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階級複製、勢利眼、沒錢別想念」?——關於常春藤盟校的幾個「成見」與「誤解」

「階級複製、勢利眼、沒錢別想念」?——關於常春藤盟校的幾個「成見」與「誤解」

2018 年 3 月 7 號,整個美國東北部再次籠罩在暴風雪中,許多學校和公司行號都停班停課一天。看著新聞一則又一則的插播消息,除了鐵路、巴士停駛,紐約市內三座機場緊急關閉、上千航班被迫取消,紐約市外的地區,約有十萬戶停電,的確是災情慘重。

不過,紐約市中心其實沒有下多大的雪,風倒是挺強的,我望著窗外的樹枝使勁地搖擺著,啜著手中的熱紅茶,又把身上的毛毯拉緊了些。

當天晚上,也是哥倫比亞大學「約翰.傑伊獎」(John Jay Awards)表揚校友及獎學金募款的餐會。

眼看著這颳風下雪的惡劣天氣,我心裡猜想著,餐會是否會再臨時通知延期呢?學校在一天之內已連續發了兩封電子郵件,通知所有與會的賓客及教職員們——今天晚上的募款餐會如期舉行,風雨無阻。我想除了在曼哈頓,其實風雪並不算大到寸步難行外,由於這類校方活動,日期都是好幾個月前就定下來的,場地的租借、人員的調度,全都已經安排妥當,也難隨便更改。

結果,餐會還是照常舉行,學校很多同事們都參加了,我也在最後一刻,決定冒著風雪盛裝出席。

外面的大風雪,和場內莊重優雅、觥籌交錯的氣氛,有如兩個世界。圖/Columbia College Alumni 臉書專頁

風雪中,冠蓋雲集的校友晚宴

除了哥大本身的教職員之外,現場來賓可說是冠蓋雲集。許多知名大學的校長、教授、學者,都現身這個餐會。餐會在紐約曼哈頓中城(Midtown)一家知名的宴會廳舉行,天花板挑高 20 公尺,廳內最多共可容納 2,000 多人。走道和牆上用了白色和淡藍色的鮮花佈置,十分典雅大方,會場的燈光,也打成了哥大特有的灰藍色。我迅速瞥了一眼,現場大概有 50 幾桌,以每桌 10 多個人來計算的話,約有 6、7 百人參與這場盛會。

學校在邀請函上註明,當天與會的嘉賓都須著正式禮服出席——男士們大都身穿正式的燕尾服(Tuxedo)、繫上黑色的領結;女士們則多蹬著細跟高跟鞋,搭配小露香肩的短禮服或露出光滑背脊的長禮服。看到平常熟悉的同事們,個個盛裝打扮、風姿綽約,十分有趣。

外面這麼大的風雪,和場內莊重優雅、觥籌交錯的氣氛,有如兩個世界。

這個餐會,其實是一場哥倫比亞大學向校友們募集獎學金的年度活動,餐會上表揚了很多獲得「約翰.傑伊獎」(John Jay Awards)優秀的校友,並一一介紹今年得到「約翰.傑伊計畫」獎學金(John Jay National Scholars Program)的孩子們:

這個獎項以約翰.傑伊(John Jay)——美國建國元勳(founding fathers of the United States)之一,也是哥大(前身 King's College)的校友命名,至今已是第 40 屆。在過去 40 年來,除了表彰許多在專業領域有出色表現的校友們外,更重要的是,透過校友們的捐款,以獎學金的方式,資助了無數優秀學生。

許多人或許認為,美國的大學、尤其常春藤盟校等頂尖私校,學費超高,校方更極為有錢——這反應了部分事實,但其實對於美國多數大學而言,若單靠學費的收入,是絕對無法涵蓋每年更為高昂的辦學經費(包括設備更新與維護、研究預算投入、師資與行政人員聘任費用......等等)的。

其中的缺口,往往就需要大家(通常是校友們)的「慷慨解囊」——包括幫助無法負擔學費的優秀學生,完成學業。

哥倫比亞大學「約翰.傑伊獎」(John Jay Awards),是表揚校友及獎學金募款的餐會。圖/Columbia College Alumni 臉書專頁

很多人對這些頂尖美國私校,可能還有許多的成見與誤解,在此就以哥大本次的新生入學,一一舉例說明:

一、念常春藤名校是「階級複製」? 哥大本屆 17% 大一新生,家長從未唸過大學

首先要談到的,是 2017-2018 哥倫比亞大學,大一新生錄取的情況——剛好我兒子也是今年大一新生,錄取之後,學校同時提供他今年新生的錄取數據:今年哥倫比亞大學部共有 37,389 人申請,一共錄取了 2,183 人,錄取率為 5.8%,而實際入學的學生,共有 1,456 人。

一般來說,在申請美國大學時,學生多會同時申請數間學校——以哥倫比亞大學為目標的學生,通常也會申請性質相似的其他常春藤盟校、或排名在同等級的大學。當年,兒子也是經過這樣的過程,然後才選擇哥大。

其中極為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在本次 1,456 位錄取哥大並註冊就讀的新生中,其中有 17% 是家族中第一代念大學的學生——也就是說,17% 的哥大大一新生,家族之前完全沒有人念過大學——這個比例,是非常驚人的。

我們都曉得,其實父母的教育程度,常會影響孩子的學習、成長過程以及社會成就,教育程度越高的家庭,往往社經地位相對較高,也較有辦法給孩子更多資源。這個因果關係不是絕對,但往往是有關聯的。

但也正是因為這樣,哥大雖然是非常有名的私立常春藤大學,在現任校長的領導之下,從這一次的入學名單中,可以看得出它可能透過入學考核方針的微調,致力於避免「階級複製」的用心。

二、念名校必定「背學貸」?清寒家庭學費全免,50% 學生獲 5 萬美元補助

第二點,很多人非常好奇美國頂大的學費問題。像哥大這樣的著名私校,學費非常昂貴,但學校非常瞭解,不是每個孩子都負擔得起這樣的支出,因此也提供大量的獎學金,來幫助學生完成學業。

單以 2017 年到 2018 年來說,哥大一年的學費約 60,000 美元(約新台幣 180 萬元),加上宿舍費及雜費,總共約 75,000 美元(約新台幣 225 萬元左右)左右。這個費用看在許多家長眼裡,真是高得嚇人——不過,學校同時也提供非常多的獎助學金,根據校方統計,哥大大學部有 50% 以上的學生,平均可以獲得約 5 萬美元(新台幣 150 萬元)以上的補助。

這樣的政策,是不希望畢業生一離開學校就背著債務。哥大更夠過校內打工計畫(每週 10 小時工時),和完善的獎助學金補助計畫,明確地訂出所有大學部學生「0 學貸」的目標。

而獎助學金補助的標準,為家庭年收入:如果家庭年收入低於 6 萬美金,哥大的政策是「學費全免」。不過,就算家庭年收入超過 6 萬美元,甚至 10 萬、20 萬美元,學生也都還是可以接受獎學金補助的。

三、美國名校是「東岸白人」和「中國學霸」的天下?學生來自 76 國,英國最多

第三點就是學生的多元化。以 2021 年的應屆畢業生( 2017-2018 入學的大學生)來說,哥大共錄取了來自全美國 50 州的學生;此外,還有來自全世界 76 個國家的國際學生。

看到這裡,許多人一定心想,來自中國的國際學生應該最多吧?其實並不然。在哥大國際學生人數中,最多的國家居然是英國呢!第二名才是中國、第三名是加拿大、第四名是韓國、第五名是印度、第六名是新加坡。其他在榜上的亞洲學生還包括了香港。國際學生在哥大的比例是 16% 。

而用族裔來劃分的話,哥大的亞裔學生高達近 30% ,拉丁美裔的學生 14%,非裔學生 14%,美國原住民 3%,白人學生 39%,另外有 10% 的學生,不表態自己的族裔。

四、要念名校必須成績超優?......的確是的。

最後要來談的,是學校錄取的「成績標準」。美國大學新生們申請學校前,需通過的考試 ACT (American College Test)滿分是 36 分,哥大有 25% 以上的新生是考滿分的;有 50% 的孩子成績則落在 33 到 35 之間,只有 25% 的孩子分數低於 33 以下。

換算成 SAT 的話,滿分是 1600,等於 25% 的孩子考了將近滿分──1580 分以上,50% 的孩子成績得在 1490 到 1580 分之間,只有 25% 的孩子成績是低於 1490 的。

只要考過這些試的孩子們都曉得,要達到這樣的錄取標準非常困難。若換算成台灣的「PR 值」,等於每個孩子幾乎都要 PR98 、 PR99 以上的資質跟成績,才會「被列入考慮」。

圖/Columbia College Alumni 臉書專頁

「只要你夠格,就想辦法讓你唸得起」的美國名校

美國許多常春藤盟校、頂尖大學其實都和哥大一樣,對於獎學金的頒發是不遺餘力的。有 40% 到 50% 甚至以上、相當高比例的學生們,分別獲得不同額度的獎學金——而來源當然也和哥大一樣,絕大多數是來自出社會後「有傑出表現」(簡稱富裕的)校友們「慷慨解囊」。

背後的用意是要讓孩子知道:只要你「有能力」念我們的學校,學校就會想辦法讓你念得起——而當你畢業後若是功成名就,也就有了「回饋母校」的(隱性)義務。學校、校友會也會不吝給你各種榮譽、獎項,感謝你的付出。

當然,這是美國這高度資本主義國家,較為特殊的現象,並非舉世皆然。美國高等教育當然也還是存在著許多問題,如不同學校的教學制度落差極大、仍有近 50% 的大學生背負龐大學貸......等等議題,面臨著許多挑戰。

但是,相對注重社會正義,並且積極幫助來自弱勢家庭孩子的學校,在美國也不少——至少如哥大等美國頂尖大學,目前都以此為目標。它們講究不同種族彼此之間的瞭解、學校入學管道多元化,儘量幫孩子找到適合的出路。

我也想藉這篇文章,提供大家正確的資訊:這些美國所謂的頂尖私立大學,其實並非都是「勢利、無情、貪婪」的。

場景回到餐會上。

和我同一桌的,有幾位是被表揚的校友,大家素不認識,但仍動作優雅地用餐,邊輕聲細語的交談,一邊享受著美食與美酒,聊著聊著也就熱絡起來了。台上的節目持續進行,校長、院長們一一致詞,介紹受獎人及獲得獎學金的學生們。

此時,一位獲得獎學金的大一新生上台發表感言。他滿懷感激地說著:「所有的生活費、學費、研究費用都由學校買單,讓我可以放心地研究課業,找尋未來的人生方向、追求夢想,這些事情對過去的我而言,老實說都是遙不可及的......」我在台下聽了,真是既感動又開心。

外頭的風雪越來越大了,廳內的氣氛卻越來越熱烈,我忍不住拿起手機記錄下這美好的時刻。期望這些在學海飄蕩的莘莘學子,都能夠無後顧之憂地展翅翱翔。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olumbia College Alumni 臉書專頁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