了中國、還是受到大中華文化影響」,言下之意仍有著「我是本家、你是分家」的上對下「天朝思想」。

這樣的看法,除了「阿Q」得可笑之外,更重要的是沒看清楚一點:日本即使在德川幕府的鎖國時期,仍然持續透過與荷蘭的交流引進歐洲知識,並將其統稱為「蘭學」,奠定了後來明治維新「西化」的基礎。

而當日本知識份子已可以使用多種語言(日文、中文、荷蘭文以及之後的英文)了解各國文化、甚至對所謂中華文化與漢學都能夠運用自如,並用這些語言來引進最新思潮時;相較之下,當時清帝國因「夜郎自大」、「天朝自居」,只會對他國學習其文化沾沾自喜,卻對日本與其他周遭國家的語言與文化不屑一顧,直到遭受列強侵略才如大夢初醒──孫子兵法說過最基本的原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怪不得最後清帝國只能淪落到如魯迅筆下的阿Q,自嘲:「被兒子打了」。

人苦於不能自知,無法以歷史為鑑,所以清帝國的「天朝思想」被搬移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重演,也就不那麼奇怪了。至於那些在「中華民國」,認為台語就是落伍、低俗的井底之蛙,擺明了歧視你我的文化、還「以自己會講的語言比別人少」為傲的人,即使衣著再光鮮亮麗,再常出現在螢幕上,還是掩飾不了他們內心的醜陋。

學外文有尊有卑?學法文德文就好有氣質,學東南亞語言就沒啥用?

圖/Shutterstock

前面提到,除了我們自己的母語,至今在台灣也還有許多人對不同外語,有著截然不同的偏見:

例如,對英文、日文與歐系語言,通常我們有著「正面偏見」,例如:「會説法文好浪慢、會說德文好專業、會說日文好優秀⋯⋯」等等。但對於東南亞諸國的語言如印尼文、越南文、泰文等,雖然近年由於「新南向政策」,開始有較多的學習的人口,但仍有許多人基於過去對東南亞國家的刻板印象,而歧視東南亞語言:「幹嘛學外勞講話?」「嘰哩瓜拉聽不懂在說什麼」⋯⋯等惡毒評語仍不時可見。

事實上,這樣的語言歧視並非台灣所獨有──如果注意觀察,你會發現在好萊塢電影裡,會說多種語言、或講英文有明顯外國口音的角色,通常不是從事低階工作的外來移民,就是間諜或壞人。

《虎膽龍威5》中的反派俄羅斯角色。圖/Q博士

這正反映美國主要觀眾群的現況:美國是「大部分國民都不會講鄰國或其他國家語言」的國家,也因此為了討好當地觀眾群,好萊塢電影常做出這樣的設定;而是的,你想得沒錯,近年的日本與韓國,也是大部分國民都不會說其他國家語言的國家。所以你在韓劇或日本動漫裡,要不很少看見外國角色,要不那少數的外國角色,也總是刻板得可笑──有點年紀的人可能還能記得《亂馬 1/2 》裡面的珊璞等誇張的「中國人」角色,而日本動漫中的西方人角色,也常常都是「性格單純、樂天」或「代表強大美國」的單薄、平面設定。這背後,當然也與語言、文化隔閡有關。

事實上,透過單一語言(代表其背後的文化或國家)之觀點去看其他國家,一定會有偏差──尤其是當這個被當成觀點的國家,本身也有其利益及盲點所在時。

這個問題,就留待之後的文章再來探討吧。

(未完待續)

註:越南語及閩南語客家話並非同一語系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