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頁阿拉伯】「從駱駝到太空梭」:第一個在外太空齋戒的阿拉伯親王,與他的觀光改革夢

【一頁阿拉伯】「從駱駝到太空梭」:第一個在外太空齋戒的阿拉伯親王,與他的觀光改革夢

後排右二為沙爾丹・賓・沙爾曼親王。

阿布都・阿濟茲國王騎著駱駝征服了沙烏地阿拉伯。近五十年後,也就是 1985 年,他的孫子沙爾丹・賓・沙爾曼親王(Saltan bin Salman)坐著美國「發現者號」太空梭飛上太空,成為第一個沙烏地人、第一個阿拉伯人、第一個穆斯林,也是第一個上太空的親王。

從駱駝到太空梭的快速轉變,也反映了沙烏地的高速現代化。當沙爾丹親王在 1956 年出生時,利雅德還是個只有 8 萬人的貧窮小鎮。在他父親沙爾曼親王當利雅德總督的 50 年中,利雅德已成為人口 500 萬、交通擁擠的大都會,有兩座摩天大樓、購物中心、Spa 館、健身俱樂部,當然還有象徵西方的麥當勞、肯德基和 Dunkin' Donuts 甜甜圈。

沙爾丹親王的父親普遍被認為未來會接任沙烏地國王,因為他現年 74 歲,健康不錯,應該會比他哥哥納耶夫王儲活得久。

以美國「發現者號」工程師身分登入外太空,沙爾丹:「我的世界從此改變」

沙爾丹親王和太空員 Patrick Baudry(左)參與太空訓練。

環繞過地球的沙爾丹親王回國成立主管觀光的委員會,他熱情洋溢、交遊廣闊,習慣與西方人打交道。由於他負責推廣觀光,他也是少數真正了解自己國家的沙烏地人。因為大多數沙烏地人不是待在家鄉偏居一隅,就是一有機會就出國,逃離嚴苛的社會文化束縛。

56 歲的沙爾丹親王在沙烏地阿拉伯被公認為第 3 代王公中的明星。他身材高䠷修長,保持了沙烏地皇家空軍飛行員及太空人的體格。在歷史性升空的 25 年之後,他在利雅德大宅的客廳中,細數過往和描繪沙烏地的未來。

當他被美國太空總署選為發現者號太空梭上的工程師時,沙烏地正身陷由大教長賓巴茲所領導的宗教保守主義之中。這位盲眼的宗教領袖宣稱地球是平的,因為這就是他腳下的感覺。

當美國人在 1969 年登陸月球時,賓巴茲教長發出一份教令名為「論進入軌道的可能性」,警告穆斯林不要相信異教徒的胡說八道。「我們不可相信任何人沒有提出堅實的科學證據就說『我到過月球』。」

沙爾丹親王回想當時他去請教教長:如果在太空中遇到齋戒月,該如何禁食的問題。老教長跟年輕的親王說太空中可以不必禁食,回到地球再補就好。但親王還是決定要按照發現者號太空梭發射地佛羅里達的時間來禁食和禮拜。他記得跟教長說,依照太空艙繞行軌道的速度,「我一天會看到 16 次日升日落,所以對我來說,齋戒月是否 2 天就結束了?」教長覺得這個笑話很好笑。

做禮拜要比禁食更困難,要向麥加方向朝拜更是難上加難,因為太空艙繞行的速度太快,麥加一下子就跑到太空艙後頭去了。而要在無重力狀態下下跪更是不可能的任務。於是親王只好向現實妥協:「我綁在座位上做禮拜。」

25 年後,親王說那趟太空之旅完全改變了他的世界觀。幾個月前他在一次演講中說:「第 1 天在太空中,我們會看自己的國家在哪裡。第 3 天和第 4 天,我們會看自己那一洲在哪裡。到了第 5 天,我們心中就只有地球。」

受西方開明教育的親王,無力改變故步自封的國家

然而,回到地球上,又要面對故步自封的現實。親王發展觀光產業的任務遇到一大堆阻礙:大部分外國人連簽證都拿不到。即使拿到簽證,非穆斯林也不准到麥加和麥地那這兩座聖城觀光。外國人在每個城市都會遇到宗教警察騷擾,除非遵守保守宗教當局嚴苛的服裝和行為規範。

此外,親王本想幫年輕人開發新的工作機會,但年輕人根本不想做觀光業這種服務業。儘管沙爾丹親王的父親將來極可能接任國王,這個身分也無法幫他解決困難。

就和開國國王許多孫子一樣,受西方教育、開明的沙爾丹親王無法改變大多數沙烏地人保守封閉的心態,也無法改變他那些掌權的叔叔伯伯。他認為新一代會有不同,因為他們比較了解外界,也比較能和外界來往。

而沙烏地王國出口的「恐怖主義」也將日漸消逝。「亳無疑問,在這場對抗恐怖主義的鬥爭中,我們一定會贏。終歸來說,新一代會用科技來互相了解,他們也能夠和全世界的人來往。」他指著五歲的女兒說:「她比我在這個年紀時要有適應力多了。」

確實,她的女兒海拉是一個很有自信的小女孩,能在沙烏地的行為規範和美式文化之間快速轉換。她穿著睡褲和絨毛拖鞋跑進房間,向我行傳統沙烏地歡迎禮,用手先碰自己面頰再碰我的臉好幾次。

「你知道我的鞋子叫什麼名字嗎?」她問說。然後她自己回答說,「這隻叫巴格,這隻叫邦妮。」她從沙發溜下來不讓爸爸抱,然後又繼續說:「我已經不是 4 歲了。我 5 歲──快 6 歲了。我在 3、4 歲的時候很害羞,但我現在 5 歲半了,我很會交朋友了。」然後她父親抱起她送她上床。

「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我們活在沙烏地,卻只有在離開沙烏地時才覺得自己活著,」他觀察到沙烏地人寧願出國放鬆也不願在國內休假。「人們需要在自己的國家休閒。需要愛和享受自己的國家。」這對沙烏地阿拉伯來說還很遙遠。

備註:本文摘自凱倫‧豪斯(Karen Elliott House)著《中東心臟:沙烏地阿拉伯的人民、宗教,歷史與未來》(On Saudi Arabia: Its People, Past, Religion, Fault Lines and Future)。由八旗文化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Wikipedia@NASA public domain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