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他毫無阿拉伯血統!為何操刀歐洲最大「阿拉伯當代藝術節」Shubbak?

【專訪】他毫無阿拉伯血統!為何操刀歐洲最大「阿拉伯當代藝術節」Shubbak?

採訪、撰文:戴含/換日線編輯部

「當人們走過那條再熟悉不過的街道時,會突然發現,高架橋下方原先灰白的牆,在一夜間充滿了色彩。這個時候,他們也許會停下來觀賞,又或者匆匆地瞥過,不管是哪一種,都會讓他們感覺到『有些不同』,然後去思考背後發生了什麼事。」

週日早晨,跟著阿拉伯當代藝術節 Shubbak 總監 Eckhard Thiemann 的腳步,走向大英圖書館的咖啡廳。路上他說著在倫敦另一端,位於北肯辛頓區的戶外視覺作品,並解釋著這個街頭項目,如何體現 Shubbak 的精神。

在阿拉伯文中,節日名稱有「窗戶」的意思──藉由兩年一次的 Shubback,提供各界藝術家一個交流與對話的窗口;而他所提及的大型鉅作,便是摩洛哥與倫敦當地藝術家攜手完成的結晶。

至於和 Eckhard 碰面的大英圖書館,則是 Shubbak 另一個活動場地,舉行阿拉伯文學論壇的地方。團隊透過在倫敦各角落安排活動,試圖帶大眾看見阿拉伯藝術的多元,同時將展演融入市民的日常之中,成為激起他們共鳴的新風景。

不是阿拉伯人,為何深耕 Shubbak?

搖晃著手中的咖啡,Eckhard 談到事業的起點:倒轉回 20 年前的倫敦西區,那時當地就已居住著許多阿拉伯、伊朗、阿富汗和庫德族人,而剛從德國來到英國,也是外邦人的他,在這裡找到了另一種歸屬感,除了那飄泊異鄉、重新適應、再度建造生活的經驗共振外,還有更大的原因──他迷戀上此區由移民建起的咖啡館和街景。

所以儘管沒有一分中東血統,但在發現地方圖書館的阿拉伯語書籍付之闕如後,他開始了引入書籍的計畫,這也成為後來深耕這個領域,及後續成為 Shubbak 策展人的契機。他說:「因為歷史因素,倫敦與中東有著諸多的聯繫,我們也有許多悠久的阿拉伯社區,甚至比巴黎之於北非國家的聯結更深。他們就在我們的身邊,這樣的鏈結也有助於 Shubbak 的推動。」

然而,要推動一場遍佈城市的展覽談何容易,除了現實的簽證問題,該如何發掘及說服這群藝術家前來,都需要時間與心力。因此在休展期間,團隊會積極的深入和阿拉伯社群做交流,像去年 9 月,他們就舉辦了讓移民小孩認識社區的活動,Shubbak 舉辦時也提供許多免費票券,讓更多人能參與其中,他說:「Shubbak 並不是博物館,而是一個節日,所以我總是試圖讓展覽有慶典的氛圍,使更多人因感到有趣而接觸。」

這些努力都是為了讓不管是土生土長,又或者初來乍到的倫敦人,有更多接觸阿拉伯文化的機會,因為用什麼方式去瞭解自己的城市、社群、環境,會影響他們怎麼看待自己。

位於 Shepherd's Bush Market 的視覺作品。圖/戴含 攝影

不當「藝術法官」,任作品與觀者對話

隨著 Shubbak 邁入第五屆,Eckhard 也觀察到參展藝術家創作的轉變:首次舉辦的 2011 年,中東恰巧經歷阿拉伯之春的浪潮,阿拉伯人對重塑家園的渴望,成為創作的主題。兩年前的 Shubbak 則因為中東局勢的動盪、恐怖主義的蔓延,讓許多藝術家選擇用作品,探討這一切的緣起。而今年,許多藝術家則轉向內在的探索,揭開流離失所之人的心理狀態,並扣問在不同社會中的身分認同。

看見年復一年讓人驚艷的作品,Eckhard 在面對經典的「藝術到底有什麼用?」的問題時,回答道:「這是一種對話工具。現代人都喜歡發表意見,但也太急於發表意見,所以聽不見別人的聲音,觀賞一幅畫、聆聽一場演講、參與一個演唱會,都讓人們能稍微緩個一兩秒,聽完創作者像要說的,然後才給出他們的反饋。

這段話也呼應了他對自己在策展中的角色定位──讓作品本身和觀眾對話,不干預談及敏感議題的展演。他說自己並非什麼「藝術法官」,所以不該去篩選哪些是「好的」、哪些是「不好的」,他的責任是發掘藝術家,替他們的作品提供展示台,聚集觀眾前來聆賞,甚至是辯論。

他分享了一則發生在採訪前夜的故事:「我們請來了當前最著名的地下樂手,其中有一名突尼西亞音樂家,在台上發表了關於離鄉背井的演說,當場許多有相似經歷的觀眾,就開始一個接一個的給出回應,更有人開始談起一切值不值得。」

上至博物館展覽、超商貨品陳列,下至搜索引擎的資料排序、Instagram 照片版面,都離不開「策展」的範圍,這門顯學挑選出的東西,也左右著我們的生活。而 Eckhard 在推動 Shubbak 的過程中,不同多數人所想,僅僅把展品陳列到大眾的視線之前,他還保護著作品的完整性,將節日打造成一個媒介,聯結城市與居住其中的人們。

讓城市裡的「大象」,被更多人看見

在被稱為「大煙囪」的倫敦,匯聚了來自各處的移民,但快步調的都市生活,也無形中將人們異化成相似的粉塵,人與人之間常只剩下臉譜化的認識,發生在周遭的事也常如「房間裡的大象」一樣,儘管顯而易見卻被視而不見。

作為歐洲最大的阿拉伯當代藝術節,Shubbak 正是告訴市民們,城市角落裡有許多隻「大象」存在著,究竟這些象群是美麗的、充滿傷疤的,抑或具有衝擊的,就有待在倫敦的人們仔細鑑賞了。

Eckhard 最後也說:「每次舉行,我都將之視為生涯的最高點,因為永遠都有新的火花可以期待。」

阿拉伯女性談論創作的論壇。圖/戴含 攝影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戴含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