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她在突尼西亞,遙望英國好友的留學生活,懷疑自己是否做錯選擇?

換日線阿拉伯

2017/11/12

圖片

講座結束後不久,夏末秋初的季節之交,慈飛又飛往埃及「蹲點」去了。這期間,我們為了用數位素材在粉專上策劃專題,聯絡過幾次。那時,她每隔一、兩周便會傳來一部剪輯、運鏡、後製都十分專業的影片,令人驚豔,連隔壁擅長影片的同事偶然一窺都嘖嘖稱奇,我們一致認定她有一個實力堅強的秘密團隊在背後操刀。

2017─台北,太原路

再見到奇慈飛,又是一個季節的尾聲。

我們相約在巷弄裡的咖啡館,遠遠地我便看見她選了一個位在長桌角落的位置,還像講座開始前那樣,專心的盯著電腦螢幕,目不轉睛地整理旅遊資料。

一問之下,我才知道原來過去那些無比專業的影片,竟然有許多都是她自己從想像畫面分鏡、現場拍攝到輸入字幕,親力親為。更讓人有些意外的是,她從來沒有上過相關課程,全憑自己的滿腔熱血,從零摸索起。

究竟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

2009─桃園

時間倒轉到 2009 年,奇慈飛考大學的那一年。

那一年,稱自己讀的不是所謂「明星高中」的她,對大學的想像很簡單:其一,盡可能地進入所謂的「好學校」;其二,上台北看看。儘管台灣很小、桃園緊鄰台北,但因中學生的活動範圍有限,台北還像未知的遠方那樣叫人好奇且神往。

「我不知別人是怎麼樣的,但我自己還沒想得很清楚。那時候只是聽說前一屆學姊考上政大阿語系,我想政大是好學校,又有同校學姊考上了,應該不會太難。」慈飛說。

像每一個台灣高中生一樣,高三那一年,她聽了很多學校安排的志願說明會、學長姐科系分享等,但對大學科系的認識依舊是一知半解。當考試成績公布,她發現自己的落點剛好就在阿語系附近,當即決定──「政大阿語系是我的第一志願」。

然而,選擇阿語系的奇慈飛,卻為此和家人吵了一架。媽媽因為不捨女兒離家,遂以「實用性」為由,力勸女兒改選法語系,留在桃園家鄉。

事後回憶,奇慈飛坦言:「在台灣,會講法文,機會的確會比較多。做阿拉伯,市場還是太小。」但 18 歲的少女想飛、想成為獨一無二的自己,她終究沒有聽媽媽的話,而是抱著興奮的心情,收拾行囊,來到了多雨的木柵,展開小大一的新生活。

2009─2011,政大

然而,直到開學後,奇慈飛才漸漸發現,原來阿語系和自己想得不太一樣。

第一次上語言課,她就被老師的「自然發音教學法」給「震撼」,「想像你完全不會說一種語言,卻有人整堂課只跟你說這種語言。」此種教學方法有助於學習者的發音,但對初學者的效果如何,恐怕見仁見智。對慈飛來說,她同意阿拉伯文十分優美,但比起系上的「語言學狂人」,奇慈飛對阿語的興趣可說是十分有限。

曾形容自己是那種偏愛創意發想,但對組織規劃沒有太大興趣與概念的人,大學時的慈飛,同樣對未來缺乏明確的規劃與意識。離開辛苦的語言課堂,她並未考慮積極轉系,或尋找其他興趣,仍舊在大學自由的空氣中,忙著探索與享受新鮮人的校園生活。

一年晃眼即逝,大二時,看到同學們或意志堅定的轉系離開,或申請雙修外系,她才發覺自己此前的疏忽──如果大一時旁聽外系課程,是不是會對自己的興趣有更深刻的認識?如果大一時顧好成績,是不是可以轉到更有趣的科系?因為不清楚自己的其他可能,她又誤打誤撞的選了政治輔系,只為滿足爸爸對自己從政的期許。

儘管疏於規劃,但慈飛血液中的冒險精神,以及隨遇而安的性格,卻仍成為她生涯選擇中重要的動力,並替她開啟了意想不到的篇章。

阿語系有個「不成文的習慣」──許多學生會選在大三時到海外的阿語系國家作交換學生,體驗阿拉伯文化並磨練語言──對異文化十分有感的慈飛也不例外。

2011─突尼西亞、英國

攝於約旦首都安曼。


2011 年彷彿阿拉伯世界的「多事之秋」,受到阿拉伯之春的影響,埃及街頭正上演一連串的示威遊行,要求時任總統穆拉巴克下台,而號稱為「阿拉伯古典文化保留最完整國家」的敘利亞,反政府示威演變為激烈內戰。阿語系學生的交換地選擇,一時間只剩下約旦,以及「剛革命完」的突尼西亞。

大三的慈飛,選擇前往相對動盪的突尼西亞一探究竟,原因是當時決定出國交換的同學,三分之二將赴約旦,她想跳脫台灣人聚集的中文社群,為生活尋求新的刺激。  

親自來到突尼西亞,慈飛受到了另外一種「震撼」。

某日,她付了約二十塊台幣購買門票,參觀當地位在鄉村的動物園,卻發現這個園區,不僅比之台北木柵動物園非常「小巧」,而且還很「缺動物」──「我看到在那裡,兔子也算動物,狗也算動物。有爸爸牽著小朋友,假日特地去動物園看狗,那時候就覺得資源實在是太不對等了!

不久,她飛往英國拜訪好友,在海德公園裡,她更深刻感受到英國的一座「公園」都比突尼西亞的「動物園」更大、更豐富、更具可看性。

而當她來到朋友讀書的牛津,看到朋友在用餐時間,坐在古典學院建築裡的長桌邊,一面用餐,一面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們交換課堂意見、進行痛快的思辨,「我那時候想,原來別人的留學是這樣啊!當朋友在所謂先進的國家生活,我卻在『和沙子泥巴打滾』──我到底去阿拉伯幹嘛? 我是不是真的選錯了?

天亮以後,未完待續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蹲點阿拉伯 臉書專頁
 

《關聯閱讀》
【一千零一夜】不(只)是網紅──奇慈飛:「蹲得夠低,才能躍得又高又遠」
【一千零一夜】「我要成為戰地記者」──18 歲的夢想,改變了她的人生

《作品推薦》
【一千零一夜】被忽略、被藐視、被標籤──她來到邊境,自問人的痛苦,可以被公平的類比嗎?
【一千零一夜】「你的自私裡,總有你的迫不得已」──政治的代價:那些被迫放棄與重新獲得的友誼

換日線阿拉伯

換日線阿拉伯 Crossing Arab World 」粉絲專頁成立於 2017 年 7 月 22 日,為換日線第一場以阿拉伯世界為主題的實體講座──「台灣女孩在中東:顛覆新聞裡的阿拉伯」之延續,致力於提供阿拉伯世界的各式資訊──包括旅遊心得、文化介紹與時事評析等,並以專文、圖片、影片、數位策展等方式呈現,祈願能成為專業人士與對此一主題有興趣之讀者們,共同分享、交流的平台。
相關投稿、合作,歡迎來信:CrossingArabWorld@gmail.com

Recognising the absence of media providing information related to the Arab World in Chinese-speaking society, Crossing Arab World was developed with the aim of filling that void. We present uncensored information in the form of image, video, news, review, digital curation and so forth. In order to create a public dialogue, we intend to build up a community involving professionals and those who are intrigued by the topic.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