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世界】世界最大的大麻來源國,竟在摩洛哥?一起走私案件,揭露龐大的跨境犯罪網

【看不見的世界】世界最大的大麻來源國,竟在摩洛哥?一起走私案件,揭露龐大的跨境犯罪網

編譯:趙安平/換日線編輯部

摩洛哥警方於上周破獲一起毒品走私案件,超過 15 噸重的大麻在該國北方、位於直布羅陀海峽的非洲最大港口 Tanger-Med 被查緝後全數沒收;若以一包 5 公斤的米計算,15 噸相當於 3,000 包米的重量。

國家安全總局(DGSN)表示,一輛經過註冊的卡車運載大量濃縮的大麻樹脂(Hashish),車輛內裝被掏空作為運毒空間。初步證據顯示,此案涉及跨境販運大量毒品,形成摩洛哥與歐洲之間的犯罪網。

歐洲「販毒網絡」,摩洛哥是關鍵

無獨有偶,去年 12 月,摩洛哥當局亦查獲超過 1 噸的古柯鹼,並逮捕 7 名與拉丁美洲、摩洛哥和歐洲之間專門從事販運毒品的國際犯罪網路相關人員,顯示摩洛哥政府已於國內展開打擊毒品販運的戰爭。

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一份報告指出,摩洛哥是歐洲最大的大麻樹脂供應國,2014 年,西班牙的大麻樹脂緝獲量中有 85%(302 噸)與摩洛哥有關。另外,全球大約有 42% 的大麻樹脂都來自摩洛哥,勝過巴基斯坦(18%)、阿富汗(17%)、黎巴嫩(9%)和印度(9%),是世界第一大大麻生產國和出口國;根據美國國務院的調查,2015-2016年間,摩洛哥生產了近 700 噸大麻。

摩洛哥透過毒品走私網絡持續向西班牙、法國、義大利和荷蘭供應大麻,歐洲刑警組織(Europol)另外發現,販運者也通過利比亞,將摩洛哥生產的毒品運往歐洲,並證實歐洲大多數毒品都是在摩洛哥生產的。
 

摩洛哥是世界最大的大麻樹脂(Hashish)供應國。圖/shutterstock

摩洛哥大麻種植的歷史

「在摩洛哥種植大麻」這件事,具體可以追溯自 15 世紀,甚有一說是從 7 世紀第一批阿拉伯移民定居時就開始了;但直到 18 世紀,北方的里夫山脈(Rif)才成為著名的大麻種植區──這裡地面崎嶇不平、交通不便、居民普遍貧困,當地約有 8 萬戶家庭以種植大麻維生。

摩洛哥著名的觀光小城舍夫沙萬(Chefchaouen)就坐落於 Rif 山區,除了吸引觀光客慕名而來的藍色建築景觀,也因為當地氣候非常適合大麻生長,舍夫沙萬的旅遊業更以摩洛哥的「大麻種植中心」而名聞遐邇。在這座美麗山城,要取得大麻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當地居民幾乎都會在香菸中添加大麻,這樣的習慣就如同一般人吃飯一樣正常。

Rif 山區幾乎沒有其他經濟作物,大部分居民世世代代都以種植、出口大麻維繫生活,如果沒了這項農作物,他們將不知道如何生存下去。

過去,大的麻種植在摩洛哥並未受到任何規範;直到 20 世紀,當時摩洛哥北部領土屬於西班牙的領地、中部則由法國管轄,該國的大麻事業才開始受到限制。雖然西班牙並未對大麻種植嚴加限制,但法國本土自 1916 年開始禁止大麻的政策也多少影響了摩洛哥,儘管效果非常有限。

1932 年,法國政府與摩洛哥國王頒布一項詔令(Dahir),使得大麻的種植和銷售有了一定程度的規範,擁有許可證的大麻農民和小販都被賦予合法的權利;但這景況只持續到 1954 年,隨後便被另一項禁止大麻的詔令所取代。

1956 年 4 月,摩洛哥脫離西班牙和法國的殖民獨立後,國王穆罕默德五世正式明令禁止全國生產、銷售和使用大麻,但實際執法上卻很少懲罰大麻的「消費」行為。直到今日,大麻的生產及出口佔據摩洛哥約四分之一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因此也在國內激起大麻合法化的爭論。

合法化爭議

大麻的使用主要分為工業大麻、醫用大麻和娛樂用大麻(毒品)。

在中國,數千年來都合法種植漢麻(即工業大麻),將大麻纖維製成麻繩、麻線、麻布等用品;大麻在合成加工後,若四氫大麻酚(THC)含量過高,可能產生成癮性,甚至出現生理和精神問題,因而被多數國家視為非法的毒品。

而含有不刺激中樞神經、甚至具有醫療用途的大麻二酚(CBD)之大麻,在部分歐洲國家與烏拉圭、以色列和加拿大等國獲有條件合法;然而,大麻的功效至今依然存在爭議,因此在較為保守的穆斯林國家與亞洲依舊遭受嚴厲的禁止。

2009 年,摩洛哥支持大麻合法化者率先提議,將大麻重新定義為傳統的摩洛哥草藥,而非危險毒品,並且呼籲就此議題進行全國辯論,以及減少對大麻農民的起訴;此倡議在摩洛哥獲得多數政黨支持。2014 年,真實與現代黨更提出一項法律草案,建議政府許可大麻種植並將大麻轉向合法的醫藥用途和工業大麻產品(如:紡織品、紙張等),以增加稅收收入並支撐 Rif 地區的經濟;但仍維持娛樂性大麻消費之非法性。

儘管在摩洛哥北方種植大麻已有數百年的傳統,但毒品對於伊斯蘭教傳統是一項莫大的禁忌,如同酒精、賭博等行為在《古蘭經》中被明令為「惡魔的行為」一般,即便僅僅是使大麻在醫療和工業用途上合法化,對一個穆斯林國家來說,依然是很激進的想法,因此多數人對於大麻合法化的呼聲依舊保持沉默,很少人願意挺身而出,打破根深蒂固的毒品禁忌。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