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世界】用 4,000 名移工的性命打造世界盃?──卡達政府擬修法,洗刷「現代奴隸制」惡名

【看不見的世界】用 4,000 名移工的性命打造世界盃?──卡達政府擬修法,洗刷「現代奴隸制」惡名

編譯:趙安平/換日線編輯部

第 22 屆世界盃足球賽將於 2022 年 11 月 21 日至 12 月 18 日在卡達舉行,這使得卡達成為繼日本、韓國之後,第三個主辦世界盃的亞洲國家,也是首個主辦的伊斯蘭國家,更是有史以來承辦世界盃的最小國家。

然而,作為世界上人均收入最高的國家,卡達當地人一般不願從事低階的勞動工作,因此建設世界盃場館的重擔,即落在了數以百萬計的外來移工肩上,他們多數來自尼泊爾、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等南亞國家。

圖/截自 BBC News@Youtube

移工在卡達,生活處境堪憂

在籌備世界盃的過程中,移工因安全問題喪生的消息時有所聞:他們經常在沒有免費飲用水的狀況下頂著 50 度的高溫工作、領著不足 1 歐元的時薪過活;除此之外,他們的居住條件非常惡劣、時常處於飢餓的狀態之下,護照也被雇主沒收,部分工人甚至遭到惡意欠薪。國際工會聯合會(ITUC)2013 年就指出,若卡達的勞動情況未改善,直至 2022 年世界盃開賽為止,將有至少 4,000 名移工喪失性命。

迄今為止,卡達移工人數將近 200 萬名,佔該國總人口數 80% 以上,他們每週只有一天的休假日,首都杜哈的中央市政委員會(Central Municipal Council,CMC)卻禁止以南亞工人為主的單身男性在週五或週六進入「家庭區」(Family Zone)──包含部分公園、露天市場和購物中心的公共區域。

中央市政委員會委員 Nasser Ibrahim Mohamed al-Mohannadi 說:「家庭和孩子應該有權在沒有單身男子的商場享受時光。逛街時,相較於與一群男人一起,你會覺得跟其他家庭相處更加舒服自在。」

卡達為了迎來這群龐大的男性移工,除了興建配備體育、購物、娛樂設施的勞工宿舍,也有三家針對移民的醫院正在籌備中,以及一間名為「亞洲城」(Asian Town)、專屬勞工的購物中心。批評者表示,卡達政府的這些作為以滿足移工需求為宗旨,但事實上卻是一種隔離他們的措施。

一名印度裔負責健康安全事務的建設公司經理說:「卡達人做好事的意願是零⋯⋯他們的態度是 " khalli balli ",這意味著『我不在乎』。」

圖/截自 BBC News@Youtube

政府修改《居住法》,努力洗刷剝削惡名

眼看著 2022 年世界盃的日子逐漸逼近,卡達政府也積極為國內移工的處境做出改善,亟欲洗刷因「剝削勞工」而聞名世界的罪名。2018 年 9 月 4 日,卡達政府修改了《居住法》,允許多數移工在未經雇主的允許之下離開該國,但不包括家務、公部門與軍隊中的移工。

根據卡達的"kafala"(保證人)制度,外籍移工的入境、居住、轉移與出境,都取決於雇主(保薦者),因而助長了剝削、虐待移工之情事,是以 " kafala " 也被稱為「現代奴隸制度」

過去,未經雇主許可而離職的工人會被申報為「潛逃」,並可能面臨被拘捕或驅逐出境的命運。卡達與移民權利獨立研究員 James Lynch 表示,《居住法》的修改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但他也呼籲卡達政府繼續改革包括所有工人在內的權益,「你在其他海灣國家看到的是雇主沒收移工的護照,因此下一步必須改革『護照沒收』的法律。」卡達目前的法律允許公司持有員工的護照,前提是他們已獲得書面同意。

另外,為了解決工人欠薪問題,卡達政府也推出「通用支付系統」(Universal Payment System),使得世界盃 120 家承包商同意在 3 年內向近 31,000 名工人賠償超過 1,200 萬卡達里亞爾(約新台幣 1 億)的費用。政府更承諾將會繼續進行移工權益的改革,包括為工人制定最低工資和申訴程序

圖/Shutterstock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截自 BBC News@Youtube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