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世界】黎巴嫩英媒 Daily Star,為何發行「沒有新聞的報紙」?

【看不見的世界】黎巴嫩英媒 Daily Star,為何發行「沒有新聞的報紙」?

編譯:戴含/換日線編輯部

8 月 8 日,黎巴嫩的英文報紙 The Daily Star ,為了表達對黎巴嫩政局和社會情勢惡化的不滿,印刷了「無新聞」的報紙抗議。取代填滿版面的各式新聞,出現在當天報上的,是一個大大的黑色方塊,中間用白色文字寫下幾句簡短的標語,直指黎巴嫩所遭遇的困境。(網頁版「沒新聞」報紙請參見連結

薄薄 12 頁的報紙,沈重的訴說政府陷入僵局、未能妥善處理的垃圾、接近 1 億美元的公債、到達 25% 的失業率、遍佈國內的非法武器、超過 150 萬的難民在國內、黎巴嫩鎊陷入危機等問題,並在最後一頁放上了國樹雪松,以 " Wake up before it’s too late! " 作結, 呼籲黎巴嫩各方應共同努力,拯救國家免於崩潰。

以「特別版」報紙來傳遞對國內境況不滿的,還有黎巴嫩最老牌的報紙 An-Nahr去年 10 月,它們發行了完全空白的紙本給讀者,用最「無言」的方式反映政府陷入的僵局,並表態:「如果政治人物不做他們該做的工作,那為什麼其他人需要呢?」An-Nahr 的主編更公開的鼓勵閱聽人,在空白的地方撰寫屬於自己的頭條,並發佈到社交媒體上讓更多人關注、討論。

圖/截自 BBDO 網頁

讓國家停止運轉的元兇:搞不定的政治僵局

相隔 10 月,兩份報紙所欲控訴的最大議題,就是黎巴嫩政壇屢見不鮮的「僵局」問題:作為民主國家,黎巴嫩的憲法規定每 4 年需進行一次議會大選,但自 2009 年之後,這個制度就連續停擺了兩次,直到去年 5 月,國家才舉行了時隔 9 年的第二次直選。而選舉結果出爐後,卻因遲遲無法組閣,讓整個政府部門陷入長達 8 個月的停擺狀態,直到今年 2 月,總理與 30 名內閣成員才正式開始讓部門運轉。

然在 6 月 30 日時,難民事務部長 Saleh al-Gharib 的車隊遭到槍襲,兩名保鏢當場犧牲,據說槍手誤以為爭議不斷的外交部長紀伯倫.巴西勒(Gebran Bassil) 陪同在側,才執行了此次的襲擊。這個事件引發不同黨派的內閣相互指責,政黨合作上再現分歧,政治分析家Imad Salamey 表示:「至少有 1/3 的閣員支持受攻擊的部長」,如果 11 名部長同時請辭,那維持了 6 個月的政府將再度崩潰。

難解的合作習題,並沒有隨長達 16 年的內戰結束,反由政權分配之爭屢屢再次浮上檯面。以宗教劃分職權歸屬的黎巴嫩,規定由基督徒出任總統、總理是遜尼派穆斯林、議會代表由什葉派出任。看似相互制衡的分權,卻因不同宗教各異的派系路線,以及欲奪取更多政治發言權的野心,讓身分政治和裙帶關係非常猖獗。尤其當經濟與政治共生的情況下,許多腐敗事件便滋生於斯,連帶影響到整個國家的發展。

首當其衝的撙節難題:空汙與垃圾 

自總理上任以來,著眼的便是經濟上的改革。為因應國內的通貨膨脹,拯救在大規模債務下不斷惡化的經濟,議會通過了「2019 年預算案」,縮減政府開支,提高稅收。

預算案通過之後,首當其衝的便有環境部門,因為被刪減補助金,全國各地的空氣監測站陸續關閉,有關單位失去了衡量空汙的工具,無法進行量化分析,對推行環境政策將會是一大阻力。大氣化學教授 Charbel Afif 在接受採訪時,表達了他對關站的不安:「如果沒有任何變化,污染將達到災難性的水平,到時可能要像北京一樣,戴口罩出門。」

此外,自 4 月以來的垃圾危機,也是黎巴嫩民眾和環境部共同的夢魘:位於黎巴嫩北部區域,叫做 Aadoueh 的垃圾場在 4 月 5 日遭到業主關閉,因此居民將垃圾堆積到人行道上進行焚燒,而這個行為可能導致 33 萬人的健康受到影響,包括慢性阻塞性肺病、心臟病、哮喘等。

面對棘手的垃圾處理問題,新任環境部長的應對方式,是將垃圾先堆到劃定的區域,直到找到能開設新垃圾處理廠的地方為止。這個暫時性的解法無法讓居民滿意,因為自 2015 年以來,政府便不斷用「臨時措施」來應對堆積在貝魯特街頭的垃圾;對抗議者來說,這些措施根本就是敷衍,沒有真正解決長期潛在的廢棄物管理問題。

正如 Afif 教授所言:「環境不僅僅是環境部要管的,因為環境部無法管制交通系統,能源部的職責是讓發電機排放更少廢氣,司法部也該對環境犯罪採取行動。」黎巴嫩該如何跨部門合作,會是國家擺脫霧霾,重見青天的關鍵。

黎巴嫩社會最大的「難」題

上述發生在 2015 年的垃圾抗爭,在當年牽扯出政府部門貪腐,還有身分政治的爭議。一些遜尼派和基督教有關聯的媒體,聲稱這些抗議者都是敘利亞或巴勒斯坦難民,當局更派出武裝警力鎮壓,揭示了黎巴嫩國內長期仇視難民的情緒。許多黎巴嫩人認為大量的難民壓縮了學校、基礎設施資源,並迫使他們必須和廉價的非法勞工競爭,這樣的聲浪也在國家緊縮政策和疲軟的經濟下升溫,激化了社會中的對立。

今年 7 月,除黎巴嫩當局開始拆除敘利亞人居住的營區,要求他們返回自己國家外,勞工部更為搶救失業率,祭出了未經許可,企業不得雇用外國人士的法令,這引起巴勒斯坦民眾的憤怒情緒,因而上街抗議。他們受 1948 年的戰亂影響,前來黎巴嫩已有 70 多年,卻始終無法取得合法工作身分,被限制不得從事 70 幾項如醫生、律師等職業,多數人只能進行低薪工作,這項法令無疑使他們更難生存。

對於巴勒斯坦人發動的抗議,演員 Soha Kikano 語出驚人,發表了「希望將他們都丟進希特勒烤箱焚燒」的言論;外交部長巴西勒更提出所謂的「基因差異」論,表示黎巴嫩人優秀於敘利亞人,甚至喊出「黎巴嫩人凌駕一切(the Lebanese are above all)」,同樣引爆爭議。政治家兼主持人 Paula Yacoubian 在反仇恨言論集會上表示:「這些言論非常有破壞性,儘管當下很有人氣,但長遠來看,對黎巴嫩和黎巴嫩人來說都是有害的。」

過去數月以來,黎巴嫩一直處於政治、經濟、環境的危機之中,兩份報紙透過另類行動,期盼能激發國內上下更加團結,正視那些懸而未決的議題。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截自 The Daily Star 網頁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