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世界】美國打臉聯合國──川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誰是最大輸家?

【看不見的世界】美國打臉聯合國──川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誰是最大輸家?

美國時間 6 日,川普公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未來將會把美方駐以大使館由目前所在地臺拉維夫(Tel Aviv)移到耶路撒冷。白宮稍後向媒體確認總統發言,並表示由於後方運作因素,搬遷之舉將延後六個月進行。

川普發言「害」到了誰?

此舉公開違反聯合國對耶路撒冷地位之認定,舉世為之譁然。以美國華府為據點的「阿拉伯海灣國家機構」(Arab Gulf States Institute)資深常駐學者 Hussein Ibish 批評川普的做法,「始終都是一個糟糕的決定」。

CNN 指出此舉不太可能吸引其他國家跟進,而西方與阿拉伯媒體都不諱言其後餘波將使事件本身複雜化。據 Arab News 報導,美國的中東盟友都在周二與川普的談話中提醒他此事的嚴重性。沙烏地阿拉伯國王薩爾曼就表示:「基於耶路撒冷和阿克薩清真寺的重大地位,這危險的一步將很可能激怒全世界的穆斯林。」

發出警告的還包括法國總統馬克宏、德國外長嘉布瑞爾(Sigmar Gabriel)及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墨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25 位前以色列大使、學者與和平倡議者們甚至緊急聯名,寫信給美國在當地的談判代表 Jason Greenblatt,表達關切。

今年六月,川普才表示,雖然作為總統候選人時,曾保證當選後會將使館遷至耶路撒冷,但作為現任總統,他卻寧願不作為。近來外交上,美方更與阿拉伯世界交好,如今行徑不免令阿拉伯世界錯愕。

然而,一篇由以色列媒體 HAARETZ 記者 Bradley Burston 的評論卻抱持不同看法,Burston 稱美方此舉「自始至終都是一個陷阱」,而以色列總理內坦雅胡卻無法抗拒跌入其中,「最後,血不會濺到川普手上,而會濺在內坦雅胡的手上。」原因是此時遷使館將很可能誘發新一波的巴勒斯坦起義,並使得內坦雅胡受到人道譴責,離其「以色列夢」更遙遠,成為「最大的輸家」。

以色列遷都史:「暫時的」臺拉維夫

臺拉維夫又譯作特拉維夫,是一座距離耶路撒冷約 67 公里的城市。據 2015 年聯合國統計,當地人口 42.95 萬,僅耶路撒冷人口數(85.78 萬)的一半,約佔全以人口的 4.6 %,主要組成為猶太人,僅 4% 為阿拉伯人。

據統計,全世界目前有 86 個國家將大使館設立於台拉維夫(Tel Aviv),包括歐盟的以色列代表處亦設址於此,卻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將使館設於耶路撒冷,美國此舉將成為自 1980 年以來,第一個未遵守聯合國決議,「打頭砲」把使館遷回耶路撒冷的會員國。

回顧以巴歷史:1947 年,聯合國大會通過 181 號決議,在當時的巴勒斯坦領地上分別建立一個猶太裔國家和一個阿拉伯裔國家,此一計劃很自然地遭到當時的阿拉伯住民們的抵制,許多今日仍不可解的衝突乃肇因於此。

1948 年 5 月 15 日,巴勒斯坦人眼中的浩劫日(阿拉伯文:Yawm an-Nakbah,意旨災難或浩劫日),以色列在臺拉維夫宣布獨立,並作為第一次中東戰爭(The first Middle East War,1948 年 5-12 月)期間,以色列的臨時首都。隔年年底,以國宣布定都耶路撒冷,引發國際爭議,多數的外國使館仍選擇留在臺拉維夫。

1980 年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通過的 476478 號決議,除譴責以色列吞併東耶路撒冷的意圖、拒絕承認以色列《基本法》及其一切相關的行政、立法形動外,尚呼籲聯合國會員國撤出還在耶路撒冷的使館與外交使團;據此,部分遷往耶路撒冷的大使館又紛紛遷回。

如今美國將使館遷回耶路撒冷,無異於對聯合國決議的挑戰,缺乏正當性,受到輿論撻伐乃意料之中。

作為「破碎中線」的耶路撒冷

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圖/Shutterstock

猶太文獻《塔木德》載:「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

除了美景,耶路撒冷究竟有什麼魅力,讓以巴雙方爭持不下呢?最為人熟知的理由,當然是宗教的發源地。作為伊斯蘭、猶太與基督三教的聖城,每年有無數的信眾特地來到此地朝聖,其千年來的存在之於以巴雙方都帶著集體記憶的色彩,更強化了民族國家的合法性。

而在當代史的脈絡中,政客、學者、人民自說自話,以巴立場的支持者更各執傷痕、各以意識形態與具體行動尋求心目中的公平正義。少數為巴勒斯坦立場發聲的以色列人,將難以取得其社群的諒解,然而,2002 年,美籍猶太裔學者馬克‧艾里斯(Marc H. Ellis)卻撰書為巴勒斯坦發聲,並重新思考與理解以巴衝突中的「正義」。他在結語中寫道:

「在灰燼中,尋常就是希望,甚至就是不尋常。要走出灰燼,就是要不尋常地重建那作為生活最基本的尋常。

這就是為什麼耶路撒冷需要作為以巴的『破碎中線』而被分享。不去為雙方對國家與國旗的主張辯護,不去為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傲慢懲罰他們,分享的耶路撒冷象徵的是一種鍛鑄中的正常性,在這種正常性中,差異可以得到尊揚與架接,而政治和宗教的憧憬則受到必須互相讓步的現實所規範。在作為『破碎中線』的耶路撒冷,死者將會得到埋葬與哀悼,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的意識形態與這兩個民族的命運將會有不同的轉折。

世界是沒有終局的,而一個分享的耶路撒冷會強化這種局限性。」

一道牆,兩座城:悲憤的巴勒斯坦人

而就在離耶路撒冷不遠、以耶穌出生地聞名的巴勒斯坦城市伯利恆,巴勒斯坦人民正對於耶路撒冷的現況,感到群情激憤。無奈的是,他們與心目中的那座聖城相隔一面巨大而不可逾越的牆。換日線作者 Cynthia Wang 就曾在年初造訪該地時如是寫道

「地圖上顯示,伯利恆距離耶路撒冷只有 8.89 公里,這距離甚至比台北到基隆還要短,我以七分速跑的話,大概一小時多就可以跑完了,但是我卻得搭車一小時半才從耶路撒冷抵達伯利恆。如果是想從伯利恆回到耶路撒冷,那更是麻煩,還需要通過檢查哨。

短短的 9 公里,卻承載分離著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兩個國家、兩個民族,一個不解的仇恨。

隔離牆綿延數公里,牆上充滿了塗鴉,塗鴉藝術似乎在歷史上成為一種對鎮壓暴力無聲的反抗,看看已經倒下的柏林圍牆,也曾經被繪滿了極具代表性的象徵塗鴉。來無影去無蹤的 Banksy 大師也曾經在伯利恆隔離牆上留下蹤跡,是使得這道牆與塗鴉藝術更為人知的原因之一。」

來無影去無蹤的 Banksy 大師也曾經在伯利恆隔離牆上留下蹤跡,是使得這道牆與塗鴉藝術更為人知的原因之一。圖/Murrissey72@Shutterstock
 

如今,屬於耶路撒冷、以色列及巴勒斯坦的未來將會如何?請持續鎖定換日線阿拉伯臉書專頁。

換日線阿拉伯【看不見的世界】系列,為讀者重現阿拉伯世界的新聞現場、追蹤報導與分析評論。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a katz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