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人嚮往的「先進寶島」,還是媒體形容的「落漆鬼島」?──為什麼台灣的形象反差這麼大?該怎麼改變?

外國人嚮往的「先進寶島」,還是媒體形容的「落漆鬼島」?──為什麼台灣的形象反差這麼大?該怎麼改變?

在印度東北部 Bihar 邦首府巴特納(Patna)的某個商會裡,我正在用幾張簡單的照片,向商會成員說明台灣的創意:

同樣是盛產芒果與荔枝的國度,但在印度,芒果荔枝除了直接食用,頂多只會被醃來作為醬菜,並沒有太多的其他吃法;而在台灣,我們把它們做成了「芒果冰」,與效法鳳梨酥所製作的「荔枝酥」。這樣的創意,讓這些印度中小企業主們的眼睛,活像梵谷「星夜」畫作裡的星星一般閃閃發亮。

而當我提到六月開打的世足賽中,有許多球隊都穿著台灣製作的高功能球衣,其中許多還是以台灣的回收寶特瓶、海洋塑膠垃圾等所回收製成時,更讓他們的臉上出現心嚮往之的神色──因為在飲水幾乎都是仰仗瓶裝水的印度,也有著嚴重的廢棄寶特瓶處理問題。

在各地努力推銷台灣,看見外國人眼中的嚮往與讚許

同樣的場景,在印度的 Odisha 邦、阿薩姆邦、甚至在印度首都德里不斷地重複──而就在幾個月之前,我在孟加拉也看過這樣的神情。

在印度與孟加拉,這些造訪過日本、中國與台灣的南亞商人們眼中,台灣仍是個可資效法、學習的好地方:如果說日本的整潔秩序,或是歐洲的科技文化,讓他們認為似乎難以於短期內,在目前的南亞大陸上複製──那麼整潔有待努力、有點混亂,總是隨性,但是人民有禮生活便利,在他們眼中與日韓歐美同樣為先進國家的台灣,則讓他們覺得可親、近人得多;似乎只要加把勁,努力一下,在 2 、 30 年內,他們的國家也能達到像台灣這樣的平均水準。

同時,台灣的產品也和台灣給他們的感覺一樣:「物美價合理」。以他們的說法是 "value for money" ,也就是我們所謂的「 CP 值高」:比日本歐洲的設備平價,品質則比中國的好。

換到另一個場景:日前遇到一群來台開會、討論電子商務發展的拉美官員與業界人士。他們對台灣的便利與經濟活力讚不絕口,但更讓他們印象深刻的,還是台灣的安全,以及即使到了深夜仍然處處燈火通明,還有得吃喝。

我不免又向他們宣傳台灣的超商,不只全年 24 小時無休,還能兼作電商的終端與貨物寄收站,成為便利生活不可或缺的一環。

圖/Windyboy@shutterstock

這樣的生活,也讓這些拉美公私部門人員,臉上有著同樣心嚮往之的神情,並想著、討論著要如何在缺乏政府與人民間互相信任,消費習慣又因階級差異大而截然不同的拉丁美洲,建構類似的系統。

努力推銷台灣後,聽見這些外國人對台灣的稱讚,很難不有點飄飄然的感覺。不過這種感覺,在我一回到旅館或家中,開啟網路、電視收看台灣新聞時,就立刻受到挑戰:

台灣本地新聞中,這裏卻有如「落漆鬼島」──但未必全是「假象」

因為,許多媒體爭先恐後地告訴你我:台灣正失去競爭力、老闆們又在抱怨台灣經商環境差找不到人才、台灣中學生至中國就讀人數創新高、台灣又被斷交被霸凌、台灣的環境太髒、經濟太差、薪水太低、物價太高⋯⋯。

在這些「新聞」裡,台灣像是一個曾經「鍍金」、現在卻「落漆」的國家。不只正日漸衰退,甚至直直地往地獄墜落,人人爭先恐後地跳船逃離。

在感覺沮喪之餘,也許最慘的是,我很清楚,即使不少新聞都是「杞人憂天」或某些人唯恐天下不亂、唱衰台灣的假新聞;但許多負面的報導,也並非完全虛假的空穴來風。

曾經在傳統產業界、學界與外交領域都待過,也聽過許多在職學生抱怨過的我,當然清楚知道在台灣企業界、教育界甚至於是醫護社工界的不少「恐怖事件」,足以把「恐怖大師」史蒂芬.金都嚇跑:

有十幾年未曾調過薪的;有加班到半夜還要你「佛心」不領錢的;有 18 個月裡員工流動率超過 400% 的⋯⋯這些都還只是「日常」小事。累到過勞死的醫護人員或公車貨運司機;在沒有最基本工安觀念的工地或生產線上,日夜冒著重傷或生命危險的勞工;冒著承受暴力與各種批評風險的第一線社工⋯⋯都是台灣「新聞連續劇」中常見的角色,也都是確有其事的現狀。

最「恐怖」的是,我們多數人,都知道世界上並沒有那些電影動漫中的可怕妖魔鬼怪;但是許多人每天眼睛一睜開,卻要繼續在這些「恐怖」企業機構與就業環境裡討一口飯吃;更不用提我們那些可敬的超商店員,已經快要變成無所不能的超人,卻仍領著微薄的時薪。

台灣是「天堂」或「地獄」?現實總是有著「一體兩面」

所以,到底台灣是不少外國人嚮往的「天堂」,還是部分身處其中的個人或媒體眼中的「地獄」?

其實,不論好壞,這兩者都是台灣的現實,也是一體的兩面:

在台灣,我們既有著各種科技創新,也有著環境上的污染;我們有著揚名國際的「台灣之光」,卻也有許多人在台灣,覺得自己完全找不到希望與未來;很多在國際上衝出一片天的台灣企業,卻也同時是剝削台灣勞工、炒作台灣土地與股票的始作俑者;台灣的低薪環境,也許讓中小企業得以繼續存活,卻也讓許多人才決心離開台灣;即使是我們常引以為傲的便利生活,也是建立在許許多多人的犧牲之上。

如果我們把看世界的眼光再放大、拉遠一些,更會看見比台灣社會內部還要大上許多的「反差」:

好比説,在北歐諸國如瑞典的高勞動福利、與高平均薪酬眾所皆知(但其所得稅率也極高);在孟加拉,最低法定月薪卻只有 64 美元(依現在匯率約 1,950 元台幣)。

又或者是在台灣和中國,無數思維還停留在「過去」的老闆,寧可缺人也不願加薪──因為他需要的是「勞力」不是「人才」;但在「先進」的美國、西歐,無數頂尖企業正積極研發著裝備最新 AI 的自動化設備,未來「它」只要插上電,就可近乎無止境地運作下去──屆時可是連許多「工作」都會消失,「人力」更不再被需要。

在許多時候,同一件事情隨著觀看的角度不同,會出現截然不同的解讀──好比有人批判某些國家的「落後」,卻也有人歌頌當地的「純樸」;有人擔憂科技高度發展將導致大量失業,卻也有人看好新技術會帶來全新的職業。

或許,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台灣(和世界)仍將繼續「變化」、「前進」下去──而我更認為,要讓這「變化」趨向於造福更多人,真正能「讓台灣與世界更好」,需要的不是更多精明、擅於算計的「聰明人」,反而是「瘋子」與「傻瓜」。

所謂不合常規的「瘋子」與「傻瓜」,推動著世界前進

因此,不論你認為台灣「已是天堂」或「邁向鬼島」,我都想告訴你,台灣的未來,是充滿機會、充滿更好的可能性的。

為什麼?正是因為台灣充滿了「瘋子」與「傻瓜」。

例如說,魏德聖導演。他每拍一部片,都把自己的身家房子賭上去;而在拍完《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52Hz 我愛你》等類型截然不同,但是都充滿了台灣味與獨特文化的電影後,現在他正在集資籌備《台灣三部曲》的宏大計劃──要從漢人海盜、荷蘭傳教士與西拉雅族獵人三個不同的角度,來看荷蘭人抵達台灣,到鄭成功出現在台海海岸線上之間的故事,並分別拍成三部電影,在一個可以「親身體驗當時生活與文化」的台灣歷史園區裡重複放映(請見「豐盛之城」網站),成為我們──不只是台灣,也是整個東亞──共同歷史文化的一部分。

為此,他大概除了自己賭上十次身家之外,還要再募資數十億台幣──蝦密叫「虧雞」?一個台灣本土導演,有這種連好萊塢大導如史匹柏、史柯西斯或「 CG 王」麥可貝都不見得敢「撩落去」的夢想並化為行動,才叫 CRAZY !

而說到「傻瓜」,一直到現在,在台灣還是不斷有著像 ONE-FORTY 這樣的「戇人」:兩位年輕又有優秀學經歷的創辦人放著錢不賺,還貼錢自創公益組織,協助東南亞移工與移民認識台灣文化、也讓台灣人認識東南亞的文化;甚至還開班教移工「如何在回國後,在自己的國家用在台灣賺來的錢開店」。

當然,台灣絕對不只有魏德聖或是 ONE-FORTY ;一路上,始終有無數的「瘋子」與「傻瓜」,持續在社運、在政治、在體育、在新創產業等等不同的圈子裡奮鬥。

台灣,是否需要更多的「瘋子」與「傻瓜」來拯救?

看到這裡,你或許會說:「這些瘋子、傻瓜,跟台灣或我自己的未來有啥關係?」

當然是有的──當年若不是許許多多在各界的「傻瓜、瘋人」,走過如此多舛歷史、資源又有限的台灣,怎麼會有這麼多世界第一的公司,怎麼會在民主發展上、在藝術文化上、在科技體育上、在各種平權議題上,有這麼多的成就?

當年,有多少「聰明人」嘲笑許文龍、紀政、楊德昌、王建民、彭明敏、林義雄⋯⋯以及其他的「瘋子」、「傻瓜」:「在小小台灣還想要做到世界第一?!」、「呷飽換餓」、「台灣人哪有可能打進大聯盟、拿到奧運獎牌?」、「幹嘛不乖乖去當御用學者,分一杯羹就好」?

現在的你,也許同樣會嘲笑這些「瘋子」與「傻瓜」、看不起他們不去追求一個穩定的工作,整天為了一個「不切實際」的夢想在窮忙、燒錢──但也就是這些不遵守我們社會既有「人生常規」的「瘋子」與「傻瓜」,正在給我們提供更多的新機會、新可能:

好比說,現在已是一個內容產業的時代,我們花在看小說、電視電影、NETFLIX 與美女或怪咖「直播主」的時間,搞不好跟工作時間一樣長;而隨著傳統製造業漸漸被更便宜的他國勞工或人工智慧所取代,我們勢必要習慣「沒有穩定」,必須「十項全能」、「充滿創意」的新勞動環境,尤其是服務業。

但也就是在這樣的新環境、新挑戰中,我們能夠創造出過去想不到的工作機會──想想,若是魏導的計劃能夠成功,能夠創造多少工作機會?鼓勵多少人去嘗試他們的夢想,或是自己一直想嘗試的新事物?

而 ONE-FORTY 的努力,可以讓外籍勞工回到他們國家後,告訴更多的人台灣不是只有慣老闆、還有更多的好人,替我們的國民外交國家形象貢獻一份心力;協助外籍移工回國開店,也可能讓他們向台灣進口更多的設備或產品。

他們的「狂」跟「傻」,以及跳脫台灣常規想像窠臼侷限的能力,正如過去那一些「瘋子」與「傻瓜」一樣,正一步步地改變台灣這片土地。

也許,我們需要更多不守常規的「瘋子」與「傻瓜」,才能讓台灣變化得更快,也讓台灣對於經濟的想像,不再只有「炒地皮、炒股票、建大工廠」,同時讓我們在世界各國的人們眼裡,有著更多的好印象?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slysun@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