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學語言的迷思】(一):學外語,值得嗎?──自學西語改變人生的「內向大叔」經驗分享

【打破學語言的迷思】(一):學外語,值得嗎?──自學西語改變人生的「內向大叔」經驗分享

這篇文章的標題,似乎是多此一問:不多學點外語,要怎麼跟外國人溝通呢?

嗯,如果讀者朋友您會這樣想,就表示你與我應該在同一個「同溫層」中;但如果你勇敢一點點、走出這個圈圈,很可能就會聽到類似以下的評語:

一、「幹嘛學其他語言,中文跟英文都學不好了。」
二、「幹嘛學那麼多其他的語言,只要英文學好就可以走遍天下了。」
三、「幹嘛學那麼多語言,學 coding 跟電腦能溝通才是真的,你看人家外國多缺軟體工程師啊!」
四、「幹嘛學外文,未來是中國人 / 中文的世紀啊。」
五、「反正我又沒想出國讀書、工作,幹嘛學外文?」
⋯⋯

在過去,文章一開始「設問破題」後,我就會開始直接在下方──反駁這些謬論──畢竟這是小時候作文、申論考試、辯論比賽訓練出來,最有效率的表達方式。

不過因為不想再被酸民罵「光說教沒故事」,因此在一一反駁這些說法之前,這篇文章請先讓我賣個關子,來談談自己的學語言經驗好了:

「反正你們暑假補習都學過了」──讓我傻眼的英語學習經驗

對我來說,學中文並不難;根據長輩的轉述,在上幼稚園之前,我就已經會念報紙上出現的大部分文字了。

這邊當然不是要自誇天份高──其實,如果你生活在台灣、一定也可以輕鬆學會中文、不必靠補習。因為每天光是看電視、電影、報紙、網站,甚至連課本都不必看,就可以耳濡目染地學會生活中所需的中文了。

光以「影音」來說,因為我們的多數電視節目、電影都有字幕,這其實就是最好的「學習工具」,如果是中文發音的節目,它還會「念出來給你聽」呢!

或許因為如此,我對台灣國民義務教育體系中,直到現在還在採行的「國文課」教育方式,實在很容易感到嗤之以鼻:怎麼到現在還在背課文、劃重點背作者生平、錯字罰寫幾十遍?而不是把重點放在教學生們培養閱讀習慣、媒體識讀、練習具邏輯地分析整篇文章、以及培養想法表達的能力或創作?(難怪有人半諷刺地説:台灣的數學課,是把學生「當天才在教」;但到了國文課、歷史課,卻把人「當白痴在教」。)

總之在當時的環境下,我的中文成績還算不錯,反倒是台語在當年沒字可遵循、也沒有正式的語言課程下,讓我學起來很吃力──不過這個故事我們之後再說。

然而我在小學、中學時的英文學習,就真的很悲劇了:在我國中時代因家庭因素搬到阿根廷之前,我的英文真的「非常不怎麼樣」。

主要原因也很簡單:在那個考試還會考你每個單字音標的年代,我在台灣上國中前的那個暑假,沒乖乖像其他學生一樣去補習班、或到老師家「補音標」。

因此一開學時,當國中老師直接在台上説:「音標這些都跳過不教,反正你們暑假都在補習班學過了。我們直接來開始背單字!」時,我頓時傻眼。

然後,根據我當年在台灣念國中時有限的經驗,英文老師的教學方式,基本上完全就是以學生「聯考」的英文成績為終極目標、「模擬考校際排名」為次要目標、「段考、月考的班際排名」為再次要目標⋯⋯這樣類推下來的。換言之,只要「考試不會考」、「配分比不高」的學習項目,一定是盡量快速跳過。「要有效率的念書啊!浪費那麼多時間看英美電影、小說,考試又不會考!有什麼用?」可說是當時我所體驗的英語教學「最高指導原則」。

 圖/nelen@Shutterstock

來到阿根廷後,自己找到學習方法

總之,在不懂音標、英文不怎樣,西文當然更完全不懂的情況下,我就這樣來到阿根廷了。

一開始那幾年,著實非常痛苦──不擅社交的我,不敢去找阿根廷當地人、或其他國家的學生說話練習,校園、生活中的溝通常常遇到困境。家人看我如此痛苦,便請了個家教幫忙,但對當時的我來說,成效也很有限。

但是後來,我找到了自己的學習方法:閱讀。從歷史課本、科普雜誌到小說故事,我按照自己的興趣,除了學校的西班牙文課本外,還自己邊看邊查字典,讀了很多西文的雜誌與「課外讀物」(是的,那時候還有這樣的稱呼);透過這些閱讀,我不但獲得了更多知識,也日漸了解西班牙文的寫作方式。

與許多語言一樣,西班牙語可以略分成口語、書面與正式等三種表達方式,而因為「廣泛閱讀」(如小說中的「對話」,便常以口語形式表達),讓我對口語及書面、正式的表達方式差異,比單看教材要更加清楚。

也就是靠著當年「半自學起家」的西班牙文,讓我不但了解更多不同的觀點,看到更廣的世界,也有了更多的機會與「奇遇」:從用西班牙文學著寫文章、讀心理分析,到找到相關的業務工作、還翻譯了幾本書;從輕鬆在西班牙自助旅行、還在聖家堂用西班牙語跟俄國美女搭訕,到後來頻赴拉美出差;從在拉丁美洲招商並宣傳台灣、到幫大官甚至總統翻譯過幾次外交會議⋯⋯。這些都是剛到阿根廷時、深陷學習痛苦中的我未曾想到的。

 圖/Iakov Filimonov@Shutterstock

學第二外語會讓英文變好?對我來說是真的

甚至,因為西班牙文與英文的相近性,在自己融會貫通下,讓我本來不怎樣的英文也變好了──尤其是英文閱讀能力。

回頭說到我的英文能力:其實我的英文只有三分之一是透過正式教育學到的;另外三分之一是看完精彩的西文小說,又忍不住去找它的英文版來讀學到的;還有另外三分之一,說來有點不好意思,則是看電影、看電視劇、尤其是玩電腦遊戲學的──是的,就是大家都說玩多了會上癮、浪費人生的「電動」。

在這邊稍微解釋一下:由於大叔我那年代的電腦是 RGB 螢幕+ 286 核心,無法呈現如現代遊戲華麗的動畫、影音效果,就連圖片都是紅藍綠三色組成,可說「慘不忍睹」。因此許多角色扮演遊戲與戰略遊戲的「過場情節」,都是以「文章」敘述。

但正是靠著那些 RPG 的「過場情節敘述」,我不只學到了英文文章的敘事手法,也學到了許多像是 “ troll ”、“ orcs ”、“ ogre ” 這些多年後隨著《哈利波特》小說與《魔戒》系列電影的風行,漸漸為眾人所知所用(儘管意義通常與原意不同)的單字。(當然,你也許會說「學那些有甚麼用」,然後你就會被一堆人“ troll ”⋯⋯)

而靠著電視劇與電影,我知道了許多歐美常用的俗語與片語,也才會發現在英美澳洲,發出 often 裡的 t 音的人越來越多──但在我們的國中小英文課程裏,我們還是只會教一個「標準發音」: often 這個字裡的 t ,絕對不能發音。

學外語一定要「出國」嗎?語言教育體制不改,那出國可能真的比較快

從英文不好、西語程度零,到現在自認幸運擁有不少特別的經歷和經驗,這一切回想起來,真的主要歸功於我當時在拉丁美洲,硬是學好了西班牙文。

而這些,還只是個不太會行銷自己的「內向中年大叔」,靠著單單一種語言、靠著單單自己一個人不斷閱讀所做到的事──相信能力更好、更開朗大方樂意與外國人互動的你 / 妳,若趁著年輕有時間,多學幾種語言,拓展你 / 妳自己的可能性,更絕對會是值得的。

看到這裡,不知道會不會又有酸民跳出來說:「那是因為『你家有錢 / 有閒 / 有資源』送你出去阿根廷⋯⋯」云云。這裏就姑且先不論「到阿根廷」跟「家裡有錢」或「學好英語」的關係到底在哪裡,也不論其實如前文所言,我剛到阿根廷時不敢交際、因此真的是只靠閱讀來學習好了。

我覺得像這樣「有錢 = 出國 = 外文好」的刻板印象,倒是可以這樣看:「生活環境」固然確實會成為語言學習的助力,但真正重要的,其實還是「學習方法」和「教育」的方式──畢竟以台灣為例,現在每個人在 12 年義務教育中,都學了整整 12 年的英文,為什麼大家還是會認為「出國英文才能變好」呢?

可見,台灣的外語、甚至語言教育,確實有諸多需要改進之處:

把語言學習與生活切開,不可能有良好的「學習環境」

我常常覺得,也許我們的語言教育最失敗的地方,就是把所有語言──不管是中文或其他外語——切割成萬千個「小單位」(生字、句型、文法),然後要求學生們「單獨」背誦、「重複」練習,當作考試過關用的講義,讓學習死板而毫無樂趣。

同時,我們的外語教育也常常硬生生把「課堂」和「生活」切開,無視於充斥電視、電影與網路上的各種影片與資源,導致無法在台灣營造出學生有興趣、有動力的「學習環境」。

讓我至今印象很深的事情是,大約 3  年前,有教育產業工會團體抗議、也看到國中老師投書,認為「由於偏鄉教育資源不足、無法有效學習英文聽力,因此學測不應該考英文聽力以示公平,才能拉近城鄉差距」。

這話題當時一度沸沸揚揚,甚至還有報紙去訪問眾多「明星爸媽」各抒己見

但老實說,這樣的觀點,只讓我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沒錯,城鄉確有教育上的「資源差異」。但誰說資源少就無法「有效學習英文聽力」?按照這個邏輯,資源少也無法「有效學習中文能力」、「有效學習史地觀念」、「有效學習數學計算」,所以「為求公平」,大家通通不用學習,就能「拉近城鄉差距」了?偏鄉資源若缺乏,我們不應該想法投入更多資源來平衡相關差距嗎?怎會變成削足適履,而不是換雙大一點的鞋子呢?

圖/Photographee.eu@Shutterstock

其實,這類爭議的根本原因,在於我們長期以來,都把「學習」視為「只是為了應付升學考試」的工具,並且硬是納入一定會有、也必須要有「標準答案」的教育體系裡。

在這個教育體系下,許多教育者甚至不覺得英文或任何語言,是一種「活的語言」──明明學習外語的目的,是用來閱讀、用來看電視電影、用來彼此討論與創作的;是用來對話、溝通、用來思考與發表意見、用來更深入了解異國文化、或者向外介紹自己文化用的。

但在這一套體系下僵固的思考中,外語,只純粹是用來應付考試、決定學生成績「高低」與「勝敗」的填鴨罷了。

在這樣的教育體制與學習環境下,也難怪「出國才能學好外語」的刻板印象,會如此深植人心了。

(未完待續,在下一篇文章中,我會嘗試一一反駁文章開頭提出的「外語學習無用論」相關評論,敬請指教)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hainarong0@Shutterstock(圖非當事人)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