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不(只)是網紅──奇慈飛:「蹲得夠低,才能躍得又高又遠」

【一千零一夜】不(只)是網紅──奇慈飛:「蹲得夠低,才能躍得又高又遠」

2017─台北

2017 年 7 月 22 日,台大後台咖啡裡,「台灣女孩在中東」的講座立牌被移到側門口,表定報到時間未至,門外便已聚集了疏落的人群,等候入場。

咖啡廳內,原先的桌椅已撤走,換上一排排摺疊椅。換日線編輯團隊全員出動,穿梭在預留的走道間,有人調整音響、有人測試麥克風、有人拿著單眼相機,朝舞台對焦;此時,現場開始有幾位攜家帶眷的觀眾提前入座,場面越發熱鬧起來。

一片混亂間,唯有一名講者低頭面窗,在腦中默默複習著自己的講稿,這位講者不是別人,正是奇慈飛。

講座前,和慈飛只有為了討論講座主題時,短暫的一面之緣。她是換日線創站不久即加入的作者,也是 Cynthia 在政大阿語系的同學,因為善於演講,有口皆碑,而受邀為講者。

第二次見面,便是在講座現場。兩次見面,她的話都不多,默默退居角落,表情若有所思,讓人不禁懷疑她是否過於緊張?面對兩百位聽眾,會不會怯場?後來證明,自己實在多慮了。

講座現場,第一位上台的奇慈飛,應對人群不僅面無懼色,一開講便嶄露開朗笑顏,發揮活潑的性格,還以現場阿拉伯文教學,成功帶動氣氛。謙稱自己相較於另外兩位講者比較「淺」的她,演講內容平易近人,善用有趣的在地觀察,啟發聽眾對當地文化的興趣。

長期經營粉絲專頁的奇慈飛,透過社群互動,把握一般讀者對阿拉伯世界的想像與迷思。那次演講的內容,就彷彿她對那些疑問的一次整理與回應,比如她指出,與其說「伊斯蘭歧視女性」,不如說「伊斯蘭男女有別」來得適切,公共場所的女性專區、區隔性別的婚禮現場,都可見伊斯蘭文化對於性別的審慎態度。

聽完她深入淺出的講解,就會發現奇慈飛其實一點都不淺,相反的,往後在和她閒聊的過程中,我才逐漸知道她愛看電影,平時更常參與不同領域的講座,且對各式異國文化都展現高度興趣,生活觸角多元。無怪乎講座當日,她能以「中東芭比」Fulla 姊姊與西方芭比的比較,精準指出東西文化的差異,令在場聽眾眼睛一亮。

聽眾們不知道的是,當日的講座,都是濃縮過的經典。講座前一周,慈飛寄給我的,是長達 80 頁的投影片。雖然後來礙於時間限制,不得不將內容刪改為原來的一半,但已足見她對文化的興趣與體察,可說是經過長期累積,紮紮實實,不容小覷。

在認識慈飛之前,我觀察到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即數位畢業於政大阿語系的朋友,雖然就讀阿語系的時間點不同,卻都不約而同地知道網路上有一位漂亮、活潑的系友,以「奇慈飛」為「藝名」,經營「蹲點阿拉伯」粉專。

慈飛說,「在阿拉伯的時光,我盡力將經歷以文字、圖片、影像呈現;不斷記錄、不斷發現。分享我眼中的「蹲點阿拉伯」,繼續說故事。比起古代的說書人,我不用拿著板凳走遍街坊,倒是在鍵盤上細細琢磨,讓故事在網路竄流。」

儘管人們都害怕被貼上標籤,生活中,更常聽人大聲疾呼,莫將社會的刻板印象,強加於自己所不了解的民族、國家、宗教乃至個人,但面對這樣一個外型亮眼、熱愛鏡頭,擅長以色調明快、節奏感十足的影片,吸引讀者眼球,帶領觀眾「快閃」阿拉伯的女孩,人們卻仍不免俗的將她貼上「網紅」的標籤。

而在今日,所謂的網路紅人,往往被賦予十分扁平的想像──徒有外表、誇張造作,缺乏實質內涵。然而,若說有誰能恰如其分的破除這種偏見,為「網紅」平反,大概非慈飛莫屬了。

事實上,這個關於奇慈飛的故事,才剛要開始。而接下來要說的,絕不是一個網紅養成的故事,而是一個面對生活勤懇踏實,與你我一樣懷抱理想、經歷歡憂的尋常人,獨一無二的故事。

她不(只)是網紅,她是這個網路世代中,也掙扎也奮力的年輕世代的縮影。在未知面前,她有熱情、有動機、有勇氣,就如同她在〈妳怎麼又要出去?一個台灣女孩的中東冒險〉一文中寫的:

「每天的所見所聞,如同粒子般衝撞我的腦袋,碰撞的同時,產出的能量,如同養分,供給我思考、想像、學習、成長。比起旅遊觀光,我更喜歡蹲點,拉長時間,將那巨大的能量與出得知識的狂喜,沈澱且謙卑地內化,在蹲下之後,才能驚人又高又遠的一躍。」

天亮以後,未完待續

執行、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郭姿辰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