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世界】格達費垮台以後:利比亞淪西非難民的出逃路上,最恐怖的「中繼站」

【看不見的世界】格達費垮台以後:利比亞淪西非難民的出逃路上,最恐怖的「中繼站」

編譯:趙安平/換日線編輯部

每當非洲、中東出現戰亂或貧困局勢,源源不斷的移民與難民便會竭盡所能前往歐洲,尋求更好的生活與機會。這些難民大多來自經濟落後的西非國家,如:甘比亞、象牙海岸、塞內加爾、幾內亞比索與奈及利亞,他們途經多國、橫渡沙漠,最後取道利比亞,涉險度過地中海抵達義大利──這是他們前往歐洲築夢的主要路線之一。

在這裡,幾乎天天都在上演著人口販運的戲碼:小型橡皮艇裡擠滿焦慮的人們,險象環生的旅程不時伴隨著溺水、船隻翻覆等悲劇。也因為他們身上沒有合法的證明文件,在遷移的過程中,經常遭受各國官員、人口販子的層層剝削。

進入利比亞:「難以想像的恐怖」

聯合國難民署(UNHCR)指出,2018 年有超過 2,000 名難民和移民在地中海喪生,溺水事件的數量也急劇上升。根據 UNHCR,從利比亞抵達歐洲的人當中,多數人都經歷過暴力對待,包括勒索贖金、強迫勞動、性暴力、性騷擾、在沙漠中被遺棄等等,不少人也目睹了死亡事件。

尤其在進入利比亞的過程中,他們遭受了「難以想像的恐怖」(unimaginable horrors)──聯合國利比亞支助特派團(UNSMIL)與人權高專辦(OHCHR)日前發布的一份調查報告中,使用了這個詞彙形容他們的處境。

在這份長達 61 頁的報告中,聯合國調查人員收集了 1,300 個第一手採訪資料,調查期間從 2017 年 1 月至 2018 年 8 月,對象涵蓋利比亞、返回奈及利亞或設法偷渡到義大利的移民,並追蹤利比亞南部邊境移民、難民穿越沙漠到達北部地中海沿岸的路程。

難民/移民途經利比亞的遷徙路線。圖/截自聯合國 Report on the human rights situation of migrants and refugees in Libya

圖/截自 Google Map

難民拘留中心:受虐事件頻傳

UNSMIL 前往利比亞 11 個難民拘留中心,紀錄了數千名移民與難民受到虐待的情事,包括非法殺戮、酷刑、任意拘留、輪姦、奴役、強迫勞動和敲詐勒索;施害者則從國家官員、武裝團體、走私者到人口販運者都有。

報告也指出:「婦女往往被關押在沒有女警衛的設施中,加劇了婦女的風險;另一方面,女性被拘留者經常受到男警衛的脫衣搜查。」

然而,這些問題在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2015 年發布的報告《利比亞的殘酷現實》(Libya is full of cruelty)中,早已詳細被揭露;但時至今日,難民和移民依然繼續遭受各式各樣的虐待。

好不容易逃出,卻又再度被遣返

那些設法逃離虐待與剝削的人,冒著極大風險橫越地中海,多數人卻都被利比亞海岸警衛攔截下來,遣送回到才剛剛逃脫的拘留中心,繼續受到不人道的對待。自 2017 年年初以來,海岸警衛隊遣返約 29,000 名移民,並將他們安置在拘留中心,數千人並無沒有正當程序與律師保護,無限期拘留在利比亞。

聯合國的報告指出,許多人被關押在由武裝團體直接管理的非官方、非法拘留中心,「無數移民和難民被槍殺、折磨致死,或因為飢餓或缺乏醫療,在囚禁期間喪生。」

多數拘留中心的特點是過度擁擠、缺乏通風和照明、盥洗設施與廁所不足。除了管理者對裡面的人施加虐待與暴力之外,許多人還患有營養不良、皮膚感染、急性腹瀉、呼吸道感染等疾病,兒童與成年人生活在相同骯髒的條件之下。

格達費垮台至今,法治幾蕩然無存

利比亞在格達費政權於 2011 年垮台之後陷入內戰,各個宗教派系擁槍自重,國內武裝衝突不斷。許多來自西非國家的移民遭受這些武裝團體的剝削,他們形容利比亞是個「幾乎沒有法治的國家」,也經常因為非法身分成為不法分子利用的目標。

利比亞在 20 世紀 50 年代末首次開採石油,自 1961 年以來開始出口「黑金」;國家的經濟幾乎完全仰賴石油的開採與出口。近年卻因為內戰緣故,斷電頻繁、商業活動停滯,來自石油的收入減少了 90% 以上;2015 年即有消息指出,利比亞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已經逃往突尼西亞邊境。

而從利比亞外交部去年年底,遭到據稱為伊斯蘭國(ISIS)犯下的自殺炸彈客攻擊,顯示利比亞內部依然處於混戰之中。來自非洲各地的難民與移民在抵達夢土之前,仍得繼續面對利比亞不穩定的局勢和各方人馬的虐待。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OS MEDITERRANEE 臉書專頁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