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蹲點阿拉伯」創辦人:「我喜歡站在鏡頭前,被人看見」

【一千零一夜】「蹲點阿拉伯」創辦人:「我喜歡站在鏡頭前,被人看見」

前情提要:【一千零一夜】她在突尼西亞,遙望英國好友的留學生活,懷疑自己是否做錯選擇?

2012─2013,政大

讀阿語系,選錯了嗎?慈飛沒有答案,突尼西亞也沒有給她答案。大三就這樣在惶惶惑惑中度過,交換期結束後,她又回到了台北,繼續未竟的學業。

大四的慈飛,因緣際會下與傳播學院的同學合作,接拍了一部校內的微電影,意外發現自己原來是一個對大眾傳播有高度興趣,並且喜歡站在鏡頭前的人,「我想要有機會讓別人看到我。」她誠懇地說,一點也沒有要隱瞞的意思,更沒有浮誇的假裝。

那年暑假,她向當時傳院的夥伴們「拜師學藝」,希望透過影片製作,成為部落客。她的想像是:畢竟學了阿拉伯語,不妨先到一個阿拉伯國家,透過個人影片,把不為臺灣人熟知的中東風情介紹給網友,甚至可以「用阿拉伯文拍片」:

阿語系不是我最喜歡的專業,但當中依然有令我喜歡的部分。比如文化課上,透過阿拉伯電影,讓我第一次有機會了解:原來從小的教育思想中,我們一直被西方文化的軟實力主宰,認為他們的文化才是先進的、好的、對的,現在卻可以換個角度去看他們的東西。

同時,電影是社會的縮影。平時好像真的沒什麼人在乎這個地方,但當我看到中東婦女處境,會感覺和自己(的女性身分)特別有關、我也透過故事,看到宗教是如何密切的影響她們的生活──這一切,我想用娛樂的方式告訴大家。」她試著解釋。

但埋下夢想的同時,已經是大四尾聲,接著便匆匆迎來了畢業典禮。

圖/蹲點阿拉伯 提供

2013─桃園,中壢

「畢業的時候很恐慌,那時看到讀商院的朋友們都已經考上研究所,或是找到工作了,自己很緊張,就也趕快找了一份工作。」

第一份工作回到桃園家鄉,在中壢工業區,從事教育玩具的出口貿易,負責阿拉伯地區業務。她一面繼續懷抱「被看見」的夢想,一面模糊的說服自己,這份工作,應該也是所謂的「學以致用」吧。

但很快地,她就發現傳統的辦公室生活與自己格格不入──八點準時打卡上班、老闆就坐在正後方,午休時間還規定全體員工必須趴下睡覺──總總瑣碎甚至呆板的要求,讓性格活潑、喜愛求新求變的慈飛感到拘束、難以施展。

「我坐不住、喜歡跟人接觸,所以我根本不喜歡那份工作。」她強調。

依然懷抱著成為部落客的夢想,這一次,出社會的她已經學會在不圓滿的處境中,開創屬於自己的可能性──她開始悄悄的申請政府赴約旦獎學金,期待最終結果,能讓自己成功擺脫現況,飛向屬於自己的天空。

孰料,就在入職一周、剛剛下定決心要離開時,命運又走岔了路──老闆竟指派公司裡最資淺的她前往中國開發業務,一時間,慈飛進退兩難:「當時還在等獎學金,只好硬著頭皮,跟老闆硬拖了一周......」

所幸,這只是整個故事裡的一段小插曲,獎學金得主很快公佈,奇慈飛順利得到了開啟人生新階段的鑰匙。

一年之中,她從學生成為社會新鮮人,迅速釐清方向、鎖定短期目標,心中雖仍保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但也漸漸改掉學生時代的缺乏規畫、猶豫不決,開始積極的為接下來的約旦行籌備,甚至透過搭便車環島訓練膽量。

圖/蹲點阿拉伯 提供

2017─臺北,太原路

也是在去到約旦讀語言學校以後,慈飛開始經營「蹲點阿拉伯」粉專,並漸漸從讀者們的反饋中得到了滿足與成就感。

阿拉伯主題的獨特性,為她累積了於今近萬人的追蹤者。她更表示,往後有機會到澳洲「蹲點」時,發現當地便利的生活與阿拉伯對照之下,顯得與台灣太過相似,反而找不到書寫、引介給網友的立足點;反之,阿拉伯主題則是「大家都不知道,所以很有趣。」

她隨即又笑著的補了一句:「不過這也是一體兩面的,大家可能根本不想知道、沒有動機了解。」

談到動機,慈飛真誠而謙虛地說,「從事文化工作的動力,不是以利益為出發點,而是透過大家給的 feedback──多少人按讚、留言、分享,繼續走下去。但如果想進一步走得更長遠,還需要多一些什麼,我還在摸索。

人們經常相信,外形亮眼的女孩,無論走到哪裡都佔有相對優勢;甚至基於對所謂「網紅」的刻板印象,而在了解每個人的獨特性之前,便已先下判斷,渾然不覺在迅速膨脹的網路世界、在被演算法綁架的社群平臺、在一面面沒有溫度的電子螢幕背後,有這樣一種女孩,還在為每一次的直播、拍片、每一個走上鏡頭、走入人群的機會,而勤勤懇懇、亦步亦趨的努力與試錯。

從大學的懵懂到出社會的嘗試,過程裡,許多的轉折看似微小、許多的努力看似無用,卻都一點一滴的累積成為現在這個私下安靜有禮,卻總能在有觀眾的地方炒熱氣氛、帶來驚喜的奇慈飛。

天亮以後,未完待續

奇慈飛在台北咖啡館。圖/林欣蘋 提供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蹲點阿拉伯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