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世界】蘇丹「天安門」?軍隊突襲抗議現場,無差別掃射靜坐民眾!

【看不見的世界】蘇丹「天安門」?軍隊突襲抗議現場,無差別掃射靜坐民眾!

開齋節理應是穆斯林世界充滿喜氣與祥和的一天,不過,對蘇丹民眾來說, 2019 年這個日子卻是充滿血色與絕望的一天。

「他們隨機向人群掃射,人們為保住性命四處奔跑。他們封鎖了所有道路,大部分靜坐的帳棚都被點燃燒毀。」6 月 3 日,原本在首都喀土穆靜坐抗議的民眾 Mohammed Elmunir,向記者描述了當時的情況。

根據當地醫生委員會的通報,軍方的突襲使 1 名孩童在內的 35 人喪命,以及數百人受傷,而這個數目還不計入在靜坐區之外的傷亡人數。從去年 12 月開始,經歷漫長抗爭,推翻獨裁者的蘇丹民眾,沒有迎來幸福快樂的結局,他們迎來的,是另一個霸佔政權的強大勢力──蘇丹軍事過渡委員會(Transitional Military Council, TMC)。

圖/Twitter @d_sh08

蘇丹人的怒吼:「我們不會用小偷取代小偷!」

將執政近 30 年的奧馬爾.巴希爾(Omar al-Bashir)趕下台,並未讓示威者們開心超過一天,因為老總統身邊的群臣沒有放棄權力的意思,尤其是 TMC 主席艾哈邁德.阿瓦德.本.奧夫(Gen Ibn Auf)。

原任國防部長的本.奧夫在蘇丹抗爭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今年 2 月 22 日老總統宣布全國進入戒嚴時,他被升職成為副總統,然不足兩個月,他率領的軍方便倒戈,於 4 月 11 日時逼宮,取代巴希爾掌控蘇丹的政權。

在得知本.奧夫將填補真空的權力時,民眾勝利的興奮感馬上冷卻了下來。這位軍人出身的掌權者,曾是巴希爾的同袍摯友,兩人都被指控在 2003 年的達佛衝突Darfur Genocide)中,犯下種族屠殺的戰爭罪,本.奧夫更是當時的軍事情報負責人,至今仍名列美國針對性金融制裁名單。

他在其後電視的演說裡,提到將廢除憲法、設置軍事過渡委員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及兩年的過渡期。可當中卻不公開過渡政府遴選人的資格與組成,也未邀請反對派加入政府的組建,甚至沒有與他們對話的提議出現,和蘇丹民眾訴求的「還政於民」有著極大落差。

這個結果使抗議者意識到,他們的抗爭還沒有結束,新的怒吼在民眾間傳開:「我們不會用一個小偷去取代另一個小偷。」示威團體也打破傳統,提前開齋維持體力,且發起升級的「公民不服從」運動,展現根除舊政體的決心。

協商期間爆衝突:是真心談判,還是「緩兵之計」?

隨著本.奧夫坐上大位,TMC 解散了全國大會黨(NCP),逮捕了許多穆斯林兄弟會成員,並與安全情報局(NISS)合作掌控局勢。在此期間,本·奧夫和副手 Mohamed Hamdan Dagalo 也不斷出訪鄰國,爭取盟友的支持,其中埃及、沙烏地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紛紛表示支持,後兩國更擴大 30 億美元的信貸額度給蘇丹軍方,維持基本物資的進口和國家維穩資金。

面對聚集在首都遲遲不散去的示威者,還有來自非洲聯盟給出的額外 60 天「政權移交」警告後,軍政府終於在 5 月 11 日,邀請反對黨自由與變革聯盟(Declaration of Freedom and Change Forces,DFCF)進行談判。

然而,在即將達成協商期間, 場外卻發生了由巡邏演變成的濺血衝突,導致 4 人死亡,中斷了把過渡期延長成 3 年的會議,談判也隨之進入僵局,軍方表示:「絕對不會朝和平示威者開火。不過已經有流氓份子混入抗議群眾,促成不必要的麻煩。」這是齋月後的第一場暴力衝突,也使軍、民之間的不信任感加劇,雙方摩擦自此不斷升級。

軍方下令曾參與「種族屠殺」的部隊武裝清場

僵持不下究竟國家該由誰來統領,抗議行動的主要團體──蘇丹專業人員協會(Sudanese Professionals Association,SPA)在 5 月 28 日發起了全國性罷工,連飛行員都加入了這次的示威中。

行動負責人 Siddiq Farukh 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說:「為期兩天的罷工旨在向世界傳遞一個信息,那就是蘇丹人民希望真正的改變,他們不希望軍方和權力有掛勾。」但當軍方試圖驅逐在總部門口靜坐抗議的群眾時,流彈掃到在旁擺攤的一名孕婦,釀成了悲劇。

針對罷工,軍事委員會則指責了反對派不願分享權力,更在 Facebook 頁面中發表電力和管線工人拒絕罷工的影片,聲稱抗議行動是被「反蘇丹份子」所滲透。

愈演愈烈的軍民衝突,讓軍方在 6 月 2 日時,表示將用行動對付國防部外「不守規矩份子」,而被派出的,正是於達佛衝突中屠村殺人的快速支援部隊(RSF)──他們對示威民眾無差別掃射,堵住所有外援道路,當街毆打逃跑者,甚至包圍醫院,命令醫護人院撤離所有受傷的抗議者,許多逝者的屍體被丟入尼羅河或遭到焚燒。

SPA 發言人 Mohamed Yousef al-Mustafa 說:「這是一場大屠殺,我們革命中的一個關鍵點。軍事委員會選擇了升級和對抗,他們的行為應該和巴希爾一樣受審判。」

圖/Instagram @denny_ow

血腥鎮壓不間斷,國際社會一致譴責

值得注意的是,受到武力鎮壓的不只有首都,蘇丹中部城市達佛的抗議民眾,在 6 月 12 日也遭受實彈攻擊,至少 17 人因而喪命。

接連不斷的染血事件,讓非洲聯盟終止了蘇丹的會員資格;聯合國安理會也呼籲停止對平民的暴力行為。對此,TMC 承認武裝部隊的「失控」,並表示會針對靜坐抗議的暴力進行調查,與反對派恢復談判。

話雖如此,在 6 月 8 日,剛接受完埃塞俄比亞總理調解的蘇丹軍方,卻接連逮捕了自由與變革聯盟(The Alliance for Freedom and Change)兩名重要成員 Mohamed Esmat 和 Ismail Jalab。哈佛大學蘇丹研究員 Eric Reeves 表示:「軍事過渡委員會並沒有認真在和民間談判,他們讓所有推進談判的努力都陷入癱瘓。」

執行編輯:陳慈晏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Twitter @136plsar@d_sh08、Instagram @denny_ow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