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世界】埃及政府 15 年承包商,為何竟帶頭反政府?

【看不見的世界】埃及政府 15 年承包商,為何竟帶頭反政府?

編譯:戴含/換日線編輯部

9 月 20 日,埃及 8 個城市街頭湧入了大批的示威群眾,他們高喊著「塞西下台」的口號,表達對當前執政者的不滿。然而,這是一個未經批准的遊行活動,因此警方很快的便出動,在首都開羅的警察朝示威者們發射催淚瓦斯,之後便衣警察更開始在街上巡邏,根據《法新社》報導,這天「至少有 74 人被捕」。

這場讓政府措手不及的「突發」抗議活動,並未隨警力出動、封鎖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等重要聚集地點而結束。這場抗議活動持續到週末,示威者如同在進行游擊戰般,就算受到維安部隊強勢清場,仍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地點重新聚集。

事件爆發的星期五,總統塞西正準備前往紐約,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演說;但人民上街抗議的消息,不僅引起國際輿論關注埃及長期的濫捕行為,也使不少在美埃及人響應,聚集在白宮前守夜抗議,要求美國總統川普停止支持塞西,並要求他馬上離開美國。

引爆抗議的男人──Mohamed Ali

2018 年以超過 97% 得票率,坐擁高民意連任總統的塞西,為何一夕之間成為民眾欲推翻的對象呢?

這一切都要從一名埃及商人 Mohamed Ali 說起。他是一名建商也是一名演員,作為與埃及政府合作了 15 年的承包商,當他從 9 月 2 日開始拍攝批評塞西的影片時,便吸引了超過 170 萬人的觀看。他以幾乎「日更」的速度上傳到臉書和推特,並用像「當塞西在建造宮殿時,埃及人民正在用垃圾桶吃飯」等口語化的演說方式,痛批政府失能,不少人認為他在影片中使用的咒罵字眼、貼近庶民的表達方式,都促成他的影片在民間病毒式的流傳,每支影片更都有超過 10 萬以上的觀看次數。

在他講述關於政府機關貪汙腐敗的事蹟的過程中,也引起大批有同樣經驗的民眾開始分享自己的故事,並且大量的使用 #كفايه_بقي_ياسيسي (#真的_夠了_塞西)的標籤,這在埃及民眾上街當週,成為 Twitter 埃及排名第一、世界排名第六的關鍵字;目前這個 Hashtag 已經有超過 100 萬次的使用。

9 月 20 日當地時間晚上 7 點,是埃及足球賽季的開幕式,Mohamed Ali 在發佈的影片中,希望民眾在足球賽結束後展開抗議,並說:「在一起會讓你感到更強壯。」、「我們只想有尊嚴地生活並最終做出選擇。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當天晚間也正如他所言,埃及數個城市街頭充滿了抗議民眾,引爆今年最大的示威。

針對 Mohamed Ali 的爆紅,同樣也流亡在外的埃及政治家 Ayman Nour 說:「不少記者和政治人物也都一直批評塞西,但 Mohamed Ali 引起了更多的共鳴,因為他是目擊者,不是分析師、觀察員或反對派的活動家。」

促成這起事件的 Mohamed Ali 目前自我流放在巴塞隆納,在最新的視頻中,他表示儘管人在西班牙,還是受到追殺,他說:「兩個星期以來,我一直在逃跑和躲藏。」同時希望西班牙政府能給予保護。

官媒禁播相關報導,企圖粉飾太平

這次的抗議活動之所以會引起國際關注,是因為 2013 年塞西上台以來,就不斷的加強對國家的管控,人民從社交軟體到街頭活動,都被嚴密的監管著;國會今年 3 月更通過法令,允許有關單位封鎖對國安構成威脅的網站,或超過 5,000 追蹤者的社交帳號,並不需通過法院裁決,就能對他們處以 25 萬埃鎊(約新台幣 45 萬元)的罰鍰。

且早在 2013 年發動政變時,塞西就通過了新的《示威遊行法》,加大對群眾抗議的管制,不少示威者因為這條法令深陷囹圄。今年 6 月,首位民選總統穆爾西之死,也引起其支持者的悼念及抗議活動,然根據《Al-Watan》的報導指稱:「安全部隊『壓制』了這次的活動」。在政府的嚴密監控下,民眾此次能通過社交媒體再次集結,是件出乎政府、軍方意料的事。

埃及網路社群廣傳的反對塞西宣傳圖。圖/أسرار محمد علي - Mohamed Ali Secrets@MohamedAliSecrets

不過諷刺的是,雖然抗議引起世界關注,埃及的三大報紙卻將示威從版面上抹去:《Al Masry Al-Youm》將議題集中在埃及天然氣產量因美國制裁伊朗大增、《Al Shorouk》聚焦海灣是否將再次爆發戰爭、《Al Ahram》的主題則是埃及在聯合國上展現和平的願景。除此之外,政府也沒有正面的回應,只是要求國際記者該遵守「專業守則」,不要引用社群的「虛假訊息」。

塞西在結束美國行返國後,通過媒體表示:「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埃及是一個強大的國家。」但首都開羅和其他重點大城,都可以看見街頭警備的加強,其中 2013 年塞西發動政變時,支持穆西爾群眾所聚集的 al-Fateh 清真寺,出入口周圍就可以見到至少 10 名配槍警察,以及 20 多輛的維安車輛停在鄰近區域,政府的防備之心可謂「路人皆知」。

而在遊行過後,根據阿拉伯人權訊息網(Arab Network for Human Rights)的資料,至少有  1,100 人因上街遊行被捕, 包括埃及阿拉伯之春發起人之一威爾戈寧(Weal Ghonim)的弟弟、人權律師 El-Massry 及維權部落客 Alaa Abdel Fattah,且被捕名單正逐日增加中。

這次會與阿拉伯之春有所不同嗎?

當三分之一的埃及人仍活在貧窮的情況下,政府卻不斷削減補貼,還欲擴建蘇伊士運河並遷都,這些都讓人民質疑政府機構金錢的流向。所以當 Muhammad Ali, 一位對政府心有不滿的商人發聲時,長期積壓在民眾心裡的怒火,彷彿找到了一個破口,透過上街抗議傾瀉而出。

政治分析師 Nael Shama 說:「這次的示威不同於 2011 年,人們上街沒有高喊『自由、麵包和社會正義』,他們第一時間就讓抗議升級成要塞西下台。」這次的抗爭是否能延續「突襲」上街當晚的能量,以及能否動搖埃及根深蒂固的國家機器,值得繼續關注。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أسرار محمد علي - Mohamed Ali Secrets@MohamedAliSecrets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