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頁阿拉伯】不懂阿語沒關係,一起跟著這樣做:內行人的開羅咖啡廳之旅

【一頁阿拉伯】不懂阿語沒關係,一起跟著這樣做:內行人的開羅咖啡廳之旅

開羅的咖啡廳保留了許多 20 世紀早期的美好滋味。舉例來說,在台灣很難看到半開放式的咖啡廳,椅子從店裡擺到人行道,供客人隨意入座。若早上前往咖啡廳,還可以看到一些穿著阿拉伯袍的阿伯,正坐在店裡看報紙;室內放著埃及音樂教母烏姆.庫勒蘇姆的經典老歌,自然而然就帶有一種往昔美好的氛圍。

這裡的咖啡廳,每個人點的都很簡單,不是咖啡、紅茶,就是果汁。阿伯們來咖啡廳並不是為了飽餐一頓,而是單粹與朋友聊聊天,一邊抽著水菸,一邊漫談最近的政治亂象。當然,你也不會看到一群人低頭滑手機的光景。

找到一間咖啡廳坐下吧!

來埃及,該點什麼飲料呢?

當你走在開羅的街上尋覓著景點,卻意外看到了一間氣氛閒散的咖啡廳,外面正坐著一群人,或是抽著水菸,或是喝著果汁、聊著天,看來愜意極了。那麼,你何不也當一天開羅居民,體驗最在地的休閒活動呢?

進到咖啡廳坐下後,侍者熟悉地遞上一份菜單,你看了一眼,心裡只覺得慌,因為上面寫的都是阿拉伯語,總不能千里迢迢來到埃及還點珍珠奶茶吧。但埃及人的飲料又是什麼呢?

其實,在埃及點飲料是很容易的事情,因為可供選擇的品項並不多,這背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清真食品的規範店裡最常見、最多元的飲料就是果汁,舉凡芒果、香蕉、柳橙、哈密瓜、甘蔗、蘋果等基本款應有盡有。埃及果汁的調味不複雜,頂多另外加入牛奶,變成奶昔。不過,埃及人非常嗜甜,許多果汁都會再加入果醬一起打,口味真的甜到令人招架不住。

埃及人果真嗜甜如命

如果不想喝果汁,剩下的選擇就是咖啡或紅茶了。埃及咖啡跟台灣很不一樣,採用的是土耳其咖啡的泡法,咖啡粉磨得非常細小,幾乎跟沙子一樣。一杯喝完之後,還會發現底部殘有濃稠的渣液,好像熱巧克力一樣,這些可都是咖啡渣,千萬不要吃下肚了!

圖/好讀出版 提供

至於紅茶也是另一個奇觀。侍者端過來時,只不過小小一杯,簡簡單單的紅茶包就泡在熱水裡,通常還會附上一片新鮮薄荷葉。茶本身喝起來恬淡、無糖,頂多帶點清新的薄荷味,不禁讓人懷疑,這是不是某種前衛的「極簡」喝法?如果你偷瞄一下旁邊同樣點了紅茶的老伯,就會看到他取上大約五湯匙的糖,倒入那只杯口比湯匙還小的茶杯。這時才驚覺,無糖紅茶根本是個幌子,糖才是這杯飲料的靈魂啊!

難得的水菸體驗

既然都來到開羅了,如果只是坐在咖啡廳喝果汁,就有點可惜了。看著隔壁阿伯一邊看報,一邊吞雲吐霧,我們自然也要體驗一次才算道地。沒抽過水菸的人可能會一頭霧水,心想這個像水一樣沒味道的菸有什麼好抽的?又何必那麼大管?事實上,水菸的香氣很特別,而且有多種口味可供選擇,最常見的就是各種水果香氣,除了蘋果、香蕉之外,也有比較「華麗」的口味,如櫻桃、葡萄、奇異果等。

對沒吸過菸的人來說,第一次抽水菸可能會嗆個半死,吐出來的煙也跟空氣一樣無色無味,製造不出魔幻的煙霧繚繞效果。所以建議初嘗水菸的你,如果想拍上幾張美照,只要手握著水菸管就好。

圖/好讀出版 提供

《關於作者》
換日線阿拉伯作者:學阿語

哈寧
文化探索geek,粗通文墨、雲遊四海,見沿路之山重水複,書內心之澎湃。
喜愛強迫分享自己的所好,旅遊、音樂、電影、社會觀察,我有興趣的全都強迫你知道!
以駱駝作方舟,以綠洲作澡堂,行蹤飄忽的遊子,有著一張無法被定義的臉孔。

約瑟夫
語言nerd,現代語、古埃及語、程式語言,我全都要。
天生心胸開闊,包容萬物,但每每聽人談到中東只說得出恐佈分子與石油,內心只能翻白眼。
用帥氣的面具隱藏生性害羞的自己,以免「色衰而愛弛,愛弛則恩絕」!
兩人共同經營中東資訊媒體平台「學阿語」,除了書寫各類阿拉伯議題,也製作各種學習阿語的素材。

網站文章常刊於關鍵評論網、換日線 Crossing 等媒體。

圖/好讀出版 提供

備註:本文摘自哈寧、約瑟夫的《給我來一點阿拉伯》,由好讀出版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好讀出版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