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世界】突尼西亞逾 20 人角逐總統大位,無黨籍候選人爆冷勝出

【看不見的世界】突尼西亞逾 20 人角逐總統大位,無黨籍候選人爆冷勝出

編譯:戴含/換日線編輯部

9 月 15 日,突尼西亞因為前總統艾塞布希(Beji Caid Essebsi)去世,讓原訂於 11 月的總統大選提前舉行。高達 26 位候選人的大選,針對當下民眾最關注的「拼經濟、救失業」議題,紛紛喊出不同的政見和口號;而在第一輪投票前,政治分析專欄作家克里欽(Ziyed Krichen)便表示:「即使是上帝也無法預測第一輪(投票)的結果,更別提下一輪了。」
 
果真,17 日的第一輪開票結果大大出乎眾人意料,贏得最高票的是法學教授薩伊德(Kais Saied),在競選期間沒有大型造勢活動的作法,使他的媒體曝光度,相較得票第二高、卻深陷囹圄的媒體大亨凱魯伊(Nabil Karoui),以及時任總理的優素福.查希德(Youssef Chahed)都低,突圍而出的表現,讓一眾政治老骨幹都跌破眼鏡。
 
而在第二輪正面對決的薩伊德與凱魯伊,過去都沒有參與過公職,他們的勝出可以說是選民「反政治菁英」的情緒發威。

突尼西亞的「白色力量」vs. 「紅頂商人」

突尼西亞的這次選舉,是在阿拉伯之春後的第二次民間直選,其意義無疑非常重大;加上今年參選者除了舊有的政治菁英,如最年輕總理查希德外,還有女企業家 Selma Elloumi、同性戀律師 Mounir Baatour 等多元的參選人加入,使得這場總統大選在未投票前就陷入膠著。
 
名為 Saleh Rizk 的選民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說:「有 26 名候選人競選總統,我們必須選擇一人。每個人有他們的想法、他們想做的事,有很多問題是在做決定時要考慮的。」
 
而在首輪勝出的法學教授薩伊德,最為大眾所熟知的活動是電視評論員,他以辯論憲法和捍衛革命而出名。這次的選戰中,他的姿態都非常低調、謙虛,每天搭乘大眾交通工具,聲明如果當選不會去住總統府,拒拿公眾資金來助選;同時也沒有依靠任何政黨站台,創造了他在民眾心中誠實及不會被權力腐蝕的形象,讓他成為年輕、受過教育但沒有權力者的代言人。根據 Sigma Conseil 的調查:在 18 到 25 歲的投票者間,有 37% 的人支持;有大學學歷的選民中,24.7% 投給了他。
 
而位居第二的媒體大亨凱魯伊,儘管沒有擔任公職的經驗,但和前總統埃賽布希的關係卻非常密切。而他除了以媒體鉅亨為人熟知外,讓他廣受支持的另一因素是經常支助慈善計畫,不少貧困的突尼西亞人都受惠於這些項目,他也以「貧窮的」和「被遺忘的」突尼西亞人民代表自居。

在第一輪競選期間,他因逃稅和洗錢等罪名鋃鐺入獄,無法親自參與競選活動和公開辯論,使不少支持者認為他受到查希德的政治算計,而將其比擬作「曼德拉」。相比薩伊德,支持他的選民主要來自鄉村,尤其是受益於他公益項目的區域,據 Sigma Conseil 的調查:在未受過教育的選民間,凱魯伊贏得將近 41% 的選票。

沒有「絕對贏家」的議會大選

由於第一輪皆沒有候選人贏得過半票數,因此需要 10 月 13 日的第二輪來決定最終勝出者;而在兩輪之間,對政府組成有極大影響的議會大選則在 10 月 6 日舉行,這場大選將決定哪個政黨能夠推派總理和內閣首腦,上位的總理將監督國家安全、外交和國防等事務,對於國家未來 5 年的走向是極具影響的。
 
然而,這次的大選結果並沒有任何一黨過半,在總共 207 席中,老牌的伊斯蘭復興運動黨(Ennahda)拿下了 52 席,而凱魯伊所屬的突尼西亞之心黨(Qalb Tounes)則取得 38 席,兩黨暫時沒有合作意向。伴隨著眾多的政黨,要如何選出總理這個階段,將需要進行漫長而複雜的談判。 

議會的席位分配。圖/Twitter@sh_grewal

當選了,然後呢?

在 10 月 13 日進行的第二輪總統大選,根據選舉委員會表示薩伊德獲得 72.1% 的選票,大勝凱魯伊,壓倒性的數據讓他的支持者在投票結束後,於競選辦公室外燃放煙火慶祝,高喊:「人民要堅強的薩伊德」。薩伊德在勝選後也發表:「謝謝⋯⋯那些開啟歷史新篇章的人們。對於沒有支持我的人們,也謝謝你們,因為他們有選擇的自由。」
 
這位素人準總統曾在競選時宣稱將改革憲法,其中包括提出解散議會、從當選的地方議會中選出議員,根除大黨阻礙少數人發聲的機會,將權力帶回給人民。此外,他認為同性戀不該被除罪化、死刑不該被廢除,婦女的繼承權根據《古蘭經》也不應與男性相同。
 
個人理念之外,薩伊德要面對的還有本.阿里政權在被推翻前遺留的餘毒,儘管這位強人在  9 月 19 日客死沙烏地,國內許多產業仍掌控在幾個菁英家族手中,用來監視人民的警察機構仍未受妥善監督,當年一些壓迫性的法律始終未從突尼西亞的律法中刪去。
 
而薩伊德所倡議的作法不僅與前政府有所出入,欲推翻議會的作法勢將撼動傳統的政治菁英地位,未來將如何維持政權的穩定,同時解決自阿拉伯之春以來民眾最關心的經濟問題,並跳脫民粹主義的陷阱,會是突尼西亞能否完全邁向民主的關鍵 5 年。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Twitter@sh_grewal、Facebook@KaisSaiedfanpage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