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她在突尼西亞,遙望英國好友的留學生活,懷疑自己是否做錯選擇?

【一千零一夜】她在突尼西亞,遙望英國好友的留學生活,懷疑自己是否做錯選擇?

講座結束後不久,夏末秋初的季節之交,慈飛又飛往埃及「蹲點」去了。這期間,我們為了用數位素材在粉專上策劃專題,聯絡過幾次。那時,她每隔一、兩周便會傳來一部剪輯、運鏡、後製都十分專業的影片,令人驚豔,連隔壁擅長影片的同事偶然一窺都嘖嘖稱奇,我們一致認定她有一個實力堅強的秘密團隊在背後操刀。

2017─台北,太原路

再見到奇慈飛,又是一個季節的尾聲。

我們相約在巷弄裡的咖啡館,遠遠地我便看見她選了一個位在長桌角落的位置,還像講座開始前那樣,專心的盯著電腦螢幕,目不轉睛地整理旅遊資料。

一問之下,我才知道原來過去那些無比專業的影片,竟然有許多都是她自己從想像畫面分鏡、現場拍攝到輸入字幕,親力親為。更讓人有些意外的是,她從來沒有上過相關課程,全憑自己的滿腔熱血,從零摸索起。

究竟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

2009─桃園

時間倒轉到 2009 年,奇慈飛考大學的那一年。

那一年,稱自己讀的不是所謂「明星高中」的她,對大學的想像很簡單:其一,盡可能地進入所謂的「好學校」;其二,上台北看看。儘管台灣很小、桃園緊鄰台北,但因中學生的活動範圍有限,台北還像未知的遠方那樣叫人好奇且神往。

「我不知別人是怎麼樣的,但我自己還沒想得很清楚。那時候只是聽說前一屆學姊考上政大阿語系,我想政大是好學校,又有同校學姊考上了,應該不會太難。」慈飛說。

像每一個台灣高中生一樣,高三那一年,她聽了很多學校安排的志願說明會、學長姐科系分享等,但對大學科系的認識依舊是一知半解。當考試成績公布,她發現自己的落點剛好就在阿語系附近,當即決定──「政大阿語系是我的第一志願」。

然而,選擇阿語系的奇慈飛,卻為此和家人吵了一架。媽媽因為不捨女兒離家,遂以「實用性」為由,力勸女兒改選法語系,留在桃園家鄉。

事後回憶,奇慈飛坦言:「在台灣,會講法文,機會的確會比較多。做阿拉伯,市場還是太小。」但 18 歲的少女想飛、想成為獨一無二的自己,她終究沒有聽媽媽的話,而是抱著興奮的心情,收拾行囊,來到了多雨的木柵,展開小大一的新生活。

2009─2011,政大

然而,直到開學後,奇慈飛才漸漸發現,原來阿語系和自己想得不太一樣。

第一次上語言課,她就被老師的「自然發音教學法」給「震撼」,「想像你完全不會說一種語言,卻有人整堂課只跟你說這種語言。」此種教學方法有助於學習者的發音,但對初學者的效果如何,恐怕見仁見智。對慈飛來說,她同意阿拉伯文十分優美,但比起系上的「語言學狂人」,奇慈飛對阿語的興趣可說是十分有限。

曾形容自己是那種偏愛創意發想,但對組織規劃沒有太大興趣與概念的人,大學時的慈飛,同樣對未來缺乏明確的規劃與意識。離開辛苦的語言課堂,她並未考慮積極轉系,或尋找其他興趣,仍舊在大學自由的空氣中,忙著探索與享受新鮮人的校園生活。

一年晃眼即逝,大二時,看到同學們或意志堅定的轉系離開,或申請雙修外系,她才發覺自己此前的疏忽──如果大一時旁聽外系課程,是不是會對自己的興趣有更深刻的認識?如果大一時顧好成績,是不是可以轉到更有趣的科系?因為不清楚自己的其他可能,她又誤打誤撞的選了政治輔系,只為滿足爸爸對自己從政的期許。

儘管疏於規劃,但慈飛血液中的冒險精神,以及隨遇而安的性格,卻仍成為她生涯選擇中重要的動力,並替她開啟了意想不到的篇章。

阿語系有個「不成文的習慣」──許多學生會選在大三時到海外的阿語系國家作交換學生,體驗阿拉伯文化並磨練語言──對異文化十分有感的慈飛也不例外。

2011─突尼西亞、英國

攝於約旦首都安曼。


2011 年彷彿阿拉伯世界的「多事之秋」,受到阿拉伯之春的影響,埃及街頭正上演一連串的示威遊行,要求時任總統穆拉巴克下台,而號稱為「阿拉伯古典文化保留最完整國家」的敘利亞,反政府示威演變為激烈內戰。阿語系學生的交換地選擇,一時間只剩下約旦,以及「剛革命完」的突尼西亞。

大三的慈飛,選擇前往相對動盪的突尼西亞一探究竟,原因是當時決定出國交換的同學,三分之二將赴約旦,她想跳脫台灣人聚集的中文社群,為生活尋求新的刺激。  

親自來到突尼西亞,慈飛受到了另外一種「震撼」。

某日,她付了約二十塊台幣購買門票,參觀當地位在鄉村的動物園,卻發現這個園區,不僅比之台北木柵動物園非常「小巧」,而且還很「缺動物」──「我看到在那裡,兔子也算動物,狗也算動物。有爸爸牽著小朋友,假日特地去動物園看狗,那時候就覺得資源實在是太不對等了!

不久,她飛往英國拜訪好友,在海德公園裡,她更深刻感受到英國的一座「公園」都比突尼西亞的「動物園」更大、更豐富、更具可看性。

而當她來到朋友讀書的牛津,看到朋友在用餐時間,坐在古典學院建築裡的長桌邊,一面用餐,一面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們交換課堂意見、進行痛快的思辨,「我那時候想,原來別人的留學是這樣啊!當朋友在所謂先進的國家生活,我卻在『和沙子泥巴打滾』──我到底去阿拉伯幹嘛? 我是不是真的選錯了?

天亮以後,未完待續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蹲點阿拉伯 臉書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